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乘風御劍

火熱言情小說 拔劍就是真理-第四百六十五章 道主之力閲讀

拔劍就是真理
小說推薦拔劍就是真理拔剑就是真理
显化出来的柳承渊却没有回话,而是远远跟着墨韵,一副不急不缓之色。
更远处,绚烂的蓝光夹杂着恐怖的能量波动不断逼近,单单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就不逊色于一枚超大型恒星。
墨韵仔细一想就能猜到,这必然是那尊疑似“道境”级的恒星级能量反应。
只相当于道境级能量反应的恒星他不放在眼里,可现在来看……
对方却是一位道境级修炼者。
这两者间的差距,几乎是菜刀和高斯步枪的区别。
尽管都是金属制品,但其中的技术含量、杀伤力,却是天壤之别。
“想盯死我!?就凭你一个圣星耀!?”
墨韵虚手一点,一道流光破碎虚空,瞬间射中柳承渊的身躯。
在这道流光命中之际,柳承渊能清晰感觉到,自己领悟的所谓的能量法则、时间法则、空间法则,在他面前宛如统统失效。
就像一个笑话,发挥不出任何作用。
索性,他不再反抗,任由自己被墨韵射杀。
而射杀了柳承渊的墨韵还不甘心,虚手一握。
空间、能量、时间被他自身的大道统统引动,虚空中仿佛出现了一个小型黑洞,疯狂的碾碎着柳承渊被湮灭区域空间的所有一切。
纵然是附近的一些陨石、星辰,亦是被这个小型黑洞吞噬,化为能量释放出去。
做完这些,他的目光盯着柳承渊陨落的那片区域不断打量。
好一会儿,似乎能确信柳承渊真的死了时,他才大步流星,继续朝混沌虚空深处逃去,想找个地方藏匿起来。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官场调教 八月炸
他已经下令自己的战舰作为诱饵,全速离开。
而虚空浩瀚,一位道境有心隐藏,另一位道境想要察觉到他的位置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一个不好步入了他的陷阱中,还可能被他直接反杀。
可就在此时,原本已经被墨韵射杀,并且连带着他那片区域数十亿里虚空都所有物质都被尽数碾碎的柳承渊,却是再度自混沌太虚中现身而出,并且,继续盯着墨韵。
这一幕,终于让墨韵变了脸色。
“好手段!你们是在钓鱼,而我,却被你们盯上,成为你们要钓的那条鱼了。”
墨韵盯着柳承渊,似乎想要看清楚他究竟是用了何种手段,在他明明将周边物质、能量毁灭殆尽的情况下,仍然能够一次次复活。
片刻,他再度出手,虹光一闪。
柳承渊的身形再度湮灭。
这一次,他从身上直接掏出一物,祭出。
那件宝物祭出后,就仿佛一枚世界种子,迅速的成长、形成,并化为一道道空间涟漪,将柳承渊陨落的那片区域尽数收敛了进去,转化进入另一个世界。
很快,一个类似于洞天般的世界,在这片虚空形成。
墨韵盯着这个新形成的世界,神色严峻。
果然,在离这片新形成世界不远处,柳承渊的身形再度出现。
死而复活。
一时间,哪怕身为墨龙道主之子,并且活了数万星年的墨韵,仍然忍不住心神震动:“你用的到底是什么手段!?”
柳承渊没有说话,仍然只是监视着墨韵。
而另一边,蓝色的光芒已经越发璀璨,那个恐怖的能量反应飞速靠近,已经临近到即便是不远处那些战舰上的星耀、圣星耀,都能感受得清清楚楚。
“你以为,靠着一位道境就想伏击我?”
墨韵冷笑一声,手上一件件物品纷纷祭出。
在他脚下,仿佛有一个巨大的祭坛渐渐显现,祭坛周边有一根根石柱,每一根石柱上都散发着特殊的能量波动。
这种能量波动吸收宇宙星空法则之力的同时,亦是不断增幅着墨韵自身大道的威能,随着祭坛不断扩张,他的大道之力正在不断增强!
