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九星之主-926 第七方·月雷鑒賞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临近哥哥嫂嫂的婚期,高凌薇当然不愿意错过这等重要的日子。
事不宜迟,高凌薇和徐风华一起乘机,风风火火赶往了曼烈庄园,去与荣陶陶的本体汇合。
高凌薇原本没打算劳烦徐风华,但是此等重要的事情,当然要和妈妈说一声。
对于徐风华而言,集齐至宝可是件不得了的大事!
如此重要时刻,徐风华当然要陪伴在孩子身旁。
二人抵达之际,荣陶陶等人刚好从云巅旋涡中出来,时机简直完美!
好像上苍知晓荣家四口随后有要事参加,一路为荣家开着绿灯,此次前往雷腾旋涡的旅程顺利异常。
6月16日这天,一架直升机盘旋于雷默岛东北侧上空,却是不敢再接近了。
直升机内,荣陶陶一手扒着舱门,仰望着高空中暴躁的雷腾旋涡,阵阵狂风吹动着他的衣衫,搅得那一脑袋天然卷儿胡乱飞舞。
荣陶陶:“你来我来?”
“我有经验。”高凌薇看向了对面座位的爸妈,面露探寻之色,只是女孩眼底的欣喜却是藏不住,看得徐风华忍俊不禁,轻轻颔首。
“走!”高凌薇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一手环住了荣陶陶的身体,一手握住了徐风华冰凉的手掌。
荣远山自顾自的牵住了妻子的手,四人组一连串坠出了直升机。
天庭 清潔 工
“呦呼~”荣陶陶一声怪叫,剧烈的失重感让他的心脏跳动加速,随后他的身体便被一朵莲花包裹住了。
九瓣莲花·御莲!
四人组一边坠落,一边迅速调整好了站位,以荣陶陶为中心,三人环绕,莲花钻头冲向天际!
“很期待吧,雷电法王薇?”荣陶陶笑看着怀里的女孩,御莲花朵中一片冰凉,唯有女孩的鼻息是灼热的,洒在他的脖间,有点痒。
八方雷电齐聚!
我家大抱枕终于要完成究极进化,通关雷腾属性了!
这可真是太舒服了。
之前我要是受欺负了,那都是“你等回家找我妈去”,都二十岁了人了还找家长,丢不丢人?
从此以后,我就不找妈妈告状了!
嗯…我找女友告状去……
“嘘。”高凌薇发出了噤声的指令,稍显嗔怪似的说道,“专心些!”
雷电法王薇?
寒门妻:爷,深夜来耕田
爸爸妈妈就在身旁,这名号说出来好羞耻哦。
羞恼之间,高凌薇环着荣陶陶的身体一个下潜,而后折返而上,窜进了电流瀑布之中……
“咚!”
莲花钻头在旋涡内飞了近一公里,远离旋涡缺口之后,重重砸进了地底。
再次回到这片焦土世界,荣陶陶也是满心感慨。
依旧一片昏暗,依旧雷电交加,但这样一幅世界末日的景象,在荣陶陶眼中看来却是“可爱”了不少。
荣陶陶一手高擎,撑起了御莲花伞,将一家四口庇护其中。
高凌薇闭眼稍稍感受了一下,开口道:“距离有点远,我们先挖个地窖,休息一下吧。”
“好的。”荣陶陶一边应着,一边挥洒着雪雾,准备召唤雪鬼手。
徐风华和荣远山倒是第一次进入雷腾旋涡内部,也算是托了一双儿女的福,让二人可以安稳的站在这一方天灾世界里。
两人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只感觉到了无尽的压抑。
对于常人而言,北方雪境就是一方地狱,在那片茫茫风雪的世界里,唯有苦寒二字。
而这雷腾旋涡,不遑多让!
夫妇俩对视了一眼,心中赞叹的同时,也不免有些心疼自家的孩子。
高凌薇可不是隔三差五来此游玩一番,她是一直驻扎于此。一寻就是数个月、夜以继日。
这得是多么大的决心与毅力?
