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南宋風煙路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南宋風煙路笔趣-第1963章 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展示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多少次兵荒马乱,仙卿总拖着单薄的身体跟在夔王身畔:“王爷莫怕,我就在后面。”
多少次他想放弃,仙卿都带着笃定的口吻,将他扶稳:“王爷,一定还可以卷土重来。”
一次次伏,一次次起,波浪的能量磨损殆尽;波峰也好,波谷也好,都越来越低,终于趋平,一梦惊醒。

这场沙暴,将夔王和曹王等人两相分离,一个挤下,一个推上。
那些人都在光明处,会望见万里沙海层层叠叠涌向天际;
唯有这尘封多年的地宫最底,才能看到头顶奇诡、雄伟的“地在天上飘”之景……
意外来袭,反而助推了他的寻宝?艰难爬坐,摸到带血的火折,泣不成声,仍咬牙继续:“仙卿,抛弃我,是你吃亏!”
确切地说,这里不再是宫殿,而更像是深渊水井,勉强照亮,数千级阶梯整齐向下延伸,起先并不能看到边、更难想象尽头有水。
若非地图指引,夔王也想不到,水下会藏着宝箱,不过,还得等机关运作片刻,才能把精华吊上来。
“父皇,我能行,对吗……”千疮百孔,孤家寡人,夔王心里,只剩下他那个可称之为“千古一帝”“小尧舜”的父皇完颜雍,“只有您,会支持我,莫要在意血统……”
对父皇的印象,大多都已经很模糊了,每每回忆,却总有一幕念念不忘——幼年时他有次看见郢王仗着血统高贵欺负豫王,便上前喝斥并解围,父皇正好在不远,了解原委后,笑说,此子竟有剑履天下之杀气。还赏了他一碗汤水喝,那个味道,后来也就素心熬得出。

父皇不怎么来看他出身卑微的母亲。
母亲是谁?一生一代一双人的背景下,“先皇后大度”的一个注脚而已——
父皇夺得帝位后、将近三十年间,除了将早逝的嫡妻追封为皇后,终生未立他人,老去还在怀念。
他听母亲说过,血统纯正的乌林答氏,在宗族中地位超然,自然可成父皇兴家定邦的贤内助。
再加上那些两小无猜、历经劫波、慷慨赴死等夔王耳朵都听出茧的情节加持……其实没有那些别人生的儿子也没关系,嫡子们眼看就是无敌的存在。
然而,人性是复杂的。就因为父皇那句夸赞,夔王觉得,其实父皇看重能力,高于血统。
夔王想,或许,连追忆先皇后,都是演出来的吧,为了掩饰愧疚,为了表达感激。
純陽武神
夔王的野心,小小年纪就蹭一下被点燃:既然生出来这么多了,又有人能力不配位,那就别怪别人夺嫡!

机关骤响,将夔王从回忆中拉出,然而那响动并不是宝物被拽上来,而是另一个方向又有追兵死缠烂打。
完颜永琏,我都躲到这地底下了,你还不肯放过我?!
人迹罕至之处,冷气森森,黑烟霭霭,可映入眼帘的却不是曹王,而是,连亲哥都认不出的……“谁!是谁?!”
“完颜永升!你的结局,终究被我看到了!”郢王大笑起来,他一直化装成老奴,在曹王的大队人马中。
“你,你……”夔王分辨久矣,不敢确认这样的容貌和身形,却感觉语气熟稔到独一无二,可是……完颜永功?他不是已经被火烧死了吗?是因为他死了,莫非才靠拢自己,一起去投蒙古军,要向林阡和曹王复仇的,不是吗!
“你,你是谁!快说你是谁!你,你不是该死了吗!”夔王看老奴越逼越近,逐步被他的复仇气焰说服,因为害怕、急得跺脚。
“该死?我就那么该死?政斗失败躲到陇右了你都不肯放过,还想着派完颜江潮一把火烧了我,杀死我,顺带着把我的莫非撬走?”仇人相见,郢王恨不得徒手将夔王撕碎。
“莫非,莫非他……”原来不是夔王的忠臣吗!
“哈哈,完颜江潮是蒙古细作,莫非是南宋细作,完颜永升,这种左膀右臂都是细作的处境,是不是似曾相识呐?”郢王冷笑,当年刚上战场对阵寒泽叶,郢王也曾被夔王算计成众叛亲离。却道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枉我以为他是忠臣,我唯一的忠臣……”夔王崩溃嘶吼,“原来被他赶走的那些才是……”悲从中来,后悔莫及。
“被他赶走?不是被你自己么。忠臣都被你逼成了反贼。”郢王看在眼里,爽在心上,“完颜永升,我怎可能死在你前面,我要看着我的贤婿把你夔王府拆裂,把你的人头送到我刀下,给我的战士、亲眷们报仇雪恨!终于等到这一天!”
“慢着,永功。”曹王的声音由远及近,身为破阵者,他不可能允许旁人离得太远。
“哥哥,难道还想放他活路?”郢王一愣,回头问。
“永功,知道为什么洪山主对付这类大张旗鼓的贪财者,要采取赶他们或拐他们见到地宫的惩罚?”曹王摇头,反问。
“或赶入,或拐入,或双管齐下,引导贪财者向宝藏去,一路下行,一路死的机会越来越密,担心恐惧犹豫的情绪也会悬到极致,恰似凌迟处死。”洪老太默契回答,“命硬的,则会受到最残酷的惩罚——亲眼看到无数财宝熠熠生辉,却前堵后阻,拿不走死在这里面。”
“永功,让他看不惯的你和我,活得比他好。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过一刀结果了他。”曹王手段狠起来也不是一般人,而且他想着,完颜璟前年中毒差点驾崩,这笔账还没算。

“完颜永功,你几时跟他站到一边了?难道忘了,他完颜永琏到处挖人墙角的事实!若不是卿旭瑭背叛你投向他,前年在陇陕,你会败给他?”夔王还好意思当着郢王的面提卿旭瑭,郢王和曹王的争端还不是他借着给完颜璟下毒而挑起?
“完颜永升,醒醒吧,危难来时,你还得靠着石柱,他却是国之柱石。”郢王早已对曹王心服口服,承认别人比自己强很难吗。
原勇者歸來
“呵呵,废物,欺软怕硬,真没骨气。”夔王呸了一口,死赖在水边不走,郢王正要再上前,忽而脚底连串炸雷,原是机关暗箭又发,一干人等纷纷退避。
不过,先前的那么多条岔路,全都通到了这唯一一个死胡同。也就是说,抓住夔王是迟早的事,不用急。郢王被曹王一把救起撇到身后,惊魂未定,忍不住反驳:“你口口声声他抢你功劳,可你养死士在天火岛,是在太行战争之前吧!没人挖你墙角,没人逼你夺嫡!是你自己嫉恨他挡路而已!”
“你懂什么,那是因为父皇说我,有剑履天下之杀气!”夔王被戳中,勃然大怒。
“那时节……你我可有十岁了吗?一句玩笑话……”郢王一怔,印象里好像是有这么个事,他生平第一次被父皇打了屁股,不过打完就被父皇抱着赏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