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夜深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大叛賊》-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報告看書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乔治.丘吉尔在的时候英国公使馆经常开宴会,后来的安德鲁.罗素继任驻大明公使也喜欢开宴会。不过安德鲁.罗素在公使这个位置上坐的时间不长,作为第三任驻大明公使的詹姆斯还没开过宴会呢。对于这个英国公使馆的传统他怎么会忘记?所以现在他决定也开一个宴会,宴请大明外交部官员和在明各国公使参加。
宴会只是一个理由,实际上詹姆斯要借用这个理由试探一下各国对目前大明局势的反应,同时也可以趁着大明和俄罗斯开战的机会给荷兰、葡萄牙释放一个信号,而这个信号就是大明威胁论。
随着大明的快速崛起,大明威胁论在欧洲已有了不小的市场,而正式提出这个论调的恰恰是大明帝国的老朋友,前任驻大明英国公使乔治.丘吉尔阁下。
现在,乔治.丘吉尔在英国混得风生水起,乔治一世去世后,乔治.丘吉尔因为同乔治二世的良好关系得到了重用,从而由一个没有职权的贵族成为了殖民地大臣。
殖民地大臣,这个职务可以说是乔治二世专门为乔治.丘吉尔设立的,他的职能包括并不限于英国的殖民地事务,同时也是内阁成员之一。
此外,乔治.丘吉尔由于他在大明的经历了对各国政治判断的敏锐性,已经成了乔治二世的重臣和智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几年乔治.丘吉尔或许就能替代现在的首相罗伯特.沃波尔,成为英国举足轻重的人物。
丹 小說
这一日,乔治.丘吉尔和往常一般早早来到他位于唐宁街的办公室。
在乔治二世担任国王后,为了表现出和他的父亲乔治一世的不同,乔治二世把唐宁街的一幢大楼送给了首相兼第一财政大臣罗伯特.沃波尔勋爵。
罗伯特.沃波尔接到这个礼物后却没有把他据为己有,而是向乔治二世提出希望把这幢大楼作为历任内阁首相的固定办公地点,他这个请求得到了乔治二世的同意,从而唐宁街10号也就开始成为了英国首相的固定办公所在点。
乔治.丘吉尔的办公室不在唐宁街10号,而是在对面不远处。
这个地方是乔治.丘吉尔特意挑选的,一来是为了离唐宁街10号更近些,二来他站在三楼的办公室直接推开窗就能看见近在咫尺的那幢楼,以此鞭策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以首相的身份进入这幢大楼。
步入办公室,乔治.丘吉尔就闻到了阵阵茶香,在大明这么多年,他早就习惯了大明的喝茶方式,反而对欧洲的红茶、可可、咖啡这种饮品不屑一顾。而且他喝的茶和其他人不同,他尤其爱喝西湖的龙井,而且必须是极品的那种。
在大明,要搞到极品西湖龙井就很不容易,这不仅是因为钱的原因,而是每年的产出数量不大。至于在欧洲就更不用想了,大明对外贸易,包括欧洲人从大明运输的茶叶99%都是红茶,而且是那种不怎么样的红茶,相比能够耐储存的红茶而言,西湖龙井这种绿茶很不容易保存,运输难度极大。
何况,西方人对于品茶的习惯也和大明不同,他们根本不会领会什么叫极品好茶,也只有乔治.丘吉尔这样的另类才懂得这些。
这些西湖龙井是他通过关系从大明特意搞来的,数量不多,也仅供自己享用。而泡茶的茶具也是他从大明带回来的,好的茶需要好的茶具来泡,这是他在大明学到的知识,而现在他的仆人每日掐着时间在他来到办公室的前一刻为他泡好茶,从而能使得他坐下后就能品到一杯令人陶醉的好茶。
坐了下来,乔治.丘吉尔拿起仆人端过来的茶先放在鼻下深深吸了下,然后这才小口抿。当充满香气的茶汤溢满口腔,并顺着口腔流入的时候,乔治.丘吉尔不由得轻声赞同了声,这才是真正贵族的享受啊!相比大明的贵族,欧洲都是乡巴佬,哪怕就是法国人也不例外。
品完了茶,乔治.丘吉尔开始看起了堆积的文件,作为殖民地大臣他每日的公务异常繁忙,随着英国在世界的开拓,英国占据的殖民地也渐渐越多。
看了几份报告,乔治.丘吉尔有些不置可否,随意在上面签了字后把它丢到了一旁,可当他接下来在阅读另一份报告的时候,刚看了没几眼乔治.丘吉尔顿时坐直了身子,目光紧紧盯着上面的文字,眉头紧皱。
他放下这份报告,拿起桌上的铃铛摇了摇,很快秘书敲门而进。
“这份报告是什么时候送来的?”乔治.丘吉尔一手拿起这份报告对秘书问。
秘书走近看了眼回答道:“这是今天早上刚送来的,尊敬的勋爵阁下。”
“陛下和首相那边呢?”
“这个不清楚,阁下,请给我点时间,我去询问一下。”秘书如此回答道。
“不用了!”乔治.丘吉尔脸色有些不悦,起身道:“我直接去询问首相吧。”
说完,乔治.丘吉尔带着这份报告就大步离开了办公室,下了楼径直朝着不远处的唐宁街10号而去。
作为内阁成员之一,乔治.丘吉尔当然有直接拜访首相的权利,很快他就到了首相的办公室,坐在办公室后的罗伯特.沃波尔起身迎接,同时笑问他这时候怎么突然过来找自己。
“阁下,殖民地部刚接到的报告,阁下是否清楚此事?”乔治.丘吉尔没有多废话,直接把那份报告递了过去。
罗伯特.沃波尔有些莫名地接过这份报告,然后坐下打开看了起来。
和之前的乔治.丘吉尔一样,罗伯特.沃波尔仅仅看了几眼后眉头就紧皱了起来,然后他继续往下看,等全部看完后他脸色有些阴沉,喊来了首相府的工作人员询问这份报告是怎么回事。
当得知这份报告因为是关于殖民地的信息,所以当初负责分类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太过在意,而是作为普通报告处理了。更重要的是在报告传递过程中还耽搁了好几天时间,也未正式抄送首相,从而就和其他普通文件一起直接送到了乔治.丘吉尔的办公室那边。
听完这个解释,罗伯特.沃波尔脸色极为难看,反而是乔治.丘吉尔显得平常些。
“阁下,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建立马上确定这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并且尽快做出判断和决策。我们已经耽搁了些时日了,阁下,您说呢?”
罗伯特.沃波尔默默点了点头:“您是对的,勋爵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