松魂四季·秋·郑谦秋教授曾说过一句话语:在人间经历疾苦,在雪境历练灵魂。
这句话流传甚广,因为此番话语是郑教授专门写给荣陶陶的。
现在看来,郑教授所言不虚。
真正能从茫茫风雪中走出来的人,已然历尽了人间的寂寞与苦楚,无论他们未来走到哪里,都会很坚强的生存下去。
“爸。”地下庇护所中,荣陶陶随手洒下了一堆小月球,也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怎么?”荣远山并未开启黄云,心态还算正常。
在荣陶陶+达莉亚+叶卡捷琳娜的组合面前,荣远山敢开黄云,也一直顽强的生存了下来。
但是在荣陶陶+徐风华+高凌薇的组合面前,荣远山并不打算跟自己较劲……
要尝试着挑战徐高荣三人的“权威”,起码也要等到返回雪境家中、安全了之后再说。
暴走的三角關系
毕竟这里是凶险万分的雷腾旋涡,荣远山害怕自己拖了团队的后腿。
荣陶陶轻声询问道:“你说,集齐了至宝之后,我的魔鬼师父会不会现身呢?”
一时间,几人纷纷看向了荣远山。
荣远山摇了摇头:“我不清楚,我知道的不比你多。而且你集齐了九瓣莲花之后,不是跟她有过一次特殊的接触么?”
荣陶陶点了点头:“她托梦让我去寻找莲蓬,拥有了莲蓬之后,才算是真正的集齐莲花吧?
现在大薇就要将八方雷电集齐了,说不定魔鬼师父会出现,给我们提供一些讯息呢?关于这个神奇的世界的?”
荣远山迟疑片刻,在孩子们的注视下,开口道:“我持怀疑态度。”
荣陶陶:“为什么?”
荣远山示意了一下高凌薇:“她不是天选之人,她和我一样,都只是普通人。
而我们这类人,很难有资格加入到神明的游戏中去吧。”
高凌薇突然开口:“游戏?”
荣远山轻轻点头:“内视魂图的功效就是辅助目标成长,所以我觉得,所谓的‘天选之人’更像是神明手中的棋子。
高端一些的话,这群人是神明用来对局博弈的。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低端一些的话,说不定淘淘只是某些高等级的生物用来消遣娱乐、打发时间的?”
一番话语,听得众人心思沉重,地下庇护所也安静了下来。
良久,荣陶陶撇了撇嘴:“我要是被师父捏出来、用来玩耍的话,再见到她,我高低啐她一口!
就算屁股开花我也要怼她几句!
我奋斗了那么久,受了那么多苦,结果是她手里的玩物?”
高凌薇轻声劝道:“还是要对那等层级的人心怀敬畏。
即便我们心中真的有想法,起码在我们不具备绝对的实力之前,不要表现出来。”
荣远山一脸欣慰的看着高凌薇:“理应如此。无论如何,你们的实力都在迅猛提高,总有一天会揭开那类人的神秘面纱。
即便凌薇不是天选之人,不断的武装自己总是没错的。”
“是,爸爸。”高凌薇点头应和着。
的确,对于一名真正的魂武者而言,变强就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徐风华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乖巧的女孩,轻声道:“此次吸收了雷腾至宝之后,趁着阳阳和春熙结婚,你也好好休息一阵吧。”
女孩在这里感受父母的关爱,而荣陶陶那边则是传来了碎碎念。
只见荣陶陶手肘拄着膝盖,一手撑着脸蛋,一副很是苦恼的模样:“可恶,为什么非要等22周岁才能领证呢?
这根本不符合魂武道理,好多魂武者在22岁之前就没了呀。”
高凌薇:???
说话间,荣陶陶抬起眼帘,眼神在父母的身影之间穿梭,一脸的幽怨。
他什么都没说,但却好像什么都说了。
但凡你们俩有点正事儿,让我早生两年,我和大薇的证是不是已经领完了?
而且我还能跟大薇青梅竹马!
要知道,人家当时可是关外王,作为优秀新生代表在台上演讲的!我只是个小角色,在开学典礼上站着如喽啰。
徐风华突然一手探向荣陶陶。
荣陶陶愣了一下,不太明白母亲的意思,他伸手去握,却是被徐风华一手抓住了手腕,向怀里一拽。
错愕之间,荣陶陶只感觉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脑袋上,也将他的侧脸压在了徐风华的膝盖上。
荣陶陶:!!!
“妈,妈妈!我错…别!”荣陶陶眼睁睁的看着徐风华一手探向裤腰带,惊慌之间,皮带已经抽了出来。
“啪!”
清脆,响亮!
“我是松魂荣教授,我为魂武事业立过功……”
“啪!”
