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劍仙在此-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刁難推薦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燕狂客面如死灰。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他这个时候,心里充满了悔恨。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派人去捉拿李少非了。
专心致志地对付花舞剑不香吗?
如果没有将李少非捉来,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他看向申远,看向孙浩的尸体,气的牙疼。
是这两个家伙,一个嫉恨李笑非占据了太金区特法局特别行动员的职位,另一个想要报仇雪耻,所以一再说李少非是花舞剑苦心培养的心腹,一定知道诸多的秘密,可以挖出一条新的线……
挖你姥姥。
但花舞剑并没有给燕狂客太多的后悔时间。
他目光一扫周围的特法局高手强者,道:“念在你们是被燕狂客欺骗蛊惑,本座可以网开一面,只要你们迷途知返,我可以既往不咎。”
一众特法局高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迟疑。
毕竟这可是背叛之罪。
谁能容忍?
花舞剑淡淡地道:“本局这些年行事,何时出尔反尔过?”
特法局高手们闻言,都反应过来。
是啊。
花局长可是出了名的一诺千金。
于是一个个都乖乖地跪下,选择了臣服。
其中就包括申远。
花舞剑缓缓地走过去,站在申远的面前,目光阴冷:“不包括你。”
“大人,我……”
申远浑身颤栗:“大人饶命,小人一时糊涂,念在小人过去对您忠心耿耿,宽恕小人这一次。”
“你不一样。”
花舞剑摇摇头:“你曾是我最信任的左膀右臂,我对你寄予厚望,可就是你却鼓舞了这信任,若不是你,局中那么多的同僚不会死,我儿子儿媳不会死……你,罪无可恕。”
噗。
花舞剑一脚,直接将申远的脑袋踩成了肉酱。
然后一脚一脚又一脚,将申远的身躯,当着所有人的面,踩成了肉酱,毫不掩饰地发泄着心中的恨意。
鲜血四溅。
骨裂的声音犹如地狱里恶犬在咀嚼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血液溅射到了燕狂客的身上,令他体如筛糠,不停地颤抖颤抖。
这个时候,燕狂客才意识到,自己远远不如花舞剑。
至少花舞剑在那样的酷刑折磨下,始终淡定从容,在巨大的打击之下,依旧高昂不屈,而自己只是脸上沾血,就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
此时,花舞剑已经彻底控制了局势。
他本就是特法局合法的在位局长,只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被私下囚禁,对方想要在官方反应之前,就彻底将他钉死罪名,然后取而代之。
但但在,一切都被逆转。
“少非,这次多亏了你。”
花舞剑看向林北辰,眼中有感激,道:“沧海横槊方见英雄本色,我花舞剑一生从未欠下这么大的人情,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兄弟。”
他没有问林北辰为何有这样的帝境实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
这天底下有很多事情,即便是荒古族、特法局的情报网也无法完全侦知,但相信关于李少非的其他资料信息,都是真实的,因为特法局也不是那么好瞒骗的。
“嘿嘿,大哥。”
林北辰直接打蛇随棍上,毫不客气。
刚才冒着暴露的风险,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嘛。
“你先回去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黑暗火龍 小說
花舞剑轻轻地拍了拍林北辰的肩膀,道:“准备迎接全新的生活吧。”
……
……
林北辰离开无名宅院,回到了弄剑居。
“啊,公子,你没事吧?”
小中介薛凝儿看到林北辰平安无恙地回来,欣喜溢于言表,扭着纤腰就冲了上来,道:“太好了,我还以为你……”话没说完,白嫩的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林北辰道:“区区几个特法局的小家伙而已,想要动我,根本就是不自量力。”
“案子完结了吗?”
薛凝儿好奇地问道。
林北辰微微一笑:“案子?现在变成他们的案子了,呵呵,等着吧,过不了多久,特法局的人就要登门赔礼道歉了。”
“啊?真的?”
薛凝儿红艳艳的小嘴微张,大眼睛里充满了震惊。
本以为李少非是勉强脱身,怎么听起来似乎反倒是特法局的魔头们吃了亏?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薛凝儿心中越发的好奇。
众所周知,当一个女人对男人充满好奇的时候,就距离沦陷不远了。
此时,弄剑居内外,已经翻修一新。
薛凝儿已经买好了灵植种子,树苗等等,还安排了六名灵植夫等待面试,至于其他的管家,仆人,也已经都准备好。
“辛苦你了。”
林北辰选定了各种人选之后,对薛凝儿表示感谢。
后者低头微笑,道:“能够为公子你做事,是凝儿的荣幸。”
“你是我在帝都的第一个朋友。”
林北辰道:“回头请你吃饭。”
薛凝儿晕晕乎乎浑身发飘,一直到离开了弄剑居之后,才逐渐清醒过来,不由得捂住了羞红的脸颊。
刚才她竟然有一种想要永远留在弄剑居的冲动。
“唉,可惜了,我和李公子是两个世界的人,没有可能的。”
薛凝儿在回去的路上,心中又充满了失落。
她知道自己在做一个梦,一个美丽的让自己几乎迷失的梦,但是逐渐清醒之后,也意识到,在美丽的梦它也仅仅只是一个梦而已,是梦早晚都会醒,醒来一切都会消失。
可就当是一场梦,醒来之后还是很感动。
回到‘炼家’,薛凝儿发现店里面的气氛很不对劲。
同事们都很紧张的样子,看到她,还一个劲儿地使眼色。
“怎么了?”
她压低了声音,在最好的朋友杨慧耳边问道。
“你可回来了。”
杨慧低声道:“店面换新的主管了,早上点名的时候,你不在,现在都已经旷工两个时辰了,新主管大发雷霆,说要把你辞退。”
话音未落。
“你就是薛凝儿是吧?”
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人,身穿店面主管的制服,神色严厉,喝道:“我叫尉迟飞羽,新到的店面主管,你迟到了整整两个半时辰,按照炼家的规矩,你现在可以收拾东西走人了。”
薛凝儿连忙解释道:“大人,我离开的时候,是请了假的,今天上午是去为一个重要的客户做售后服务,我……”
“我不想听你任何解释。”
尉迟飞羽淡淡地道:“你是自己离开,还是我安排人把你丢出去?”
——-
最近在北京作代会,行程比较满,所以更新时间不固定,大家多多见谅呀,爱你们ε=(´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