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小道不講武德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皓玉真仙討論-第五百四十三章 雷寶出世(下)(5.7K)鑒賞

皓玉真仙
小說推薦皓玉真仙皓玉真仙
(恰口饭,抱歉道友们,过几分钟还是重复内容麻烦打开app长按章节名重新下载,或者把书籍删除书架重新添加即可,不会花二份币)
眼见陈平犹如凡俗武徒斗勇般的一脚逼近,澹台堰没有任何的轻视,眼里的神情反而越发凝重。
体修斗法的招式不多,直接暴力,几拳的力道,足以轰碎一件普通的下品通灵道器。
澹台堰当然不可能拿脆弱的肉身硬接。
袖袍甩动之下,一片亩许大小的淡黄焰池在两侧一下浮出,无数道碗口粗的火蛇在其中狂闪弹射不停。
甚至引的附近虚空飓风冲天而起,爆裂声不绝于耳,仿佛一团正午的骄阳升出,夺目之极。
陈平无动于衷,一条手臂只是略微模糊的握拳一挥。
“嘭”的一声巨响发出后,一股银濛濛气浪一下凭空从其身体中爆发而出。
而那些刚一接近的淡黄色灵焰,瞬间的被一卷吹开,并尽数泯灭。
头顶的飓风也受此气浪一推,略微的抵在了半空中,无法落下。
“他虽然只是半吊子的金丹体修,但普通手段对其压根没用。”
澹台堰见此,脸色一沉,二话不说的心中猛然一催法诀。
接着,也不见他有何太大的举动。
身上的霞光只是猛然狂涨数倍,然后就化作一条阴风火焰包裹的锁链。
锁链绕着陈平滴溜溜的一转,立刻水乳不相容般的一分为二,从两边一卷而过,捆缚住了他的脚踝。
陈平面色一变,只觉得脚底仿佛被强制吊上了两座巨大的冰山,身形一滞,速度再降三分。
然而,他已距离澹台堰不足半丈,奔雷毁天的一拳还是洞穿了此人的身体。
“嘭”
但马上“澹台堰”溃散消失,竟然是一道残影。
“果然只会使用蛮力。”
数里之外,波动一闪,澹台堰品一脸平静的现身。
交手了几招后,他心底的些许惊慌烟消云散。
这小辈和现今绝大部分的体修一样,只是兼修炼体。
无法使用附灵法、化形之术、法相肉身等上古体修赫赫有名的大神通。
而陈平本身的境界不过元丹巅峰。
论法力的质和量,都差了他一大截。
这意味着,至少身形速度上远不及他。
澹台堰镇定了起来,可打可走便是他最大的优势。
而且,只需将此子的精血耗空,就能像面团一样随意揉扁揉圆。
陈平如何不清楚澹台堰拉扯的心思。
双臂朝下一抡,两条阴火锁链当即寸寸断裂,碎作星星点点的火苗。
再意念一起,身下光芒绽放,七彩斑斓的登云马出现在脚下。
晶虫与陈平心意相通,立马催着傀儡一动,抛洒残影,速度一下提升了数成。
“差点忘了,这小辈还是一名傀儡师。”
对面的澹台堰见此一惊,目中精芒一闪。
他当下有些郁闷。
自己的丹域神通,在数月前解决一群三阶妖兽用掉了,否则不必这样的麻烦。
接着,他身上突然白霞四射,骨肉血液“滋滋”沸腾,怀里一物登时悬飞了出来。
正是刚刚那副淡黄火焰缭绕的骷髅骨架。
澹台堰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骨架整体往后一压,旋即和身体完美契合。
“原来是一件堪比通灵道器的奇门之宝。”
陈平冷声一笑,借助登云马傀儡的移动速度欺近了骷髅,伴随银芒的一掌狠狠拍下。
“轰!”
那骷髅像是秋风扫落叶般的倒飞出去,足足十几里后才止住了劲道。
神识在骷髅上一扫,陈平的眼角突兀一跳。
这头身板瘦弱,看似不堪一击的骨架竟然未有丝毫的损伤。
也不知是何等材料所制,防御力几乎同中品的通灵道器无异了。
澹台堰藏于其中,等于是裹上了一层厚实的乌龟壳,难以下手。
不过,在他仔细的观察下,陈平抓到了其的一个弱点。
催使这具骨架似乎会消耗不小的法力。
只见骷髅的身体里,布满了百余块上品的火灵石。
就方才的那一击,灵石迅速黯淡了五颗。
这一幕,令陈平闪过了一丝怪异之色。
体修耗精血,澹台堰的这件奇门之物耗灵石。
还真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臭小子的神魂强度和金丹修士相差无几,难怪之前不畏我的神识震慑。”
在陈平动用神识的那一刻,澹台堰瞬间捕捉中了一道超乎他想象的信息。
这名元丹小辈的神识,居然不比他弱了多少。
一时间,澹台堰双眼喷出了一缕贪婪之焰。
神魂功法的加持!