一成、两成、三成……
很快,他身上大道威压已经强大了近乎一倍!
浩浩荡荡的大道法则以他为中心,源源不断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散发着震荡星空的璀璨光芒,强烈到足以让任何一位道境为之色变。
但……
墨韵心情却越发沉重。
他靠着自己的这套祭坛宝物,将大道威能提升了一倍!
一倍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只要这个祭坛不被摧毁,同层次的道境,即便三五个联手都未必压的住他。
可在他的大道法则明明增强了这么多的情况下,那股强大的能量波动仍然毫不犹豫的靠近,一点忌惮的意思都没有,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哪怕他的力量借祭坛增幅后强化了一倍,对方仍有把握镇得住他。
这种强大……
顶尖道境!?
甚至巅峰道境!?
而这种可怕的存在又为什么要来针对他!?伏击他!?
“吾乃墨龙道主之子!阁下和我之间是否存在什么误会?”
墨韵沉声说着。
意识通过特殊的波动很快朝着星空深处蔓延而去。
可惜……
那边似乎听到了他的消息,似乎没听到他的消息,根本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该死!”
墨韵神色微微一厉,手上直接出现了一块玉符,玉符当中封印着墨龙道主的一击的力量。
这种力量如果用于对付道境,甚至可以一击秒杀。
“阁下可是要考虑清楚和我父亲墨龙道主做对的下场!如果你就此退去,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若你不依不饶,即便你最终将我灭杀,这里的一幕亦会传到墨龙道主面前,到时候你将承受一位道主的怒火!”
墨韵再度开口。
语气渐渐变得强势凌厉。
“墨龙道主。”
这个时候,一股因以超光速靠近,携裹着大量蓝色光辉的身影终于降临。
“我倒想知道,他会不会因为你这个子嗣和我开战……”
“你……”
墨韵双目一睁,紧接着,他仿佛看清楚了什么,猛然瞪大眼睛:“不对!你的生命结构……你的能量形态……你不是道境!你是……”
“轰隆隆!”
彻底进入墨韵的视野范围后,以超光速而来的霎渊再没有任何保留,属于道主级的能量自身上肆无忌惮的爆发,刹那间,似乎进入了数百倍、数千倍,乃至于上万倍光速之中。
在一阵浩浩荡荡的湛蓝光辉中,他的身形,已然将墨韵的身形完全淹没。
那种能级……
比之墨韵来强了何止百倍、千倍!?
“道主!”
墨韵灵魂深处发出绝望的呐喊。
强大的心神之力不断在虚空中震荡,伴随着的还有他那不断蔓延的大道法则之力。
道主!
道主!
白耀背后站着的根本不是一个道境,而是一位道主!
一位和他父亲墨龙道主同一个级别的存在!
一个放眼宇宙星空,除了统治东极帝国那几位主宰议会的主宰,便已站在最巅峰的存在。
一个只要愿意加入东极帝国,至少能被册封为大公爵,建立属于自己国中之国的无上强者!
而现在……
如此强大的一位存在,居然还用这种近乎阴谋诡计的方法,将他引入这个陷阱之中,来对付他一个小小道境!?
“饶命!道主饶命!不知我是何处冒犯了道主,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祈求道主宽恕!”
墨韵竭尽全力的震荡着自己的大道之力,想要传达出他臣服的意念。
但……
霎渊根本无法完美控制自身的力量,随着他属于类星体的能量尽情释放,灭杀墨韵,已经不可挽回。
再加上柳承渊本身就存了灭杀这位道主替天行道的意思,也没有让墨韵手下留情的意思。
狩受不亲
仅仅片刻,墨韵身上的大道之力被霎渊类星体的力量尽数焚灭,紧接着……
是他的身躯。
最终,这位道境被彻底焚毁,再不在宇宙星空中剩下分毫。
随着墨韵身陨,霎渊稍稍收敛了一番自身力量,紧接着,直接朝迟宇等人所在的那艘战舰扑去。
迟宇等人所在的战舰尽管因为探测功能损坏,看不到墨韵陨落,但道主级力量肆无忌惮的释放,仍然震惊了战舰上所有人,他们此刻已经驾驶战舰,直欲以最快的速度脱离战场。
可惜……
战舰的动力室被柳承渊自爆摧毁,无法进行空间穿梭的战舰如何逃得过霎渊的追杀?