“我是青山副指挥,我为雪燃军流过血……”
“啪!”
“对不起。”
“嗯。”徐风华终于松开了手,低头系起了皮带。
从前有个魂武者贼猖狂,后来他妈抽出了七匹狼……
说出来人们可能不信,最痛快的人,其实是一旁观战的荣远山!
就好像炎炎夏日喝了一杯冰镇酸梅汤!
虽然他没有动手,但他的身心无比舒畅……
上一次这么酣畅淋漓,还是他一脚将荣陶陶踹到曼烈城堡大门前的时候。
荣陶陶规规矩矩的坐靠在墙边,看着徐风华低头系腰带,他也错开了眼神。
身侧的高凌薇嘴角含笑,她稍稍歪身,轻轻撞了一下荣陶陶的肩膀,开启了松雪无言:“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荣陶陶咧了咧嘴,同样回以松雪无言:“你只在第一层,而我在第二层。”
高凌薇微微挑眉:“什么意思?”
“会哭的孩子才有的吃,你不懂。”荣陶陶轻轻的叹了口气,“这叫迟来的爱……”
高凌薇笑容怪异,不排除荣陶陶是在嘴硬,但他也的确能干出这种事儿。
无论是高家还是荣家,都不是正常家庭。
虽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这俩家庭可不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而难念经,都是大灾大难。
所以……
地下庇护所并未安静下来,高凌薇很好的扮演了女儿的角色,主动开启了话题,说起了哥哥嫂嫂结婚的事宜。
一家四口其乐融融,轻声闲聊着,在这世界末日一般的星球中,在这样一个安稳的小环境里畅聊,几人倒还挺享受。
就像是屋外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而你在温暖的家中、蜷缩在被窝里看手机似的,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直至下午9时,驭雷薇终于回来了。
大股大股的电流不仅急速穿梭归来,也携带着尚未吸收的雷腾至宝平安归来!
高荣二人让父母暂在地下庇护所中等候,荣陶陶则是撑着御莲花伞,和高凌薇一同走了出去。
事实上,荣陶陶也不该出去的,只是因为有一枚至宝尚未吸收,它可不会随着电流一同融入高凌薇本体之中。
为了避免至宝意外丢失,荣陶陶还是帮忙看着点比较好。
两人来到了远离庇护所一公里左右的位置,听着头顶上方电闪雷鸣的声音愈来愈大,荣陶陶也很识相的远离是非之地。
雪疾钻急速窜逃之间,一道无比粗大的电流劈落而下,犹如瀑布一般,将高凌薇吞没其中。
“啧。”荣陶陶稍稍歪头,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
尽管大抱枕是在接受大自然的馈赠,但是在外人眼中看来,特别像是在经历天劫?
诶?那个是?
荣陶陶眼眸一凝,雪疾钻再起,急忙窜了出去。
这枚雷电至宝看似没有实体,但是却被崩飞了好远。
“嗖~”
荣陶陶一手中狱莲骨朵绽放,将那小小月球吞入其中的同时,急忙再开御莲骨朵包裹全身,不敢有半点懈怠。
“嗡!”
几秒钟之后,荣陶陶只感觉脑海中的精神海洋一阵翻涌!
好家伙~有点暴躁啊?
要知道,荣陶陶可是拥有诸多精神系至宝!
黑云、诛莲、孽火!
他脑海中浑厚的精神海洋,可不是一般人能掀起风浪的。
现在的他甚至能跟霜美人张目对视,根本不怵她那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
荣陶陶稳稳落地,只感觉远处一阵剧烈的魂力波动传来!
他转头望去,不由得心中一喜,大抱枕这是要晋级了么?
暴躁的电流大瀑布倾泻而下、璀璨的电芒闪烁之间,女孩傲然屹立于焦土大地之上,身体四周已经被轰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对,就是这样。”荣陶陶心中暗暗给大抱枕鼓气,手中的狱莲消散。
随即,一枚虚拟投影状的小月球飘浮在半空中,荣陶陶却是知晓,它只是很有欺骗性,必然是有实体的。
眼看着小月球表面阵阵电流弥漫,荣陶陶忍了又忍,还是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戳了一下。
“啪”的一声脆响!
荣陶陶直接被电的弹开了手,一则讯息也自内视魂图中传来:
“发现雷腾·八方雷电·第七方·月雷。是否吸收?”
月雷?
这名字有点意思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