否则单凭天地灵物,绝难将神魂堆到这个程度。
在强烈的欲望下,他果断熄灭了罢战的心思,骷髅骨翅迅猛地一扇,两只漆黑的手臂主动朝陈平抓来。
“哼!”
一见澹台堰打算近身肉搏,陈平嘴角浮起一丝嘲讽,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提前暴露神魂的强度,也在他的算计之中。
除非预感到致命威胁,澹台堰显然不会甘心仗着法力逃跑了。
“轰隆隆”
周遭尽是金铁交戈的巨响,两道人影在空中迅速交换位置,每一击都震的空气动荡不停。
十几息之后,澹台堰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他这具骷髅外型的奇门之物是在一座近古洞府里发现的。
材料特殊,攻、防、遁一体,凭借此物能和金丹中期修士抗衡百招。
为了指挥如意的驱使骷髅,他特意花费五十余载沉浸在奇门一道上。
此奇门骨架什么都好,唯一的缺陷就是太耗法力。
与金丹肉身对轰了十余次,如今,他丹田的灵力耗去了一半,准备的上品火灵石也已不足六成。
知道再拖下去战局难料后,澹台堰双手猛然往骷髅头上一拍。
两根弯角无声的自行脱落,一下化为两口瓷白闪闪的弯刀,被他拿在了手里。
这是他祭炼数百载的本命法宝,一套中品的杀伐通灵道器,也被他融入了骷髅骨架。
澹台堰双刀在手,当即信心十足的狞笑一声,“砰”单足使劲一跺地面,立刻带着一串淡黄残影的冲向陈平。
尚未冲到陈平跟前,手中双刀就先交叉虚空一斩。
顿时,两道黑幽幽的刀芒,呈十字形的交叉斩出。
刀芒方一出现,附近火灵力像受了激发似的一阵翻滚,齐往刀芒上狂涌注入。
下一刻,两道刀芒狂涨数倍,一闪即逝的劈到了陈平面前。
眼皮一跳,陈平掌收变拳,手腕一抖,就毫不畏惧的迎着刀芒轰去。
“噗噗”两声,黑色刀芒就和拳头撞击到了一起。
跟着,那暴戾的刀芒立刻寸寸的溃散不见,仿佛彻底被克制住了一般。
然而,澹台堰却冷笑连连,心中再次大定。
“中品的杀伐通灵道器可以破开我的防御。”
登云马上,陈平一击即退,背在后方的双手刺痛无比。
五指的关节部位血肉模糊,一条深可见骨的血痕狰狞闪现。
虽然在半个呼吸间,就被一层银芒覆盖,并快速愈合如初。
但也足足消耗了他五十滴精血。
“臭小子,交出神魂功法,本座仍可饶你一命。”
澹台堰的桀桀一笑,和骷髅合体的他,嗓音也变得和破锣一般难听刺耳。
“你有本事,擒下陈某搜魂便是。”
说着,陈平意念一闪,登云马四蹄皆出现了七色之光。
追云奔月术一经施展,马上鬼魅般的扑到澹台堰跟前,一只银色手爪冲着骷髅头直插而下。
澹台堰丝毫不急,全身灵压起伏,将一股股的法力灌注到了双刀之上。
顿时,身前的那层刀影又再度暴涨了十余倍,形成了一片密不透风之地。
这时,一个黑乎乎的阴影,在空中浮现。
并被陈平双手撑住,遥遥的往刀影上一扔。
三阶的蛛王傀儡!
此物本就有数十万斤的重量,又被金丹肉身全力抛掷,竟在路过的附近,幻化成一团团恐怖无双的旋涡,一圈圈的迅速扩散。
澹台堰满眼寒意,骷髅臂往空中一举,成千上万道的刀芒瞬间凝聚一团。
而两柄通灵道器也合二为一,变成了一口长约丈许的黑色巨刃。
从刀刃中竟发出了类似雷鸣的轰隆隆巨响。
一条深邃狭细的黑芒,在刃上无声无息的射出。
“轰隆!”