伴随着霎渊身上的能量释放,这艘战舰直接被一股强大到相当于一个河系一年所能释放的总能量形成的光柱扫过,当场在星空中灰飞烟灭,化为宇宙尘埃。
“结束了。”
做完这些,霎渊才重新开始收敛起自身的能量。
说是收敛,实际上却是一种类似于封印般的手段,尽可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待得他将自身力量降低到某种程度时,柳承渊的身形显化而出。
他静静感应着战场,注意力却是集中到了时光长河中。
时光长河内,霎渊和墨韵间的大战……
姑且算是大战。
两人间的交锋他清晰的“看”在眼里,不过他却并没有复活墨韵的意思。
墨韵身为道境,不止精神、意志、心灵完成了突破,修为同样非比寻常,他的魔灵之书连控制个白鸾都花费了巨大力气,想控制墨韵这样的道境……
只是奢望。
毕竟魔灵之书的等级摆在那里。
他真正看重的,是墨韵被斩杀时,连带着被霎渊一道毁去的储物之宝。
而这些……
也是柳承渊将墨韵引到霎渊面前的真正目标。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拔劍就是真理 ptt-第四百五十章 到來看書

拔劍就是真理
小說推薦拔劍就是真理拔剑就是真理
“悟道、孕道、化道,只有衍化出属于自己的道后才算真正的道境。”
柳承渊点开东极帝国的地图。
这是纵横几亿光年的疆土。
“道境想要成长到道主,亦是需要花费无比漫长的时间,而且,这个阶段不止需要花费的时间漫长,期间更是需要无数的资源,这种资源,只有主宰们才能供应的起,因为,只有主宰才能从一方宇宙中抽取其本源之力来蕴养道境衍化出来的大道,使其快速成长,如果没有主宰协助,道境的大道想要彻底成长为道主,需要花费的时间,将是数以亿计!”
柳承渊看着这个时间表。
亿!
上亿星年!
要知道,很多恒星的寿命往往都只有一百万星年上下。
上亿星年,这意味着即便一颗恒星从诞生到湮灭的时间,都不足以让道境所衍化之道成长起来。
因此,道境们都会想方设法投效主宰,从而获得主宰们的赐予。
不止道境!
道主同样如此!
道主衍化出来的道已经彻底成熟、成长起来,宇宙间的所有规则对他们再没有任何束缚。
空间?
时间?
能量?
一切的一切,都无法对他们形成限制!
宇宙灾难!?
星空绝地!?
他们本就是宇宙灾难和星空绝地的代言词!
雪满弓刀 小说
他们出现在何处,释放自身的能量,就能轻轻松松席卷起宇宙级的天灾!
这种不受宇宙控制的恐怖能量自然而然会受到宇宙的针对。
尽管空间、时间、能量无法磨灭他们所化的大道,但,宇宙力量无穷无尽。
漫长时间的消磨,他们所化的大道终究会有损耗。
在这种情况下,当消磨和恢复的平衡被打破时,他们也不得不拖庇于主宰。
主宰的力量强大到可以击散宇宙规则运转散发出来的能量,他们所化的规则甚至可以能令宇宙规则退避。
道主们在主宰的庇护下,自然可以尽情的恢复被消磨的大道,使其重新恢复。
“道主,就是理论上修炼者所能达到的上限,当今世界的主宰们,无一例外,都是借助超脱者们留下来的宝物修炼而成……这一点上,和天尊很相似……只不过由于超脱者留下来的宝物、奇物威力巨大的缘故,主宰对比道主,却比天尊对比大仙尊要强大的多。”
柳承渊翻看着手上的资料。
三大国度,每一个国度中都有主宰议会,由数位、十数位主宰构成。
而也因为数位、十数位主宰抱团形成的主宰议会,使得三大国度凌驾于如紫璇星、流金山、星爆海、万耀星云、监察者等势力之上,占据着这片宇宙中蕴含高能物质最高,宇宙本源越丰富的区域。
柳承渊说着,再度将注意力集中向一种资源。
源石!
