優秀玄幻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吾即正道-七十二.安娜的夢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陆离先生……陆离先生?”
心理医生的呼唤中,黑色眼眸逐渐恢复焦距。
沾染墨水的羽毛笔落在纸上:“陆离先生,你可以说了。”
陆离望向窗外,薄雾笼罩的冷色调贝尔法斯特透着阴沉。
翡翠之梦不是连续的。
陆离垂下眼眸,心理医生诧异注视中走出诊所。
“达芬奇街区。”
梧桐凰 小說
坐上街边租赁马车,颠簸将陆离带往安蕾夫人艺术画廊。
第二次见到本杰明稍早些,无所事事的本杰明兼职员工,保安,面对空档画廊。
“先生,您来的正是时候,我们还有半个小时闭馆,画廊环境幽静,不被打扰欣赏艺术——”
“我是驱魔人,来调查画廊幽灵事件。”
部分欣喜,部分忧虑,部分迟疑的本杰明试探问:“那么价格……”
“不需要。”
本杰明观察陆离,衬托颀长身型,价值不菲的黑色风衣与衬衫,罕见的黑发黑眸,还有比贵族更神秘,令人信任的气度。
感慨不愧是贝尔法斯特,本杰明相信陆离并全权将画廊交由陆离——作为画廊老板,他当然清楚这些藏品价值多少。
等待本杰明离开,陆离带着回荡脚步来到画廊深处,那副名为《安蕾夫人的女儿》的油画前。
夜幕降临、安娜苏醒之前,陆离摘下油画,转身向外走去。
离开前陆离没忘记锁起画廊的门,带着油画坐上等候的租赁马车,返回水手街区。
很难用除魔或偷盗或劫持形容这种行为。
……
咳——
幼童咳嗽声隔壁传来,随后响起母亲温柔的安慰。
哗啦——
烹炸食物声与炸鱼香气从走廊飘来。
砰!
地板跟随颤动的摔门声阻隔乍现的吵架声。
油灯灯罩里的灯芯火苗微微摇曳,客厅光影随之晃动。时间推移,影子逐渐恢复稳定。
窗外街景因幽暗而朦胧。
陆离安静坐在书桌后,阖眸等待,仿佛与凝固的空间融为一体。
某个时刻,油画色彩变得鲜明,一道轮廓逐渐从油画凸显——
小憩的陆离睁开黑眸,偏头望向保持爬出画框,动作凝固的安娜。
安娜轻轻眨了眨眼眸,虚幻双手虚抓,摆出认为凶恶的鬼脸:“嗷呜~~~”
“需要帮忙吗?”陆离平静而温柔的回应。
“咳咳……”
羞赧的安娜不自在地恢复正常
“我是画中精灵,唔……人类。”然后装作矜持与淑女,生疏地使用拗口“贵族语”说:“那么是你买下这幅画的吗?”
“嗯。”
“嗯……人类……你……有什么愿望啊这个不行……你想要——”
安娜支支吾吾地编下去。
“其实你是幽灵对吗。”
陆离平静话语成功解救窘境中的安娜,然后不出意外,因为幽灵身份没被恐惧与厌恶,缺少朋友的安娜将陆离视作倾诉对象。
窗外街道不再有行人,隔壁说话声变为微弱的呼噜与梦呓。
“唔……这么晚了,你困了吗陆离先生?”
等到安娜注意到闹钟,离天亮只剩三个小时。
“没有。”
尽管安娜所讲述的他听过无数遍。
善解人意的安娜不这么觉得,不好意思地让陆离去睡,移开视线低语:“反正你已经……买下来了……”
陆离没再拒绝,轻轻颔首说:“晚安,做个好梦。”
“晚安。”
安娜看着陆离回到卧室,没有关门就躺下休息,也飘回油画。
陆离并未睡着,毕竟他本就在梦境中。
静谧流淌的深夜,他默默地感知着诅咒头衔的存在。
夜夜貪歡:悶騷王爺太妖孽
不相关的“染血者”,“树语者”无法感应,源于翡翠梦境的“灯塔”也难以感知,而意外的是,“入梦之人”于朦胧中感应到混沌光团。
那是安娜所在位置。
幽灵也会做梦吗?
陆离靠近朦胧微光,融入其中。
舒缓悦耳的乐器耳边响起,久违的温暖阳光倾洒,希姆法斯特大教堂草地上,身着燕尾服的安娜牵着穿着白色婚纱的陆离的手。
“你愿意娶这位先生为妻吗?”神父询问噙着温暖微笑的安娜。
“我愿意。”
“那么,你愿意嫁给这位女士吗?”神父又问蒙着白色轻纱的“陆离”。
“我——”
“我的公主,你要嫁的女人是只怪物!”
打断话语的英气厉喝响起,骑士装束的闯入者冲入婚礼草坪,面容被雾霭模糊。
“我不是……”安娜惊慌摇头,甩动着马尾向陆离辩解,下一刻,她虚幻的手穿过陆离手掌。
“公主,我来解救你了——”
安娜怔然时,闯入者冲进宴会,一片人仰马翻中冲到陆离面前,横抱起来。
雾霭陡然散去,浮现清晰脸颊:仍是安娜的模样。
闹剧仍在持续,而陆离悄然从混乱梦境脱离,潜入周围更多的黯淡光团。
造化大仙 小說
深夜寂静无声。
清晨,醒来的陆离唤醒安娜。
似乎是错觉或事实,安娜看向陆离的目光有些心虚和异样。然后在陆离准备带她去沙滩的时候变为高兴。
……
马车停驶沿岸街区的护栏前,
这里因靠近榆树森林而显得幽静。
医妃冲天:无良医女戏亲王 不白
安娜不必隐藏自己,兴奋地冲向沙滩。
陆离安静地跟在安娜身后,欣赏她的欢呼雀跃。
跑出一段距离,安娜优美地转过身,澄澈眼眸仿佛在散发光芒,带着惊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沙滩?”
“我当然知道。”
“唔……”
红晕悄然攀上耳垂,安娜转向大海,捡起掩埋在沙滩的海螺,凑到耳边倾听。
“传闻将海螺放在耳边会听见海浪的声音……”
“离开海边就听不到了。”
“妈妈,这个姐姐为什么是透明的?”
童声忽然随海风穿来,安娜惊呼着藏入里世界,海螺无声落进沙砾。
不远处的母亲望来,只看到弯腰捡起海螺的黑发男人。
“不要乱说话。”她摸了摸孩子的脑袋,某种担忧让母亲拽着频繁回头的孩子,迅速离开沙滩。
等到母子离开,安娜缓缓在陆离身旁浮现。
海浪冲刷着浅滩,眺望海湾,安娜的发梢轻轻飘动,犹如海风吹拂着。
風度 小說
站在一起的两道身影挨着彼此。
“谢谢你,陆离先生……”鼓足勇气的安娜轻声说。
海风吹拂安娜身旁的空荡,海螺无声躺在沙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