傀儡迎面砸下,越来越近,单单周边的飓风都足以轻松撕裂筑基修士。
骷髅头一转,刀芒疾驰一斩。
蛛王身上顿时爆发出了刺目的光华,整个身躯一阵的剧晃。
“轰!”
从腹部的中间开始,一道光滑如镜的裂缝寸寸浮现。
蛛王傀儡竟然在这一斩之下,被硬生生的斩成了两半。
随后两片尸体稍一错落,就向地面直坠而去。
總裁太可怕
澹台堰丝毫耽搁没有,双手再次聚起巨大黑刃,瞅了一眼陈平,脸上露出渗人的神情。
他双手一挥,同样幽黑妖异的刀芒,随之斩了下去。
来不及心疼四阶毒瘟蛛王骨架的损毁,陈平脚尖一点,银光大放的冲刀芒迎头一撞。
与此同时,一团电闪雷鸣的青色旋涡朝骷髅本体丢了过去。
他牺牲掉一具三阶傀儡,就是为了争取仙雷法的施术时间!
“什么,这小子还能释放雷法攻击!”
由于本命道器被陈平牵扯,心中一怔之下,澹台堰将手中早扣住的一物祭了出去。
上品火灵石不多了,能不动用骷髅本身的防御,就尽量不用。
“呲呲”
那张白色符箓飞射而出,接着喀嚓爆裂,化为一层蓝色光幕将他包裹。
澹台堰这才心中略安的急忙打量起那团青雷的玄异。
结果,他马上感到事情不妙。
因为此术环裹的气息尤为强烈,简直不输金丹修士的底牌神通。
仅凭一道四级符箓恐怕抵挡不下。
果然,电光一闪,青雷旋涡在丈许外破空出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激射到了蓝幕壁上。
在澹台堰惊骇的目光下,雷电银光交织在一起。
但随着旋涡里炸开的雷丝愈发密集,“噗”的一声,光幕竟如同纸屑被洞穿而过。
随之密密麻麻的雷电涌上骷髅全身,并爆裂了开来。
澹台堰硬着头皮开启了骷髅的防御。
在雷电的攻下,无数骨粉四射飞溅。
这具奇门之宝神奇无比,纵使被仙雷法直接命中也安然无恙。
只不过,体内储存的上品火灵石即将消耗殆尽。
终于,澹台堰的眼前重见清明。
而陈平屹立半空,鲜血飘洒,他的双肩腋下各自夹着一柄黑幽幽的大刀。
这套中品通灵道器的威力委实强悍。
他只有选择用笨法子暂时制住。
“回!”
澹台堰急忙一抖袖袍,意召回自己的本命法宝。
但陈平面色一狠,法力灌入肩膀,将双刀硬生生的插入肋骨,死死卡住动弹不得。
猫咪狐狸闯天下
接着,他直接跃下登云马跳到澹台堰的跟前,两只拳头一挥,不慌不忙一拳接一拳的砸下。
根本不给澹台堰重新控制双刀的机会。
陈平的每一拳打在骷髅上,都恰好将澹台堰刚刚注入一半的灵力击开。
并且越击越快,力道越来越大,轰隆隆的声音连绵不绝。
澹台堰恐慌之余,想要施展其他秘术,但同样法力尚提一半就被摧枯拉朽的拍散。
如此一来,澹台堰空有一身莫大的法力和神通,竟被活生生困在骷髅之中而无法施展成功。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骷髅中的能量,一点点的变薄变淡。
两人面对面的距离半尺,陈平银色的眼珠中布满了冰冷。
感应到体内的精血飞速流逝,他亦肉疼万分。
不使出这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一时半会怕是解决不掉澹台堰。
此人实力之强,已逼近了金丹中期的强者。
虽说窦瀚海是冰灵根,未来的成长不可低估。
但就目前而言,澹台堰的神通不是窦瀚海能比较的。
澹台堰面色铁青,再和陈平的银色眼珠对视一眼后,更是激灵的打了一个冷战。
毫无疑问,若是拼到最后,他肯定会落得一个宝物破碎,肉身被砸成酱液的下场。
“陈平,无相阵宗的元婴前辈曾下口谕,禁止金丹相互厮杀致死,你若杀了我,你也难逃追责!”
