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演武令 線上看-第五百六十三章 別離,只爲了更好的相聚熱推

演武令
小說推薦演武令演武令
一直以来,杨林大多数时间,都躲在中原结界之内,也就是防着这一手。
如果不是想要得到先天金灵,完善洞府,不得不出行,这次去福陵山,他都不是太想本尊出动的。
就是生怕被佛门哪位大能,直接攻击,连逃走都很难做到。
他想了很多,却没想到,人家就算是不进来结界之内,单凭法宝和神通之力,隔空动用一点点伟力,就已经强到这个地步。
“原则上来讲,如果当面硬碰,凭现在三元合一,精气神三花成长的实力,就算是菩萨下凡,也可以斗一斗。
但是,这不包括对方种种奇奇怪怪的法宝和神通,无数万年历练出来的本事,并不是拉在同一起跑线上,同一境界上,就可以追得平的。”
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当然是破不了菩萨的手段。
对方似乎也很了解这笼罩中原大地的结界,能够合理避过一些压制,直接出手,卡在一个不引起反噬的交界点上,做到最大攻击。
但是,杨林觉得,自己也不是没有办法应付。
“唯一的办法,就是演武令……武运值还不够,至少需要两千万点,才可以吞噬抢占三光神水,融入五行洞府之中。
如果能得到这种顶级的先天灵物,我这洞天不用问,威力肯定会强到无法想象的地步。当然,还有一点也不能忽视,那就是,阵法知识,至少要修练到七阶金仙巅峰,修到如今境界所能承受的脑力极限。
到时再运用演武令武运燃烧,短时间之内,达到八阶境界,看穿光罩阵法,破阵,吞水,一气呵成。”
“如此一来,就算是菩萨手段,到时候也要让她偷鸡不成蚀把米。”
心里盘算停当。
全球高武 小說
杨林恍若无事发生一般的,回到凉亭中。
本尊被封锁住。
此时什么都做不了。
但是,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还有精元分身和气元分身全都在外,并没人看穿自己那两尊分身的根底,也算计不到,这,就是破局的关键所在。
“如此敢好,被封锁,排除之后,也就摆脱了嫌疑,这三光神水阵,既是针对,其实也是保护。在唐僧长大,第四难到来之前,想必,也不会有人再冲我下手。”
“当务之急,就是积累武运值,用尽一切办法,去杀妖,去灭魔,等到那一天,不但要吞了你的三光神水,还要吞了前四难聚集的海量开天气运,到时,也不知那位菩萨,还笑不笑得出来?”
杨林微眯着眼,目光凛冽。
精元分身,仍然躲在唐僧的胎痣之内,不再动弹,只是默默的体悟着不灭灵光,解析法则,让自己的体魄一天天趋向于不朽不灭。
与此同时,把所有的感悟,直接映照在本尊脑海之中。
而在海州渔村荒岛之上,气元分身,看着那本来已经对己方势力言听计从,虔诚信仰的渔民,转眼之间,就已变了信仰,成了最狂热的佛门信众。他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而是转身进了书房。
磨墨、剪纸,牵引天地灵气。
再造神元分身。
虽然本尊出不来,但是,三元分身,能够自主修练,也能各镇一方,当然,也能运用神通。
纸人分身神通,现在已经变得跟原本很不一样,但基本的运转法理,还是一样的。
气元分身,剪出来的神元分身,也并不会弱了。
只是,没有本尊加持,需要恢复的时间,会更长一点,足足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恢复原状,达到六阶初期巅峰的水准。
杨林决定,三元分身在修练的同时,各有各的任务。
精元分身,啥事也不干,啥事也不理,就互责解析不灭灵光,强体悟法。
气元分身和神元分身,则是一者向西,深入大山之中,杀妖斩魔。
一者向南,直奔大海,侵占龙庭水府,杀戮水妖。
死了没关系,再培育蕴养,花一段时间,又能活过来。
而本尊呢,慢慢的沉寂下来,在刺史府内,成为一个不太管事的傀儡刺史。
江州也渐渐的恢复了从前模样。
渐渐的,百姓们,再也不记得某位曾受他们爱戴的刺史大人。
一切,都如佛门所希望的那般发展。
不起半点波澜。
……
岁月匆匆,八年时光,倏忽而过。
当年虔诚诵经,眼神茫然的小豆丁,已经长大成人,成为了一个玉树临风,唇红齿白的青年。
而法明长老,也有些苍老,面相愈加慈和,一看就是有德高僧。
这年春天。
玄奘法师行走天下,步入长安,名声传播四方。
其佛法高深,能言善辩之名,享誉天下。
上至高官富贾,下至黎民百姓,都对这位法师深深敬服。
甚至,连处于深宫里的唐皇,也听过他的名头,恨不能一见。
正当玄奘法师名声如日中天之际,法明和尚拿出血书,揭露法师身世,言其悲苦,震惊天下。
当即,唐皇发兵,在道佛两门支持之下,让宰相殷开山重新调兵十万,再赴江州,把冒充陈光蕊的贼子绑赴归案,替玄奘法师申冤报仇。
并且,从洪江水府处,救出法师亲身父亲陈光蕊。
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当殷开山一路无阻,率兵打到江州城时,城门开启,百姓迎接朝廷天兵,直接簇拥着,来到刺史府前。
杨林却没有派出一兵一卒,也没有大难临头的自觉,只是看着身边的妻子和女儿,笑道:“阿娇,十八年了,你终于可以见到父母了,这次,你不会因为后悔,然后自杀吧?”
“老爷说哪里话,十八年来,妾身从未后悔,只感觉幸福平安。不管以后如何,都会好好活下去,把咱们的孩子抚养成人,看着她成亲,生子。”
“这样就好。”
杨林面色温和,笑得就像是十八年前,岁月在他的脸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你要早点回来,太迟了,恐怕就见不着我了。”
殷温娇目光温润柔和,有着期盼,有着依恋,唯独没有的就是失落。
因为,杨林说过。
这一去,也许就在明天,也许就会很久,但无论如何,等到他成长到那个地步,一定会找到这个时空节点,找到坐标位置,再次前来,陪她好好走完一生。
有些人,有些事,只需要轻轻一句承诺就可以。
殷温娇,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