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txt-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大局已定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看着眼前堆积的粮草,郭孝恪忍不住哈哈大笑,天竺最经典的一战就在自己手中实现了,遮娄其王朝失去了重要的后勤基地,补罗稽舍二世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撤军。失去外援的戒日王朝失败已经成了定局。
“这么多的粮草和钱财足以让朱雀王支撑很长的一段时间了。”王玄策却是面色平静,虽然胜负已定,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多了。
“玄策,听说了,朱雀王身边的文臣已经到了,窦诞、诸葛明朗等人都已经到了,他们正在那边组建新的小朝廷呢?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联系我呢?联系你了吗?”郭孝恪忽然询问道。
“也没有。”王玄策摇晃着马鞭,脸上却是一片平静。
“哼,这些读书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朱雀王身边的权力如何分配,这些可不是一两个文人就能搞定的,这件事情一定要经过我们。玄策,我们跟随朱雀王,不就是为了封妻荫子的吗?”郭孝恪声音逐渐大了起来。
“这件事情不是你我能控制的,朱雀王在一边看着呢。你认为朱雀王是那么好惹的吗?”王玄策看着郭孝恪一脸愤怒的模样,顿时苦笑道:“殿下虽然没有监国,但实际上,跟随陛下的时间比较长,在军中的时间也比较长,和其他的皇子不一样。我猜测,文人在殿下心中的地位并不高。”
郭孝恪这个时候也冷静下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是为自己的利益而担心,忘记了李景隆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你是窦诞这些家伙,会不会有其他的想法,在中原,那些文官们对我们这些武将可是多有算计,恨不得将我们压的死死的,不让我们翻身。”郭孝恪忽然说道:“若真是如此,那就有些意思了,无论是陛下,还是殿下,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想来不会吧!我听说诸葛大人倒是一个不错的人,他和窦诞不一样,窦诞出身世家大族,或许有其他的想法,但诸葛大人是朱雀王的岳丈,在这个时候内斗,似乎有些不妥。”王玄策迟疑道。
“哼,不管怎样,这些文人若是爬到我们头上来,那可是不行的。”郭孝恪冷哼哼望着远方。
与此同时,在曲女城下,窦诞和诸葛明朗将新的朱雀王朝日后的官制拿了出来,呈送李景隆批阅,若是不出意外的话,眼前的官制就会组成朱雀小王朝。
“两位先生,你们这是按照前汉的编制来的,丞相、太尉、御史大夫组成朝廷的三驾马车。”李景隆看着手中的文书,轻笑道:“这是想有别于中原?”
“殿下圣明,丞相主掌政务,太尉主管军中之事,御史监察百官,十分合理。”窦诞摸着胡须,很得意的说道。
“诸葛先生,现在我大夏都不设立丞相了,我们这边设立丞相是不是太过了,还有太尉也是如此。为何我们不能和中原一样呢?孤认为父皇就算知道我们设立同样的官职,也不会说什么的。”李景隆摇摇头。
丞相者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育万物,外和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朝中大臣各司其职,实际一点,就是皇帝的助理,但权力很大。尤其是到了后来,统领百官,皇权和相权就变成了对立,要么皇权占据上风,要么就是相权占据上风。
在李煜之前,一直都是有丞相,就算没有,也有其他的名称,比如尚书令、中书令等等,都是丞相的一种,李煜来了之后,设立崇文殿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分掌文武,大学士还不是一个人,而是几个人一起担任,权力就变的十分分散。
“这个,殿下,丞相自古就有之,丞相、御史大夫、太尉三足鼎立,相互监督,一起辅佐君王,自古都是如此,而且,殿下,我们这边的人手少了些,想凑足这些很困难啊!”窦诞苦笑道。
众人是想掌权,但人手也是一个问题,跟随李景隆西进的人手不够,想要学着中原的模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人手不足,迦毕试行省的普拉,还有阿贾尔耶这些人不都还可以吗?也可以让他们加入内阁,这样一来就有四个人了,然后再找一个就是了。”李景隆不在意说道:“实际上,孤是想让朝廷派一个人来,毕竟,我们现在还是在朝廷的统领之下,内阁之中,若是没有朝廷的人,似乎有些不妥当。两位认为呢?”
“殿下,普拉而阿贾尔耶虽然对大夏忠心耿耿,但毕竟是降臣,入主六部可以,但若是进入内阁,似乎有些不妥当。”窦诞听了心中一阵苦笑,他感到有些沮丧,眼前的皇子殿下还真是一个不好欺负的对象,虽然不像朝中大臣那样圆滑,可是跟在大夏皇帝后面,将这些事情倒是学的很明白。
“既然我们要统治这片大地,那有些东西就必须要放弃,连内阁都没有人,都被我们的人把持了,那天竺土著又如何能信任我们,对我们忠诚呢?”李景隆好像没有听出窦诞言语中更深的意思,而是笑呵呵的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
“殿下所言甚是,不仅仅要将普拉他们拉进来,更是需要其他更多的人加入我们,不过,这一切都有条件的,首先要有贡献,否则的话,我们不能吸引更多的中原人来我朱雀王朝。”诸葛明朗就很聪明,加入可以,高官厚禄也是可以的,但你首先要有功劳,没有功劳不行。
李景隆用赞赏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岳父,到底是自己的岳父,和窦诞是不一样的,诸葛明朗更多的时候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将个人的利益放在一边,这一点从官职任命上就能看的出来,窦诞想做丞相,而诸葛明朗只是作为御史大夫,这就说明诸葛明朗实际上是没有夺权之心的,这也是和他的经历有很大关系,毕竟是读书人出身。
窦诞看了诸葛明朗一言,嘴角露出一丝轻笑,说道:“不管我等如何安排,都是文官的事情,殿下最要关心的是军权,现在天竺还没有被攻下来,军权掌握在谁的手上最为重要,殿下,这郭孝恪和王玄策两人,何人为大军之主,殿下可有决定?”