想到这里,澹台堰心中屈辱的一咬牙,猛地大喝一声。
现在的他后悔万分。
从古州平原一路跟来山涧,他驱赶掉几批尾随陈平的小鱼,大多是九宗的核心人物,他也没敢下杀手。
本就够郁闷的了,万万意料不到,自己眼馋的大鱼,一个翻身后变成了一条嗜血的虎鲨。
神魂功法,天品雷术,金丹肉身集于一身,实力更超了他一头。
早知道这小辈身怀如此强悍的神通,他说什么也不会听信那家伙的蛊惑,利欲熏心的截杀陈平。
“我不是金丹修士,何来互相厮杀一说,而且你死了谁知道是我杀的?”
陈平咧嘴一笑,抱住骷髅用额头狠狠一敲。
“咚!”
在这股巨大的力道下,骷髅浑身的每一处部位颤抖了起来。
最终,一具数寸大的小骨架从澹台堰体内剥离,飘向了远方。
陈平竟是用肉身把能量耗空的骷髅骨架逼出了此人的体外!
而澹台堰也趁此机会,从陈平的肋间将双刀抽走,接着便化为一道惊鸿朝天际射去。
连重宝骷髅架都不敢回头去取!
见他遁术全开的逃窜,早有预料的陈平又踩上了马背,随着气息追逐而去。
此人知晓他的真实身份,所以,无论用什么代价,今日都要把他留下。
澹台堰捏着最后几块上品火灵石,使遁光速度达到了一个巅峰。
二十里,三十里,半息内,两人的距离就拉到了五十里。
澹台堰心底微微一松,按这样下去,应该能安全的逃掉了。
“你死定了!”
澹台堰升起了一个恶狠狠的念头。
这小子身怀天大的秘密,只要如实禀告给冥泉崖的那位前辈,揽月宗都保不住他!
结果,就在此刻,他脑中剧烈的一痛。
一朵五支分岔的珊瑚忽然显现,各种灵光融合交汇,流露的丁点气息,都让周围的一切静止了下来。
“神魂攻击秘术!”
澹台堰瞳孔里震撼万分,却无多少的惊恐。
先前他判断陈平修炼了神魂功法后,就暗暗的防备着这一手。
神识一动,他识海空间内,也出现了一只半尺大小的椭圆形东西。
乌黑发亮,黑色刺芒流转闪动,仿佛在孕育着什么。
“爆!”
澹台堰牙尖一咬,那黯淡无光的东西便炸了开来。
旋即这片识海区域一下变得阴森恐怖,到处都是黑幽幽的鬼气四溢飞舞,并隐有无数冰寒阴气徐徐盘旋。
一道道好似青烟的人影陡然漂浮而起,有鼻有眼,男女老少足足十数万人!
“魂来!”
澹台堰低喝一声,那些人影就如飞蛾扑火般的朝神魂汇聚,最后在他表面形成了一件乌气盔甲。
与此同时,珊瑚法相煌煌压下,竟一时无法突破鬼甲的防御,呈现出了僵持之局。
“神魂防御秘宝?”
陈平眉头紧皱,脸色稍稍难看了一丝。
“臭小子,你等着吧!”
澹台堰恨恨的回眸冷笑,身法却丝毫不停。
刚刚那物,名唤阴魂珠,乃是一件魔道宝物。
炼制极其不易,需吸取数十万人族的生魂。
纵然他沾染鲜血无数,也只打造了一枚罢了。
捏爆之下,生魂游走,既能攻击修士的心神,也可以当一件神魂防御法宝使用。
可这时,一阵比先前犹大了几分的嗡鸣声,在识海再次响起。
澹台堰不禁诧异的望去,脸色顿时煞白无比,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居然是一座和先前一模一样的珊瑚法相!
很快,两座法相重叠一处,光华大作下,生魂宝甲再也承受不住,“嘭”尽皆破裂。
“啊!”
鬼甲碎开的同一刻,撕裂般的剧痛一下传入神魂深处,澹台堰不由自主的惨叫出口。
陈平清楚珊瑚法相还杀不了他,忍着神魂的伤势,一拍登云马,魔臂直勾勾的射出。
“噗嗤!”
一下穿透了澹台堰的肉躯,将心脏掏了出来,然后轻轻一捏,化为了漫天血雾。
“一起死!”