是“源石”迟早会发光的那种源石。
这是道境成长为道主的必需品。
甚至道主的所化大道磨碎了,同样可以借助源石恢复。
因为源石中蕴含着一丝宇宙本源。
道境们可以花费漫长时间去收集源石,为培养自己的大道做准备,也可以投效一位主宰,为主宰办事,在立下功劳后被主宰赐下宇宙本源之力。
因为主宰可以直接自宇宙之中强行摄取本源之力,而由于他们的强大,宇宙却无力阻止。
此外,宇宙和宇宙间战争的核心,也是本源之力。
宇宙的本源之力被主宰抽取太多,就会加速进入大破灭时代。
宇宙会在某一刻因为丧失的本源之力太多,突然崩灭,宇宙崩灭的力量,没有任何生灵能够阻挡。
因此,主宰们虽然能不断抽离宇宙本源之力,却很有节制。
在感觉到宇宙本源匮乏严重时,甚至会选择对另外的宇宙发动战争,让自己的宇宙去吞噬另一方宇宙的本源之力以补充自身,好让自己继续消耗下去。
这就是宇宙战争的由来。
只不过……
柳承渊看了一眼宇宙星图中代表着晶兽宇宙那区区百光年的疆土。
他们这方宇宙对外发动过几次战争,倒也有不少收获,可这一次,他们却也被其他的宇宙入侵了。
晶兽宇宙。
“我本体的化身,由于直接是以类星体为契合物的缘故,倒是不需要什么宇宙本源,它的性质,更像是某种先天生灵,先天神兽,不过本体现在已经开始孕道了,孕道之后便是化道,化道后就将面临让自己的道成长为道主,这个阶段,宇宙本源之力就无法避免了……”
柳承渊想到这,紧跟着想到了太始天。
开辟仙界的那位太始主宰在离开时,也给仙界芸芸众生留下了一个机缘。
这个机缘,就是仙界本身。
仙界之所以能够如此强大,其威能超出几千个河系总和,就是因为里面蕴含着大量宇宙本源之力。
在太始主宰的设想下,未来如果有人能够修成道境,就能够通过太始天,得到这些宇宙本源之力,在极快的时间里成长为一尊道主。
只可惜……
他們的存在
他没等到真正的造化一道、混沌一道、时空一道的道境诞生,仙界先一步诞生了意志。
为了不确保维系仙界存在的宇宙本源被他人吸收炼化,仙界意志直接以因果之道将仙界诞生道境的可能性扼杀。
“所以,我本体孕育出大道后,快速成长为道主的希望就放在仙界的太始天上了。”
柳承渊想到这,打算还是等本体以类星体为契机斩出“本我”后,还是重回仙界得了。
不为其他,就为时刻盯着仙界内,免得有谁真修成了道境,将仙界的本源之力先一步炼化了。
……
几乎在柳承渊脑海中生出这些想法的同时。
仙界内部。
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太始天覆盖的领域之中。
在他出现在太始天领域范畴的刹那,执掌太始天的夏启顿时心有所感,一道神念划破虚空,投射到了这道身影之前。
不过当他看清楚这位突然出现的身影时,脸色不禁讶异:“永恒仙王?”
催眠全家H♥中等生活
“夏启。”
永恒仙王平静的道了一声。
“永恒仙王回来了,这真是个好消息,这样一来我们对救出宙光仙王就更有把握了。”
夏启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救宙光仙王?”
