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封侯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封侯討論-第四百三十六章 接手熱推

封侯
小說推薦封侯封侯
赵小乙一闪身进了大洞,甩亮火折子,一个满地狼藉的大空洞出现在他们面前,至少有七八丈长,里面有人生活过,破烂被褥,破烂碗盆丢满一地,还有几个取暖的炉子。
他用长矛四处戳了数十下,一大群老鼠从黑暗中惊恐涌出,吱吱乱叫,俨如一道黑影窜过赵小乙脚边,向洞外拼命逃去,着实吓了赵小乙一跳。
他又检查了一遍,回头道:“没问题了,大家都进来!”
斥候们纷纷进了城墙内,他们如法炮制,很快将里面的墙砖也拆除了,露出一个一丈宽的大洞,外面是一个废弃的庙宇,不知是土地庙还是城隍庙。
斥候们搭上木板,招了招手,牛皋大喜,低声喝道:“第一营上!”
一名指挥使率领一千士兵疾速奔跑,冲过了护城河,从城洞向城门内奔去……
紧接着第二营、第三营、第四营……短短两刻钟时间,五千宋军士兵全军进了城,瞬间夺取了只有三百人看守的南城门,南城门外,杨再兴率领两千骑兵已等待多时,当城门开启,吊桥放下,两千骑兵同时发动,向县城内风驰电掣般杀去……..
城内的两千西夏士兵最终还是被迫投降了,他们被宋军堵在城头上,虽然他们也有弓箭,但他们的弓箭远远不能和宋军的神臂弩相比,被宋军的两千神臂士兵远距离射杀了数百人后,士兵们彻底崩溃,纷纷放下兵器投降了。
主将夏金在第一轮突围战中就阵亡了,他身先士卒,却被威力强大的神臂弩射中了二十几箭,当即毙命。
一队队脱去盔甲、穿着白衣的西夏士兵被押解下城,数千士兵分别控制了全城,尤其第一个冲进城的牛皋,率领两千士兵迅速控制了仓库。
狄道县的仓库是陈庆最看重的,狄道县有两处仓库,一处是县仓库,一处是安抚经略府仓库,从各种记录上得知,安抚经略府仓库已经有七八年时间没有向外运送过物资,武宏伟当知县时,仅仅县仓库内就存放了八万石粮食,更不用说经略府仓库了。
陈庆现在粮食吃紧,他攻打临洮府的很重要一个原因是就是夺取粮食物资。
杨再兴还在清剿城头上的士兵,陈庆带着百余亲兵来到了经略府仓库,牛皋带上来一名中年男子,“此人便是仓库管事!”
管事跪下磕头,“小人参见节度使!”
“你是汉人?”
“小人是汉人,一直就是仓库管事,卑职还有个顶头上司,是西夏官员,他现在应该在家里。”
“经略府仓库内有多少粮食?”陈庆急问道。
“大概有二十万石粮食。”
陈庆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再一次确认道:“确定有这么多?”
“卑职不敢说谎,确实有这么多,我们洮河谷地本来就是产粮之地,西夏人税赋颇重,每亩地收三成的军费及赋税,两年下来就积累了这么多,听说他们准备年前运到兰州去。”
陈庆一颗心落地,只要有二十万石粮食,他就从容多了。
“县仓库那边有多少粮食?”
“县仓库大概有五六万石粮食,具体有多少,小人不清楚,那边不是我们负责。”
这时,杨再兴跑来过来,向陈庆抱拳道:“战俘已经全部押解去了军营,但有一个重要情况,卑职要及时禀报!”
“什么重要情况?”
“我们原以为城内有三千敌军,但现在发现人数不多,询问后才知道,昨天有一千军队被调去当川县。”
临洮府一共就两个县,一个狄道县,一个就是当川县,当川县位于山区,重要性远远不如狄道县。
但陈庆有些奇怪,前天狄道县守军应该已经发现自己了,在这个紧要关头,一般都是把各地军队集中到狄道县,怎么现在反其道行之,反而向外疏散军队。
“为什么把一千士兵疏散出去,原因知道吗?”陈庆问道
杨再兴摇摇头,“卑职没有问到原因!”
这时,旁边管事小声道:“节度使,可能小人知道原因!”
陈庆转身望着他问道:“你说,什么原因?”