澹台堰双目通红,神念控制着金丹,登时,从其丹田处传来毁灭般的波动。
然而,在一只小凤凰的啼叫声中,他的脸上渐渐露出迷茫之色。
不过,凤啼清鸣术对金丹修士的影响微乎其微。
眨眼之间,澹台堰恢复清醒,而陈平的本尊后发赶至,一拳把他打的血肉横飞,仅剩下一个头颅。
此肉躯的生机立刻断绝。
一枚携带大量恐怖之气的金丸悬立于空,刚刚一动,就被一个古朴的玉瓶吸入了进去。
不过,那头颅上白霞闪动,一个面容酷似澹台堰的魂魄惊慌离体,往下方飘去。
金丹修士的身体状况异于常人,可以魂飞外界。
但魂魄离体过久,如果不选择夺舍,很快也会溃灭无形。
陈平面色冷酷的一笑,随手弹了一朵冰灵晶焰,追上了那道魂魄。
虽然夺舍要渡无边心雷劫,以澹台堰的神通是绝难成功的。
不过,陈平做事一向滴水不漏,当然不会给仇家任何的活路。
何况他欲生擒澹台堰之魂,看看能否进行搜魂,把利益最大化。
“陈平!”
“你的行踪是敖无涯泄露给的本座,他与谷陆蒲也是一伙的,哈哈哈!”
一道疯狂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皓玉真仙 起點-第四百九十六章 穩賺不賠分享

皓玉真仙
小說推薦皓玉真仙皓玉真仙
这种诡异至极的修炼方式,陈平闻所未闻。
同时,他心里不禁生出了莫大的反感。
炉鼎?
陈平顿感恶寒,不耐的摆摆手,断然的道:“风道友不必再说,本座是不可能答应的。”
“陈老哥先别急拒绝。”
风天语袖袍一挥,一排包裹在灵光中的物品悬浮出现。
两个丹瓶以及一些气息浓厚的宝物。
“二道纹三古真精丸,极品火灵石,还有一座四级的随身阵法。”
风天语简单介绍了一遍,笑眯眯的道:“小弟知道陈老哥也许都看不上眼,但风某答应,下回的交换会用更好的东西。”
“一堆破铜烂铁,何必拿出来丢人现眼。”
斜视的瞥了瞥,陈平脸上浮出一丝讥笑。
武 靈 天下
可他内心却十分意动,恨不得立刻点头答应了。
三古真精丸,金丹初期的修炼丹药。
他身上虽也有此丹,但品质只是一道纹,远比不上眼前的这两瓶。
两块极品火灵石的诱惑力更是巨大。
单单一个快速恢复法力的作用,都足以称得上一件不俗的保命之物啊!
至于那座四级随身阵法,陈平也很眼馋。
但因为伪装的身份所限,使得他需时刻保持着大能的矜持和不屑。
“陈老哥不若提提条件,如果小弟能拿的出来,肯定不会吝啬。”
风天语抱抱拳,朗声道。
他两世证得元婴大圆满的境界,自然对陈平的态度颇为理解。
用破铜烂铁形容这些交换之物,一点都不过分。
“雷属性的灵宝,等阶至少是中品。”
陈平也不客气,淡淡的道。
后续的仙雷法,他已经取了出来。
目前就缺炼化一件下品雷灵宝。
“中品雷灵宝?”
风天语不假思索的苦笑道:“小弟身上倒真没有。”
火属性修士收集雷宝,陈平的目的,他未多加细问。
借宝施法,在高阶修士的阅历里,是常见之事。
“贵宗好歹是梵沧海域的巨擘势力之一,宝库中应该不缺此等级别的法宝吧。”
顿了顿,陈平转言又道:
“风道友第二世也在无相阵宗修炼,取一件灵宝想来是轻而易举。”
说罢,陈平目光一凝,观察着风天语的反应。
这番质问,更多的是带着他的试探。
此人对第一世未多谈及,只暴露了苦灵根三法之中的望气瞳术。
而据他自己所述,两千多年前,他在无相阵宗开启了第二世的修炼。
当今阵宗的首修胥真君,还是他的师弟。
陈平试探的关键,就是这里了。
第三世的风天语,对一个元婴势力的影响究竟有多深。
因为他觉得非常奇怪。
风天语既然需要金丹之气,元婴之气修炼术法,最好最便捷的办法,该当是请宗门的元婴修士出手,把他抓回无相阵宗。
而非不惜泄露秘密的和他协商。
“以风某当前的金丹修为,没有权利动用宝库中的灵宝。”
风天语的话音里闪过一丝波动。
“本座因强行渡劫致使宝物皆毁,但你是自主转世,两世的大能积累总不会为别人做了嫁衣吧?”