永恒仙王道:“在救宙光仙王时,我自然可以尽一份力,但夏启阁下应该明白,这是治标不治本的事。”
他指了指天穹之上:“这一系列的变故,绝不会随着宙光仙王被我们拯救出来而中止。”
夏启神色微微凝重,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他才重新开口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过我始终坚信,祂不敢做的太过份,又或者说,因为种种我们所不知原因的限制,祂无法直接出手对付我们,这样一来就让我们有了回旋的余地。”
“回旋余地?苟延残喘罢了。”
永恒仙王平静道:“这一次召唤仙王回归,只有宙光、混沌两人响应,如果再遇到什么变故,仙族如何能够扛得住接下来的劫数?即便我们能扛得住一次两次,如何扛得住十次八次?只要失败一次,神族统天、妖族灭世的场景必将再现,甚至,这一次,有没有像造化仙王、天命仙帝那样的存在横空出世都很成问题。”
“我始终相信,办法总会比困难更多。”
夏启说着,看着永恒仙王:“你到底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
永恒仙王看着这位太始天执掌者:“如果我说,我有办法能够扼杀得了仙界意志,一劳永逸的解决仙族面临的问题呢?”
“解决仙界意志?一劳永逸的解决仙族面临的问题?”
夏启一怔,紧接着问道:“什么办法?”
“你应该知道无上太始大天尊留下太始天的目的是什么。”
萬界最強包租公
永恒仙王道。
“太始天……某种程度上相当于仙界的控制中枢。”
夏启思忖了一下语言。
回到地球当神棍 小说
“不!控制中枢只是它的附带效应,它真正的作用,是汲取仙界本源,好让真正化道境存在借助汲取的本源力量,以极快的速度踏入道主之境!”
永恒仙王看着夏启,眼中带着一丝逼迫:“十万个元会以来,受因果之道的荼毒,我们仙界没有一人能够真正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但……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拥有绝对的信念,对至高至强的渴望,所有的艰难险阻,终将被统统打破,烟消云散!”
“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你修成道境了吧?”
夏启看着永恒仙王:“可我分明还可以感受到你身上属于因果的气息。”
“我没有修成道境,我若真成了道境,在踏入仙界的那一刻就该被仙界意志察觉,并面临各种各样的打击了,但……”
永恒仙王用力一点,法则之力震荡。
属于仙界的法则几乎被他一点之间尽数排开,似乎被生生点出一个窟窿。
而透过这个窟窿,夏启能够清晰的看到一道身影,散发着近乎和永恒仙王一样的气息,可身上,却是有一种全新的大道法则环绕。
“这是……”
夏启眼瞳一张。
“真正的造化境!”
永恒仙王道:“只要你愿意将太始天交给我,同时联合起诸位仙王……甚至我用不着你替我联络诸位仙王抵挡仙界意志,我自己就能挡住一段时间,在这期间,我的化身就能利用太始天之力,快速汲取仙界本源!”
他的眼中闪烁着光芒:“只要吸收炼化了仙界的本源之力,区区仙界意志,我翻掌可镇!”

笔下生花的小說 拔劍就是真理 愛下-第四百一十五章 造化神器看書

拔劍就是真理
小說推薦拔劍就是真理拔剑就是真理
仙尊殿的会议结束,一家家势力纷纷向柳承渊发出了邀请。
一些仙尊更是希望能够将自己的后裔送到天庭中,成为天庭一员。
尽管成不了天庭中相当于真传弟子级的星君,可能在天庭中担任天兵天将,也能拉近彼此间的关系。
三位天尊!
在仙界当中绝对是仅次于十大仙宗级的势力。
除了底蕴和弟子数量以外,三位天尊的数量已经超过十大仙宗中的好几家。
更何况,谁敢保证三位天尊就是天庭的极限?
