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萬古神帝討論-第三千七百五十四章 宿命閲讀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怒天神尊是不动明王大尊和印雪天之子,亦是绝妙禅女的祖父,无论是在命运神殿,还是在冥族,皆有非同一般的地位。
既然是他将黄烟尘的那缕幽魂,从幽冥炼狱带回命运神山,就绝不可能是一场巧合。
怒天神尊必然是知道一些东西。
以他的修为,肯定能洞察一缕幽魂的秘密和来历。
般若看向身周的四象异景,知晓在这方寸之间,所有天机皆被张若尘掩盖。这是一位神尊的小天地,外界之士修为再高也不可能洞察。
张若尘有足够的耐心,静静等着。
长长一声叹息后,般若终于开口,道:“我不清楚师尊到底为何将我带回命运神山,但我前世是昆仑界修士,且是从鬼门关到达幽冥炼狱的秘密,他应该是清楚的。”
“我们第一次相见时,他曾问我,为何来地狱界。我虽不言,但我知晓,我的一切思感,皆瞒不过他的双目。当时我只觉得,那是一双世间最明灼的眼睛,在那双眼睛面前,一切隐藏都是徒劳。”
张若尘眼神深刻而柔情的盯着她,道:“所以,你来地狱界到底是为何?”
“太上早已脱离困禁,而你却选择了留下,继续置身于险境,显然你来地狱界不是为了救太上。或者说,不只这么一个原因。”
“我曾经问过你这个问题,你却从来没有正面回答我,现在还需要将秘密深藏在心中吗?你该明白,我在真理之道上的造诣,我若有心窥视,你藏不住秘密的。”
张若尘的最后一句话,让般若抵触,道:“我已不是昔日的黄烟尘,更不是幽冥炼狱的那缕幽魂。”
张若尘知晓自己的强势用错了地方,“窥视内心”这样的话,更是提都不该提,以至于造成适得其反的效果,歉意道:“对不起!是我太急切了!”
般若轻轻摇头,黛眉间露出苦楚之色,道:“你没有错,是我……是我一直的隐瞒,才造成了我们之间的间隙和矛盾,本不至于此的。”
木灵希见本是该欢喜的相会,变得这般愁容满天,于是,冰山融化了一般,嘻嘻一笑:“既然都认识到了自己身上的错误,那就一次性把话都说开,不再隐瞒,不再给对方添堵。我带了酒呢,酒疯子酿的,我觉得那老家伙酿酒的造诣是越来越高了!”
木灵希取出一只大概一米长的大红葫芦,提在手中,向张若尘和黄烟尘摇了摇,犹如献宝一般。
有了酒,哪能少得了一鼎羊头汤?
“咕噜噜!”
鼎中,汤汁雪白,犹如玉髓冰精。
香气浓厚,引人食欲,便是矜持如般若,也都拿起汤勺品饮。继而又拿起筷子,挑捡鼎中的肉块。
她们只觉得这汤鲜美,肉滑嫩,吃得香腮鼓胀,很快就忘了之前的不开心。自然更不知道,这羊肉和羊肉汤,蕴含多么可怕的能量,只能感觉到一股热流在体内涌动,肌肤上霞光蒸腾。
般若额头上溢出晶莹汗珠,渐渐停下筷子,严肃道:“其实,并非是我愿意一直逃避,实在是真相太可怕,也太让人绝望。”
絕世 武神 漫畫 線上 看
“换做以前,我是绝不敢说出来的。”
“但这些年一路磕磕碰碰走来,我们经历了太多死劫,又创造了一次又一次奇迹,让我相信或许命运并非不可战胜。”
“人定胜天,或许不是一句自欺欺人的口号。”
“以前,我怕将真相讲出来,会击溃尘哥的道心,动摇尘哥的修行心境。但现在,我对尘哥有十足的信心。因为,哪怕是在最艰难,最绝望的时刻,尘哥也从未放弃过,心境之坚韧,根本不是宿命二字可以击溃。”
“当尘哥在星桓天参破了最后的生死心劫,从死亡中归来,重新踏入神境的时候,我就知晓,世间已没有什么东西挡得住你了!”
“哗!”
般若心念一动。
心念,凝化成光影,显化在过去神宫中。
波光粼粼的宿命池,黄烟尘就站在池边。
池中,水面上,张若尘的身影显化出来。
他站在虚空,持着沉渊,身上有着凌厉绝世的剑意,看神情就知遇到了大敌,长发在向后飞扬,身上皮肤在不断掉落。
前方,一只无穷巨大的手掌,从黑暗中飞出,顷刻间,一座座大世界毁灭,无数星辰如沙粒一般燃烧,宇宙中的生灵皆在末日下嚎哭和哀求。
这时,张若尘身上的血肉都已经焦黑,但还是义无反顾的劈出了一剑。
这一剑斩破天地,分开星海,但依旧只挡住了大手片刻。
沉渊爆开,化为碎片,他的身体则化为了尘埃。
……
光影散去,过去神宫中寂静异常。
鼎中的汤,依旧在煮着。
木灵希无声落下了泪,再也没有半分食欲,心沉如铅铁。
神灵又如何?