陈平不依不饶的追问道,显尽了“半步化神”的强势。
“不瞒陈老哥,知晓我转世身份的,之前只有一人,本宗当代的首修,胥师……胥师叔。”
风天语目光一闪,平静的道:“我前世留下的宝物暂时都在他那里保管。”
“原来是因为胥真君。”
陈平不动声色的抿抿嘴,霎时明白了症结所在。
风天语第二世的师弟,胥真君。
修炼界一向现实无比。
拳头不够硬,哪怕上辈子是真仙也毫无作用。
由此,他得出了一个推测。
风天语和胥真君之间,恐怕发生了一些出乎意料的冲突。
……
低头沉吟着,陈平寻思如何从风天语身上获取最大化的利益。
他目前急需的,无疑还有一门天品的火属性功法以及一份破元婴境的修炼心得。
无相阵宗乃是梵沧海域的顶级人族势力,必然不缺天品功法和心得。
可陈平万万不能开这个口。
一名曾经的半步化神大能,没有收藏天品的主修功法,甚至连渡劫经验都要别人传授,说出去岂不是立马露馅。
另外,风天语口中的指骨也让他极其眼热。
但此物是两人和平相谈的“前提”保障,风天语绝不可能交换给他的。
“据陈某了解,贵宗有一位元婴真君发话,禁止群岛修炼界的金丹修士互相厮杀。”
陈平眼睛一动,缓缓的道:“是否和你提及的大劫有关?”
虽然殷仙仪跟他兜过底,但无相阵宗真传的回答显然更具说服力。
这也是他的条件之一。
“梵沧海域诞生了一尊六阶妖皇。”
风天语脸色郑重的道:“陈老哥可知那妖皇的本体是什么?”
“冥魂天雀。”
下一刻,风天语自问自答。
“冥魂族的妖兽?”
陈平眼睛一缩,心底波澜狂涌。
冥魂一族的恐怖犹在碧水一族之上。
天雀更是真妖血脉,神通强悍无匹,通常可敌两位人族同阶。
“冥魂天雀以各族高阶生灵的魂魄为食,从而快速地壮大自身,所以,梵沧海域注定要掀起一场万载不遇的腥风血雨。”
“本宗有一位元婴师叔未雨绸缪,意图保留阵宗的传承,在事不可为之际,打算率领一批弟子入主元燕。”
风天语面带忧色的说着,突然话锋一转的道:“不过,小弟所说的百年劫难,和妖族并无太大的关系,指的却是裂谷深渊。”
“本座愿洗耳恭听。”
心中一动,陈平求教道。
二百多载前,裂谷深渊不明不白的从深海出现。
他一度认为是天地异象,但如今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深渊是阴灵族的巢穴,却莫名在群岛爆发,这不知是哪位同道的惊天布局,宗门查了百多年也没有结果。”
风天语摇了摇头,道:“那粒维护我人族的九道纹辟谷丹前辈失踪了上万年,有些势力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梵沧海域广阔无际,难道没有人族的化神大能?”
陈平眉头一皱,眼神怀疑的道。
“陈老哥夺灵前,不是梵沧海域的修士吗?”
风天语奇怪的扫了他一下,笑着道:“小弟一直以为,我俩之前兴许认识。”
“本座并不是梵沧海域附近的修士。”
陈平面无异色的道。
天演大陆与皓玉海可能相隔数个大修炼界。
这当中的秘辛,牵涉了金珠,必须由他自己去查。
见陈平三缄其口,风天语也不相逼了,感叹道:“梵沧海域历史上,人族的最后一位化神修士,出现在一万三千五百年前。”
“如果那位前辈未突破到更高境界的话,已坐化不知多少岁月了。”
“毕竟化神境,也只有八千载左右的寿元。”
听罢,陈平呼吸一滞,面色稍稍难看了起来。
他以前的想法太乐观了。
心相依則無所懼
拿眼下来说,整个梵沧海域中的元婴大圆满都有十几名。
一万多年间的新老元婴修士,岂不是至少数百、上千位?
但就是这样庞大的基数,都未能产生一名化神。
那一步的艰难可见一斑。
千年心魔幻境里的化神之身,愈发显得可笑。
“风道友身怀苦灵根,希望不小。”
陈平抱拳一礼,真挚的道:“届时,道友莫忘了提携一下陈某。”
“陈老哥若愿助我修炼,一切好说。”
手里的竹竿剧烈跳动了一下,风天语一甩胳膊,扯上了一头二阶的胖头妖鱼。
此鱼在浅海里称王称霸。
但一落入金丹修士的手里,则和豆腐无甚区别。
用灵力束缚住胖头鱼,风天语慢悠悠的撒上盐醋烹饪了一番,一脸笑意的道:“小弟至少需三千丝的金丹之气。”
“什么!”