闷骚王妃:拐个王爷种宝宝 小说
“启禀节度使,当川县那边有一座很大的银矿,去年西夏军队从北边一座铁矿押解来一批矿奴,大概有八千人,他们就在当川县采掘银矿,这一千士兵带着一千头骆驼去了,估计是想把冶炼的粗银运回兰州。”
“他们炼出了多少白银?”
“小人….小人不知!”
“你不可能一无所知,快说!”陈庆目光凌厉如刀。
管事心惊胆战,“小人打听过,粗银不低于十万斤。”
十万斤就是一百六十万两白银,矿奴才来一年多,会有这么大的产量吗?
“你没有说实话!”陈庆刀子一样的目光戳进管事心中。
管事吓得跪下,“这是我所知的,绝没有欺骗节度使,但有没有十万斤或者更多,我不也知道,我从未见过白银实物。”
“你去年当川县?”陈庆目光稍微缓和一点。
“年初押运粮食去过一次。”
“你觉得八千矿奴一年多就能产十万斤粗银?可能吗?”
“这是银矿管事喝酒时亲口告诉小人,他告诉我,库房内有八万斤粗银,到年底会有十万斤。”
“从这里到当川县有多远?”陈庆又平静地问道。
“八十里左右,都是山路!”
“可以走骑兵吗?”
“当然可以,只是没有河谷官道那边平坦。”
陈庆现在暗暗估算,昨天出发,八十里路程,骆驼队应该还没有到当川县。
陈庆当即对杨再兴道:“你率五千骑兵立刻赶往当川县,务必拦截住这支骆驼队!”
“卑职遵令!”
杨再兴转身匆匆去了。
陈庆随即又对牛皋道:“仓库这边你交给呼延云来接手,你就别管了,立刻把城墙空洞补起来,组织士兵防御,今天我们伏击的骑兵只有先锋军队,后面应该还有主力军,切不可大意!”
“卑职马上安排!”
牛皋带着管事找呼延云去了。
陈庆大概已经明白了,十万斤粗银或许不会有假,这里应该还有以前的库存,但问题是,自己怎么从来不知道还有一个归川银矿存在?
不仅自己,秦州和巩州的官员们都不知道,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
陈庆来到了仓库西面的熙河路经略府衙,只不过现在被西夏人改名为河湟军司府衙,西夏有十二个军司,他们准备在河湟设立第十三座军司。
当然西夏人的野心还远远没有完成,他们距离吞并整个熙河路地区还有很大的障碍,他们需要金国的正式同意,还要从宋军手中夺取秦州和巩州,还要处理好吐蕃人和羌人的复杂关系。
这些巨大的障碍他们自己也清楚,所以军司府目前还设在兰州。
府衙占地面积很大,也是城内核心重地,目前已经被宋军占领,数百名士兵正在忙碌的清理官衙,将住在官衙内西夏官员统统赶出来,还有数十名西夏女子,她们都战战兢兢地蹲在一旁,被宋军士兵看守。
府衙也是存放物资的重地,后院有一座冰窖,里面存放着大量肉食和酒。
另外还有一座钱库,是由西夏官员掌管,但人却找不到了,士兵直接砸了大锁,开始清点里面的财物。
陈庆见府衙内士兵进进出出,颇为忙碌,便没有去打扰,转道前往军营休息,现在已经是三更时分,他连续三个晚上都没有睡觉,着实有点困倦不堪了。
一行人刚到军营门口,只见刘璀带着一名官员匆匆走出来。
“刘将军,怎么还没有休息?”
这次陈庆带来三名统领,杨再兴、刘璀和牛皋,三人各统领五千军队,杨再兴带领五千骑兵赶往当川县去了,然后由牛皋的五千步兵今晚当值,刘璀的五千骑兵休息,明天白天替换牛皋的步兵。
“卑职发现了本县县尉,是一名汉人,他比较了解城内西夏人的情况,卑职把他交给牛将军,然后就回来休息。”
陈庆见此人也就三十岁的样子,长得文质彬彬,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本县人?”
主簿躬身道:“小人叫黄耀宗,原本是县衙押司,因为小人会说党项语,也认识他们文字,所以西夏人便任命小人为县尉,协助他们县令管理狄道县。”
陈庆点点头,“你先去见牛将军,明天一早你来见我!”
“小人遵命!”
陈庆又大致问一些简单问题,便让自己亲兵带着黄耀宗去见牛皋,他和刘璀进了军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