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白骨大聖 愛下-第622章 小崑崙虛火山古殿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看着晋安手里那些神异烁烁的不死树叶,老道士和傻羊这对活宝喜得眉开眼笑,已经迫不及待拿起不死树叶咀嚼起来。
可没多久,老道士脸上的喜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疑惑:“这不死树叶里的生机,咋感觉还不如当初吃的那颗寿桃?”
就连一旁傻羊也跟着点头,寿桃那玩意它吃过,它又叼过几片不死树叶咀嚼,然后翻了翻白眼,似乎在嫌弃不死树叶的徒有虚名,嘴里骂骂咧咧,口吐芬芳起来。
这时候倚云公子和奇伯也各取一片不死树叶放入口中。
然后两人也都露出疑惑不解神色。
三人一羊此时都注视向晋安,当时晋安站在树下抢夺不死树叶,离不死树最近,倘若不死树有什么异常晋安会是第一个发现的人。
其实晋安也早就发现到这些不死树叶存在异常了,他想了想说道:“我吃下那么多片不死树叶也才顶半颗寿桃的药效,即便一人独占所有树叶连一甲子寿命都没有,确实是出入非常大……”
“估计其他人在碧树、瑶树、文玉树上摘得的玉浆果药效也跟我们一样大打折扣。”
半颗寿桃的药效,相当于是增涨了十多年寿命。
晋安神色郑重的继续说道:“那棵不死树应该是真的,我能感受到树身上的那种大道归真气息,问题可能是出现在这个枯竭世界。”
“这里是大道磨灭,一切生机断绝之地,连那么多上古神祇的六首蛟、大鹏神鸟都只剩土埋白骨,连玉珠仙树都在历史长河里变成了石化木,这座玉山本来早就跟小昆仑虚一样崩灭,只不过依靠开明、陆吾二兽仅剩的最后一点神性才勉强维持到现在。”
“这里的生机早已经被上古大战打崩灭,天地精气枯败,死气沉沉,那些玉山上的玉树仙种一直在依靠自身生机勉强维持郁郁葱葱。这就好比是一棵大树不是先从根部和树皮开始腐烂,而是从内部开始腐朽,但这个时候从外表看起来依旧枝繁叶茂,生机盎然,其实早已经病入膏肓。当旁人察觉到异常时,树干早已经烂空,一阵强风就能吹倒百年老树。”
听到晋安的分析,老道士怅然说道:“老道我早该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的,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成神作仙机缘留给我们,要吗早都是有主之物,要吗就是有天地奇兽看守。”
晋安倒是看得开,笑说道:“就算每片树叶增长的寿命不多,但也算聊胜于无,我这次抢来的不死树叶很多,我们每个人分分都能多活一二年。”
仿佛是为了验证晋安的话,玉山上有越来越多人发现到玉浆果药效还不如普通灵株,这个结果让大家一时间难以接受。
虽然这些玉浆果并非全无药效,有的果子能让人力气大增,有的果子能让人延年益寿,有的果子能让人修为增益一个小境界…可这些跟他们想象的吃下一颗就能得道飞升的仙树神种效果差距太大了。
魔王大人做了一場逃離孤獨的夢
此时天师府、天神氏、黄金家族、神猴后裔也都发现了不死树的药效微弱,纷纷皱眉,但最让他们咬牙切齿的是,不久前才刚占了大便宜的晋安,此时又若无其事的返回,而且直奔道宫而去。
这还得多亏了晋安脸皮厚,要换作一般人都干不出这种二般事。
“年轻人,我早就告诉你了,这么多机缘你一个人压不住,你怎么又回来了!听我一句劝,这道宫里的机缘你同样压不住,让我来!”有人率先冲进道宫。
不死树的失利,把人们的注意力又重新吸引到面前道宫,道宫寂静无声,古意盎然,在岁月里沉甸下无尽的宁静与苍古。
道宫样式古朴,落着很厚一层火山灰,整座道宫除了广场上那九面金玉经鼓外,都没有找到有用的东西。
或许这道宫以前有过不凡,甚至供奉过神祇,是小昆仑虚里的重要道场,但是岁月的变迁,再古老的事物都被磨灭得只剩下平凡。
如今道宫里还剩下的唯一异数,就是矗立在广场上的那九面金玉经鼓了。
于是有人打起了它们主意。
哐当!
突然的沉重金属撞击声和粗重铁链的哗啦响声,把正围着金玉经鼓打量,寻思着该怎么搬走金玉经鼓的人们吓了一跳。
几乎都抬头看向声音来源方向。
金属撞击声是来自那座活火山的,火山口里冲起如天柱一样的火山云,他们头顶形成厚厚灰色乌云,把头顶天空压得极低,带给人一种灭世末日的强烈压迫感。
“声音是从火山口传出的!什么样的生物能在火山熔岩里生存,会不会是这里还有未死的上古神祇?”有人心头发毛的说道。
但是刚才的金属声音只是昙花一现,接下来再没听到异响,除了一部分人仍旧不死心的留在玉山寻找机缘外,另一波人则是浩浩荡荡冲向火山口。
离火山盆地越近,空气越是干燥灼热,除了呛人窒息的浓浓硫磺味外,就连每呼吸一口空气都觉得双肺在燃烧,隐隐生疼。
火山里岩浆沸腾,热浪滚滚,有火光冲天,登上火山口的人们都被眼前一幕震骇到,谁能想到,在环形火山口内壁上建满了连绵无尽的古殿群,密密麻麻,无尽宏伟,虽然绝大部分都已经倒塌成废墟,但是依旧可以想象当年的恢弘气象,能在高温灼热的火山口内修建起这么庞大的古殿群,非人力可为,已是神仙的手段了。
邪王獨寵:神醫廢材妃 木子蘇V
但更加不可思议的是火山熔岩里,正有一座类似祭坛一样的巨大平台,随着熔岩流动而上下沉浮,那些熔岩始终漫不过地基,让宏伟古殿一直完好保留至今,在四周那些火山云缭绕中,有种雾里看花的不真实感。
那古老祭坛被贴满了黄符的一条条粗大铁链锁住,铁链另一端深深打入火山口内壁的那些古殿里。
火山口的火山云太厚了,他们一直想要努力看清这里这么大阵仗,究竟在镇压什么东西,但是始终被厚厚火山云隔绝视野。
这热浪沸腾的火山熔岩,还有让人窒息,呼吸困难的硫磺恶臭,把绝大部分人阻隔在外,只有少部分的肉身强者才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