陈平眼珠一瞪,脸色黑了下来。
金丹之气是丹田金丹自主产生的特殊“灵气”。
此气妙用非凡。
可温养法宝,可增加术法的伤害。
凝聚一丝通常都要半月的时间。
三千丝,岂不是四、五十载的岁月?
这还不算他的日常消耗。
风天语这是把他当成特殊的炉鼎了啊。
“陈老哥息怒。”
尴尬的挠挠鼻尖,风天语用商量的口吻道:“我俩可以打个商量,五十载为周期,每次取六百丝。”
神色挣扎的考虑良久,在风天语又送上一块古朴的令牌之后,陈平认命似的答应了下来。
这笔交易,其实对他而言稳赚不赔。
晋级金丹的初始,体内就有了一千丝的丹气。
隔五十载,取六百丝,不算伤筋动骨的交换。
“风道友日后破入元婴,可要为陈某铺铺路。”
陈平仍心有不甘,又酸又慕的道。
“当然,小弟第三世遇到的夺舍修士就你一个,有能力的情况下,必助道友一臂之力,况且你的元婴之气才是重中之重。”
一时间,风天语喜笑颜开,道:“不过,道友的跟脚不比风某薄弱,先我一步进入元婴也不是痴人说梦。”
“本座前世只是一名小假丹啊!”
陈平心里哀嚎着,狠狠翻了一个白眼。
“麻烦陈老哥把丹气灌入封经瓶。”
双手递上一个小瓶,风天语兴奋的道。
“苦灵根的第三世之法是什么?”
接过封经瓶,陈平没有依他所言,冷冷的道:“你当着我的面修炼一下。”
这不是他多疑。
虽然金丹之气和精血、魂魄不同,从未听说过能以丹气为媒介,施展魔道秘术。
但修炼界不可思议的事多了去,连三生三世苦灵根都见识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该是如此。”
风天语神情坦荡的点点头,两手合拢微微一颤,身前浮起了八团迥异的灵力。
是金、木、水、火、土五行灵力,加上风、雷、冰三种变异灵力!
一人集八大属性灵气于一体?
陈平彻底傻眼,背在身后的手掌颤抖不停。
“陈老哥先渡我一丝金丹之气。”
对他的反应视若无睹,风天语客气的道。
……
一个时辰后。
那一丝金丹之气被风天语炼化。
而八团灵球的气息果然强了微乎其微的一点。
“你这真是和妖兽一样了。”
憋了半天,陈平声音沙哑的道。
苦灵根的三法,不就相当于妖族的天赋神通吗?
那么其他的特殊灵根会不会也有差不多的玄异之处?
顿时,陈平对自己的肉身资质平添了一股巨大的抱怨。
……
两人达成共识后,飞速的进行了交易。
风天语得到了满瓶的金丹之气。
而陈平则把修炼丹药、极品火灵石、随身阵法毫不客气的收了。
两人继续聊了半个时辰,分掉了那头烤的金黄喷香的胖头鱼。
“陈老哥一定保重,小弟还指望着你的元婴之气助我修行。”
风天语说完,先一步告辞离去。
观他的飞行路线,并非浮幽城的方向。
先前风天语隐匿形迹去红颜宫,其实不是刻意的等陈平。
而是为了寻找师妹左沧杏。
宫主虞琐心却告知他,左沧杏早在数年前,就离开了红颜宫。
两师兄妹平日的关系极好,风天语又深知左沧杏是贪玩的性子。
于是,他打算去天兽岛碰碰运气。
……
陈平一人悬浮在海面上,面含淡淡的笑意。
待那束紫刃消失在神识的勘察范围内后,他的脸色才猛然一变。
人家是一名活了三世的老怪物,而他只是水分十足的假大能。
每句话、每个动作都不能出现破绽,高强度的集中精神,使得他心力憔悴。
“好在本座也不亏。”
陈平嘀咕着,掂量了一下手里的木牌。
这块不起眼之物,是他痛快交易的根本原因。
鬧婚之寵妻如命
风天语今世祖父的信物!