万一什么时候天庭中蹦出来第四位、第五位、第六位天尊……
好吧,天尊不是大白菜。
每一位天尊都相当于拥有造化神器的大仙尊,尽管太始仙朝未曾建立时,无上太始大天尊赐予了不少弟子造化神器,但这些造化神器几经波折,不少都已经流失,可一下子冒出三位天尊,以及三件未知造化神器已经十分夸张,如果再冒出五六件来……
他们都要怀疑天庭是不是挖了太始大天尊的宝藏。
总之,会议结束后,柳承渊成为了所有人心目中的香饽饽,每个人都想方设法的凑到他面前,想要混个脸熟结交一番。
就连一些属于十大仙宗中的掌舵人也不例外。
混沌神殿一方的两仪天尊、了尘太上等人对视了一眼,沉默的退出了仙尊殿。
虽然看不到仙尊殿接下来发生的事宜,可他们脸上却都显得极其凝重。
“天尊?”
了尘、元镜、雪涛三位大仙尊看着负责值班的两仪天尊,神色踌躇道:“关于对待柳承渊的态度,要不要告知浑源天尊和太象天尊,问一下他们的意见?”
横推武道
“态度……”
两仪天尊神色微微一冷:“他们可是占了我们混沌神殿的剑州,混沌神殿在我轮值的期间可是丢失了一州之地!”
“可是天庭现在已有三位天尊……贸然和这等势力为敌实为不智……”
雪涛太上道。
“哼!天庭到底能不能拿出三位天尊来尚是未知之数,况且,天尊和天尊之间亦是有强弱之分,以我混沌神殿的底蕴传承,对上一些弱小的天尊,以一敌二甚至都不是难事,更别说,我们混沌神殿的仙王尚处于能联络的状态,区区天庭,何有惧之?
两仪天尊气势十足,言语中充满着仙王传承所该有的骄傲。
了尘、元镜、雪涛对视了一眼,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我们懂了,既然如此,那我们接下来就该全力打压天庭,绝不能让他们有崛起之姿……”
“咳咳!”
三人话还没有说完,两仪天尊已经打断他们的言论:“我只是说,我们混沌神殿是仙王传承,即便天庭真有三位天尊,我们也不惧半分,可没说接下来要竭尽全力打压天庭的发展啊。”
“啊?”
“啊什么啊呀。”
两仪天尊不满的看了三位太上长老一眼:“天庭能在救援无极仙王之事仗义出手,派出三位天尊,可见心向我仙族,未来有望成为我仙族的顶梁支柱,再则,远亲不如近邻嘛,天庭和我们混沌神殿离得如此之近,不宜轻易为敌……”
三位太上长老不禁面面相觑。
天尊刚才……
好像并不是这种态度。
“天尊,那天庭可是占了我们一州之地。”
“不错,此事我们自是得向仙尊殿要个说法。”
两仪天尊道:“我们为天庭提供了宗门驻留之地,付出了一州的代价,仙尊殿方面必须给予我们补偿才行,此事,等下一次仙尊殿会议召开我会提出来。”
说到这,这位天尊语气微微一顿,好一会儿,才幽幽道:“现在的天庭……我们且不去招惹他们,先看看他们的天尊在这场救援行动的表现再说。”
“是。”
三位太上长老应了一声。
不宜轻举妄动。
他们混沌神殿对天庭的态度这不是和上一次一样么。
……
柳承渊在仙尊殿中逗留了好一会儿,这才重新回到本体。
他已经打算将鲲鹏珠、无间之门,以及五色神光剑都兑换出来。
分别由他、太渊、星渊持拿。
没办法,整个天庭拿的出手的也就他们三人。
不过未免五色神光剑、无间之门、鲲鹏珠这些造化神器当中蕴含的造化秘术特征太显著,他并不会激活这些秘术,他们三人的杀招,是威力呈百倍、千倍提升的混洞大灭绝。
尽管这种秘术比较废仙尊,但威力大的却是不折不扣。
只要将所有目睹了千倍级混洞大灭绝的敌人都灭杀了,谁知道这门秘术存在着不可控的弊端?
到时候他说这是造化秘术,那就是造化秘术!
