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微葉梧桐

精华都市异能 四重分裂 ptt-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心照不宣(三十章加更已結清)鑒賞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一阵并不存在的寒风,悄无声息地拂过墨檀的身体。
冷——
是真的冷!
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哇凉哇凉的那种冷!
刚刚似乎伤到了某颗少女心的事立刻被不负责任地抛到了脑后,此时此刻的墨檀虽然还能勉强维持着心态不崩,但精神方面的负荷却已经被拔到了极致。
有一说一,就算是之前跟特蕾莎那场几乎让观看者们窒息,以至于在第二场种子战开始近半小时后都没人缓过来的比赛,对墨檀造成的压力都远远不及现在这一幕。
在他的面前,是那个已经跟自己勾心斗角了不知道多少年,入坑【无罪之界】后更是互相缔结了一场不死不休的赌约,无论是心计还是智力都能稳稳列入墨檀认知中第一序列的‘宿敌’,家喻户晓的黑太阳二人组之一,奇迹之城数百年来最年轻的代表团正式成员,三大占星师之一戴安娜·A·阿奇佐尔缇的学徒、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超高龄全系大法师阿娜·塔·拉夏的关门弟子,近几个月来稳居【个人实力排行榜】前二十的怪物——双叶。
而墨檀既是对方那不死不休的宿敌本体,同样也是双叶在刚刚入坑时第一个结交到的玩家好友,是虽然最近始终处于‘同居’状态,却已经半年左右没有正式见过面的极特殊存在。
诚然,此时此刻身为‘黑梵’的墨檀理论上并不需要害怕双叶直接爆杀掉自己,但凭他现在的心理素质,依然产生了一种非常强烈的紧张感,胃疼的要死,心慌得一扌。
不仅如此,如果说只面对一个双叶的话墨檀姑且还顶得住,那么当语宸那柔和悦耳的嗓音在自己身后响起时,他俨然已经产生了一种自己半截身子入土了的错觉,事实上,那份正在不断冲刷着墨檀,并不存在于现实中的寒意根本就是从后面刮来的。
墨檀不是一个傻子,无论是何种人格下的他,无论是心理素质极差、心理素质极强亦或是压根就没长心的他,在智商和情商方面也对算是比较高的,尤其是处于‘绝对中立’人格下的时候,他那被自己从小锤炼到大的气氛阅读、情绪观察、心态分析能力在人际交往中简直堪比雷达!
换句话说,他并不符合很多艺术作品或艺术糟粕中‘迟钝温柔木头男主’的形象,哪怕温柔这一点因为特蕾莎的坚持有待商榷,但他至少也不会是一个迟钝的人,更跟木头八竿子打不到一边去。
我不想长生不死啊
那么,这份不迟钝、不木头具体是体现在哪里呢?要怎么证明呢?
很简单,那就是与那位【魔女】不同,同样喜欢着某个人的墨檀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在单相思,说明白点,就是他心里其实非常清楚,语宸对自己是有好感的,而且还是那种只要自己有心,并不用费多大力气就能让她正式成为自己女朋友的好感,说句臭不要脸的,这份感情其实是‘双向奔赴’。
但问题在于墨檀不能奔这个赴,而语宸早已能做到了自己能做的最好,她甚至在两人于现实中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约会’中进行过再明显不过的暗示,隐晦地踢出了一记直球,但墨檀并没有接……或者说,是将其扑了出去。
总而言之,至少在语宸尚未彻底对自己死心的当下,两人还默契地维持着某种‘心照不宣’,双方都知道彼此是心中特殊的存在,但墨檀却始终不肯迈出第一步,而已经迈出第一步的语宸也没办法再去做什么。
这是一个微妙的平衡,而在这份平衡中的一切酸甜苦辣都会被无限放大。
往积极正面了说,两人之间的很多互动,都会让他们浅浅地沉浸其中。
但在很多时候,正是因为这份两人都心知肚明的喜欢,他们也都会有一点点‘越界’的举动,就比如说,尽管总是在努力克制着自己,但墨檀依然会不自觉想让语宸多穿点,哪怕现在正值夏日。
不仅如此,他同样也会用‘至少在游戏中是情侣’这个设定给自己借口,在外人面前宣示主权,这种情况下最近一次的受害者就是巴蒂·阿瑟同学,那位无论性格还是人品都不错,唯一一个毛病就是见一个爱一个的狐狸昨天差点儿被他活活吓死。