那位元婴初期的修士,乃是无相阵宗的老祖之一。
风天语用秘术把他的精血融入了令牌之内。
现在,他可以随时激活此物。
而这块令牌倒无什么防御、攻击之效。
激发后,会释放一丝元婴的气息。
并高悬“无相阵宗”四个十丈高的大字。
行走樊沧海域的阵宗真传,一般都揣着类似此种的保命手段。
危急时刻,以背景震慑宵小。
陈平等于是多了一道铁打的护身符。
顾思弦给他带来的震慑感,顷刻间消散大半。
那位风姓的元婴大能可是活生生的大人物。
随时能进出元燕群岛。
这样一来,揽月宗,甚至剑鼎宗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嘿嘿,借势也是一种本事。”
陈平的郁闷一散而空。
至于和风天语后续的交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此人目前有求于他,该不会轻易的翻脸。
变数的节点,大概在元婴后期。
风天语虽不是蠢人,但三世修行,几千载的历练,可表现出的青涩和心机都远不符合老怪物的称号。
这一切的根源,在于他尚未解开母胎之谜。
一旦待其晋升元婴后期,获取了前两世的所有记忆,秉性必然大变。
两人各取所需的友好状态,说不定是且行且珍惜了。
……
海昌坊,顶层大厅。
翁牧、祁薇、汪翼、汪慎垂头束手,保持一个姿势的静候着。
众人心里多少有点想法。
老祖在谈涨工钱的时候,突然消失了大半天。
总不会是不舍得吧?
以金丹之尊,应该做不出这样丢脸的事。
但这位陈老祖一向不按常理出牌,话又不能说死。
终于,陈平闪身回来,当场宣布几人的工钱翻倍增长。
翁牧是无所谓,但罗华宗三名筑基的期待一下被击的粉碎。
他们原本是每月领五十灵石。
翻倍也才一百灵石罢了。
……
接下来的数天,陈平拜访了浮幽城的众多势力。
每一家都自觉地送上了贺礼。
这不禁让陈平动起了主意。
不如将金丹大典再拖延个几十年。
隔的时间久了,众修又得再孝敬一次。
暗暗自得的哼着小曲,陈平大步迈进了卿客居。
……
面对陈平如今的金丹修为,丹圣郁阳昌的脸色阴晴了数遍。
忌妒、羡慕等诸多情绪轮流露出,真是让陈平惊叹不已。
最后郁阳昌苦笑了一下,还是上前给陈平见了一个礼,并有些不太甘心的叫了声“前辈。”
“郁丹圣免礼。”
陈平淡淡的应承了一声。
按照惯例,丹圣和金丹初期的地位虽相差无几,但那是指普通的金丹。
楚清凌、千眼古蟾连败他手,远超同阶的实力,让郁阳昌放低了姿态。
这次,陈平暂未打草惊蛇,直接邀请他加入陈家。
两人单纯的叙了叙旧。
待陈平表露要购买几瓶四品的修炼丹药后,郁阳昌直接摇头。
他告知陈平,四品丹药一般是金丹修士自己提供材料,来找他开炉炼丹。
他通常只收取一些炼丹的费用,并不会留存丹药。
陈平失望之余,把身上所剩的归血丹拿出,与郁阳昌换了一批新的恢复精血的丹药。
……
陈平待在海昌坊的密室,将精血补充到巅峰,已是半月之后。
羊子宇那边也有了结果。
御兽宗婉拒了陈平的招揽。
并给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
早在大半年前,金丹散修谷陆蒲就成为了御兽宗的新靠山……
“老老实实的做个散修不好吗?”
陈平眼睛一缩,迸射出一丝冷意。
御兽宗是他计划里的重要一步。
看来,去天兽岛期间,要会一会谷陆蒲了。
和翁牧私下交代了一番后,陈平离开了海昌坊。
接下来,他打算前往秘境分一杯羹。
……
揽月阁内。
新任阁主常溪远点头哈腰的招待着陈平。
沈绾绾则已乘坐灵舰返回了宗门。
“本座要购买一个人的情报。”
抿了抿茶水,陈平开门见山的道。
“陈真人尽管开口,揽月阁收集天下情报,凡是有些名气的修士,统统都能查到跟脚。”
常溪远飞快地祭出玉盘,信心十足的道。
“是吗?”
陈平诡异一笑,淡淡的说了一个人名。
“顾老祖!”
常溪远身子一震,仿佛是只被踩到了尾巴的老鼠,面色剧变。
……
一炷香时间后,一束青色的遁光飞出了浮幽道场。
凡人区域,淮素平原。
一座金碧辉煌的庭院中,一大家子正围着火炉烧炭取暖。
旁边服侍的仆从足足有七、八位之多。
主人家是一对中年夫妇。
他们各自教着一名孩子练字写文。
不一会,就到了黄昏吃晚饭之际。
下人鱼贯而入,连续上了十几样荤素搭配的菜式。
“小日子过的不错。”
庭院的百丈高空中,随着一人的声音落下,他的身形也模糊了起来。
再等遁光下次升起,已是在浮幽城渡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