墨 戀
神灵亦有情。
有情,便会有泪。
般若苦涩道:“这些年,宿命池中的画面,每天都会在我脑海中浮现,挥之不去,犹如噩梦缠身,让人痛苦不堪,却又无可奈何。”
张若尘抓住了她的手,紧紧握住。
若不是太在乎,又怎么会痛苦?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小说
若不是爱太深,又怎么会放不下?
只因想为所爱的人改命,所以哪怕自知自不量力,依旧义无反顾,踏上了这条不归路。
人虽草芥,叶亦指天!
张若尘虽早有猜测,也曾从池瑶那里知道了一些,但并非完全没有触动,只不过他不会将这些表露在脸上。
若宿命如此,他便先战宿命,再战那未知之敌。
总有一剑,可以劈开荆棘,斩出一条新路。只要心火不灭,便斗志永存。
木灵希道:“尘姐,你修炼命运之道,可曾找到命运的破绽?所谓宿命,或许只是一种推演?又或者,宿命池中的一切本身就是假象?是有人故意在作弄,在欺骗?”
般若道:“我正是对命运存疑,所以才必须要修炼命运之道,参悟命运的真谛。既然,宿命池的力量,源于命运,那么命运神殿我就必定是要来的。”
张若尘忽的笑了起来,伸手擦拭她额头的细密汗珠,道:“你太傻太天真了!居然真信了宿命池,假的,它根本什么都注定不了!”
般若摇头,道:“不可不信,我有绝对的把握相信,宿命池中的一切绝对是真的。”
张若尘摇头,道:“你曾问我,我在宿命池中看到了谁,当时我没有告诉你。现在,我想讲出来。”
“是女皇?”
般若似乎早有猜测。
木灵希平静凝视,因为她很清楚,池瑶女皇在张若尘心中的地位,那是后来者无论如何都无法取代的。
无论是以前的恨,还是现在的爱。
张若尘知晓答案让般若和木灵希伤心了,但还是讲了出来,道:“我在宿命池中看到的,正是我杀死了瑶瑶,夺取了她的修为,从而踏入神境。”
“若我一直被恨意蒙蔽,这很有可能,真的就是我们二人悲惨的结局。她不会讲出真相,我不会手下留情,最终,我修炼《明王经》,走大尊曾经的路,一条注定会悔恨终身的孤苦独行路。”
“我认为,命运能操控的,只有我心中的恨意、偏执,和极端的情感。当我能战胜自己,理智压过了一切,命运也就失去作用。”
“人的意志,才是改变命运的关键!”
“既然宿命池,决定不了我看到的瑶瑶的宿命,那么你看到的一切,也完全可以避免。再说,命运或许在我舍弃一身修为,又悟出无极神道的那一刻,就已经改变方向。”
“真是如此?”般若道。
“时间悠悠,生死有道。每个人都会死,这是不变的定数。但怎么死,我想自己选!”张若尘站起身,目光幽邃,道:“命运,它说了不算!”
被张若尘坚定的信念感染,木灵希从刚才的痛苦和失落走出,露出浅浅若涟漪般的迷人微笑。
张若尘伸了一个懒腰,道:“所以啊,宿命池很有可能真的是假象,我不可能只在乎瑶瑶一人的,你们每一个,我都一样在乎。”
“哼!”
般若露出不屑一顾的神色,但内心不受控制的融化,信了张若尘的鬼话。
毕竟,女人只信她愿意相信的话。
虽然张若尘尽最大努力表现得无所谓,很淡然,但木灵希心中的担忧依旧没有尽去,问道:“尘姐,你为何坚信,宿命池中的一切是真的?”
般若道:“因为宿命池,就是宿命镜的光芒。而宿命镜,乃是昆仑界历代先贤一代又一代祭炼而成,最终由不动明王大尊炼制了最后一次,内部蕴含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
“更可怕的是,它携带了大量命运奥义。在最巅峰之时,它蕴含的命运奥义超过世间半数。”
“尘哥去过遗古境,在那里,应该看到过命运神殿的废墟吧?上古时,为了祭炼宿命镜,使得它能够拥有足够强大的命运力量,大尊登上了命运神山,踏碎了命运神殿,取走了殿中的奥义。”
“哪怕经历了两次大劫,宿命镜现在蕴含的命运奥义依旧不少,仅次于当今命运神殿。”
“大尊不会做出这般强取豪夺的事。”
张若尘可是知道“明王坐禅玉失珠”的典故,可见大尊就算再想得到一样东西,也必然有自己的做事准则。
“没错,鬼门关那位看门人,讲述过此事,这其中的确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鬼门关,就是宿命镜。”般若道。
愛妃在上
张若尘沉思,忽的问道:“你刚才说,宿命镜曾经历了两次大劫,是什么意思?是在大尊消失在世间之后发生的?”
般若道:“十个元会前,大尊消失后,宿命镜便被须弥圣僧继承。嗯……如何说呢?此事若要追述,还得从七十二品莲失窃的迷案讲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