李景隆听了默然不语,这的确是一个事情,跟在大夏皇帝身边,军权的重要性他是知道,看看大夏皇帝,一年中,在军中待的时间比皇宫中的时间都多,就是因为皇帝陛下知道军权的重要性,大夏政事都是托付给朝中大臣的,但唯独军权不行。
“军权是很重要,王玄策有勇有谋,是一个合格的大将军人选,但年纪很轻,恐怕不能服众,郭孝恪年纪虽长,经验丰富,也是可以做大将军的,但此人桀骜不驯,对功名利禄很看重。军权若是交到他手中,恐怕以后会生祸端,此人可用,但绝对不可信任。”诸葛明朗正容说道。
“殿下,诸葛大人所言甚是,这些武将们讲究的是利益,桀骜不驯,是常事,忠诚对于这些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臣和诸葛大人都担心这一点。”窦诞也出言说道:“臣认为,主掌大军的未必需要一个将军,不如学武英殿一样,主管行军作战,但军中的粮草、军功、晋升等等这些权力都应该归属兵部。”窦诞建议道。
这和大夏又是不同,大夏的兵部就是一个后勤,武英殿不仅仅掌握了训练、出征等权力,军中将领的晋升也归武英殿掌管。
逆襲之靈狐調教我
窦诞的话看上去很有道理,但实际上,还是想用文官来统领武将。这若是在以前还是可以的,那个时候,文人练武,指挥大军作战都是有可能的,比如韦云起、杨弘礼等人都是文人出身,但指挥大军作战还是有点本事。
可现在不行,在大夏,世家的力量已经削弱到了一个很低的地步,或是被打压,或者分裂,这也间接的导致允文允武的人才很少。
“想要找到这种人,是何等的困难。”李景隆长叹了一声,他何曾不想找到这样的人,看看朝堂之上,内阁就不说了,就说六部,武英殿等衙门都是如此,人才济济,随便找一个人,都有可能秒杀眼前之人。
“殿下不必担心,陛下正是龙精虎猛的时候,殿下想要自立为王,恐怕要等等到数十年之后,这数十年后,大夏是何人为主,还真的不知道,或许那个时候,殿下已经返回燕京也说不定。”窦诞目光闪烁。虽然在朱雀王朝,窦氏能得到很好的发展,但若是能返回中原,那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毕竟中原才是众人的根。
诸葛明朗听了也点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若是没有必要,他宁愿返回中原,当一个小小的教书匠就可以了,何必来到万里之外的天竺呢?
“孤先看看,等定下来之后,再禀报父皇吧!”李景隆想了想,才苦笑道:“说实在的,我等在这里议论并不算什么,最关键的还是父皇那边,父皇定下来,才是真正定下来的,两位以为呢?”
窦诞和诸葛明朗听了更是一阵苦笑,说的这么多,最后能定下章程的并非自己等人,而是大夏皇帝,大夏皇帝一天不死,这里的一切都是皇帝的。朱雀王朝的一切,都应该是由皇帝陛下来决定。
“所以说殿下手中的这本奏章,不是朱雀王朝的治国纲领,而是殿下的作业。”诸葛明朗想到这里,面色凝重,就是窦诞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身形都重新坐了起来,若真是如此,那一切就不一样了,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自己等人争权夺利的时候,而是帮助李景隆如何完成这份作业的问题,窦氏家族已经和李景隆是一艘船上的人了,最好的结果就是让李景隆登上皇位,也只有这个时候,窦氏的利益才能达到最大化。
“若是如此,那我等就要重新修订一下了。”窦诞就想接过来。
“算了,这件事情我自己来决定吧!父皇要看的是我的决定,只有我自己来完成了,两位或许想的比我更加完美,但这并不是父皇所想要的。”李景隆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来操刀。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殿下的想法来,不过,还去殿下完成之后,让臣等观摩一番。”诸葛明朗心中有些不放心。
“那是自然。”李景隆并没有反对,身边有人,不去请教,那不就是浪费人才吗?甚至还会让李煜笑话自己。
“殿下,大捷。大捷啊!”外面唐大山飞奔而来。大声说道:“殿下,两位将军传来消息,他们已经夺取了钵逻耶迦城。”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诸葛明朗和窦诞两人听了之后,脸上也都露出喜色,两人也都知道钵逻耶迦城对于朱雀王朝的意义所在。
“关门打狗之势即将形成,遮娄其王朝的兵马即将退兵,曲女城被攻破已经成了定局。”李景隆脸上也露出喜色,他站起身来,在大帐内走来走去,十分高兴的说道:“就是不知道父皇这次能留下多少遮娄其王朝的兵马。”
朱雀王朝虽然灭了戒日王朝,但未来最大的敌人是谁,只有遮娄其王朝,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遮娄其王朝在自己立足未稳的情况下进攻自己,若是在这之前,大夏兵马能够将遮娄其王朝的兵马消灭的更多一些,自己日后也会方便许多。
“殿下不用担心,陛下英明神武,眼下大局已定,接下来就是乘胜追击,遮娄其王朝最后必定以失败而告终,甚至还会损失惨重。”窦诞心情很好。
“殿下这个时候最主要就是坐镇曲女城下,一旦戒日王朝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出兵,他们要挽救自己的命运,为遮娄其王朝赢得一线生机。”诸葛明朗正容道。
“这个自然,哼哼,攻不下来,难道还守不住吗?”李景隆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