“这十年里,星渊也别再到处跑了,配合太渊一起,好好将混洞大灭绝完善,百倍级的混洞大灭绝实际上已经有了不逊色于造化秘术的威能了,可由于不可控性,相当于死物,如同野兽和人类一般,以至于在对敌方面不如造化秘术灵便,但当其威力攀升到千倍后,这些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
柳承渊感知着星渊所在的位置,对他发起了召集。
“我自己也得好好熟练一下这门无上神通才行,虽然我的实力不足方面可以借鲲鹏珠弥补,可有百倍、千倍级混洞大灭绝,万一被人杀了,也能拉个垫背的不是。”
带着这种想法,他很快将心思投入了对混洞大灭绝的修炼中。
只是,这种修炼持续不到一个月,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却是让他从修炼状态中脱离出来。
“太素天尊?”
柳承渊出现在剑州首府上空,神色中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位来访者。
“柳仙尊。”
太素天尊脸上没有半分身为天尊的倨傲,反而在见面时就慎重的行礼:“不久前我急于救回我无极圣地的仙王陛下,言语间对柳仙尊多有得罪,今日上门,特来向柳仙尊赔礼道歉。”
柳承渊听得太素天尊此言,倒也没有再将此事放在心上:“天尊客气了,你也是被混沌神殿的两仪天尊蒙蔽了。”
说话间,虚手一引,很快带着她朝着下方笼罩在重重阵法的建筑群落下,来到了会客室中。
双方坐定,太素天尊直接将一件印章模样的道器拿了出来:“承蒙柳仙尊不计前嫌,还愿意尽如此之力助我无极圣地,一点歉礼,还请柳仙尊收下。”
柳承渊感应了片刻,结果发现,这居然是一件绝品道器。
要知道,十大仙宗中的大仙尊,绝品道器级的装备都不见得能做到一人一件。
而非十大仙宗级的势力,大仙尊们绝品道器的装备率不足一半。
那些生活在仙族五域之外的势力,十个九重天中充其量两三个才能佩戴绝品道器,剩下的,基本上只能使用上品道器。
从这一点就能看出绝品道器的价值。
眼下太素天尊仅仅赔礼道歉就拿出了一件绝品道器……
“太素天尊客气了,那件事我并未放在心上,无极圣地不必如此。”
柳承渊说着,补充了一声:“而且,无极仙王确实是我仙族定海神针,救援无极仙王一事,我们天庭亦会倾尽全力,这一点也请太素天尊放心。”
“柳仙尊高义。”
太素天尊由衷的赞叹了一声:“不过将此道器作为赔礼,我们无极圣地亦是诚心诚意。”
说话间,她将这件绝品道器往前一推道:“此道器名归去印,并无神通异常,但其却有一个极具神异的能力,可以在一件件道器上烙下印记,并在不超出一亿里的距离将道器召回,且这种召回效果极其强大,造化神器,乃至仙王,除非时时刻刻盯着,镇压,否则一不留神,都会被将有印记的道器召回去,且这种印记极难抹除,仙王亲自出手,都得花费三五天功夫,大仙尊更是需三五年。”
柳承渊看着这件绝品道器,顿时意动了。
太素天尊亦是笑着道:“天庭有替死仙宝,异族想要将天庭强者击杀很难,但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某位星君、星神不幸被摧毁身躯,身上的道器自然难免遗失,而此物,可在亿里之外将遗失的道器召回,可大幅避免天庭的道器损失。”
“太素天尊有心了。”
柳承渊道了一声,没有再拒绝:“此物,我收下了。”
太素天尊亦是稍稍舒了一口气。
紧接着,她再度将一件权杖般的宝物拿了出来。
这件宝物一显现,柳承渊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四周法则的一阵涌动。
哪怕他所在的洞府有着一层层阵法,仍然遮掩不住这根权杖上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
“这是……”
“魔灵之书,一件效仿起源王座,可慑逝者之灵,组建军队征战四方的宝物。”
太素天尊微微一笑:“在这等拯救我无极圣地仙王的关键时刻,造化神器必须得发挥出其威力才行,我们先前说过,愿以一件造化神器,向天庭兑换百份替死仙宝,当时柳仙尊说要先看到造化神器才能说服两位创始者,现在,造化神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