至于敢直接明目张胆向语宸传直球的李察·莱恩,尽管科尔多瓦揍他那一顿并非墨檀本人的授意,但如果没这一顿胖揍的话,时候得知心上人被如此骚扰的墨檀很可能会选择自己想办法,而且还是特别丧心病狂的那种,那样一来,未来的【铁狮】李察可能就会被早早扼杀在摇篮里,嗯,字面意思上的‘扼杀’,进而导致大联军少了一位单论防御战堪称举世无双的将军,再进而让世界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换而言之,科尔多瓦拯救了世界……
嗯,给科尔多瓦倒杯卡布奇诺。
咳,咱们言归正传。
综上所述,尽管墨檀和语宸二人严格来说并非‘情侣’,但他们之间却存在很多唯有情侣才会有的特质,其中比较明显的就是‘护食’了。
并不是只有墨檀才会威胁巴蒂,之前看比赛的时候,坐在墨檀正后方的菲雅莉有好几次扒着椅背探头与前者说话,都被语宸温柔地‘按’了回去,这其中的意味但凡不是个瞎子都能闹明白是怎么回事。
而两人在‘护食’的同时,也都有着同样的‘自觉’,比如说墨檀之前被特蕾莎告白的前后,就一直在发消息跟语宸说明情况,虽然赶不上现场直播但也差不了多少了,其中,除了隐去了‘特蕾莎变成了光’这种除了晃眼之外并无任何实质内涵的、无足轻重的小事之外,他基本把方便说的全都交代了。
语宸则颇为隐晦地表达了‘不要把话说太重让人家难过’的信息,并且更加隐晦地表达了‘咱俩又不是恋人,就算你不这么自觉地汇报也没关系,反正我不会在意也不会生气’,但却并未在这几句话后面放上那几乎已经成为她标志的颜文字。
这其中的含义,那是真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要么大家随便发散一下思维脑补个两千字咱今天这章就到这儿吧?
咳……行了行了,收起你们那副小气的嘴脸,咱接着讲……
所以说啊,墨檀这会儿是真的慌了,毕竟前脚自己刚从特蕾莎那边回来,后脚就被双叶截在了这个地方,然后又被连颜文字都不发的语宸撞了个正着,这事儿是越品越让人心惊胆战啊。
很显然,他是真的慌了,以至于他甚至忘了这俩姑娘其实是认识的,要知道双叶凭借自己高超的计算机技术强行闯入‘网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啧啧,你这是什么反应嘛。”
双叶甩给了墨檀一个有缘的小眼神,随即便撅着小嘴瞄准墨檀作势欲扑,嘴里还嚷嚷着:“来,快给人家一个爱的抱抱!”
“你不要过来啊!!!”
墨檀一个踉跄差点直接摔地上,然后一边堪称狼狈地挥舞着手中的十字架,一边战战兢兢地转头看向身后似乎有黑雾涌动的、正笑吟吟地对自己这样的语宸,前所未有的想死。
然后——
“噗嗤~”
原本身边盘踞着危险气息的语宸噗嗤一笑,抬手在墨檀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忍俊不禁地说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呀……”
而双叶则是重新挂起了她那最常用的慵懒表情包,皮笑肉不笑地走到两人身边,在墨檀后背上用力拍了一巴掌,促狭地说道:“应该是怕被在光天化日下捉奸的表情吧,啧啧,黑梵你小子不会真以为老娘会把珍藏了一辈子的初吻给你吧?”
“你们……”
墨檀这才反应过来,在长长地松了口气后恍然道:“你们刚刚已经见过了?”
“双叶在你比赛完之后没过多久就找过来了。”
语宸轻轻点了点头,走到双叶身边将手搭在后者的肩膀上,莞尔道:“我们就稍微聊了一会儿。”
“你也是真行啊,比赛刚打完就扔下自家女朋友跟别的男人跑了。”
双叶轻佻地吹了声口哨,随即没好气地回头瞪了语宸一眼:“你不要离我太近,万一胸大会传染怎么办?就我这个头,要是发育成你这个样子恐怕走路都会碍事啊。”
刚想为墨檀解释两句的语宸当场就被击沉了。
而此时此刻已经调整好状态的墨檀则是没好气地斜了双叶一眼,干声道:“你说话能不能悠着点,这么长时间没见了怎么还是那个德行。”
【总而言之,先撇清‘黑梵’跟‘弗兰克·休斯’的关系。】
俨然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的墨檀一边进行着恰到好处地引导,一边十分自然地捋了捋头发,悄无声息地让自己的形象与半精灵‘檀莫’本尊多了几分偏差。
身旁的语宸有些好奇地眨了眨眼,不过却并未说些什么。
“也没有很长时间没见吧。”
今天開始當女子小學生
双叶咂了咂嘴,抱着胳膊挑眉道:“你们之前那几次线上吹牛辶我基本都在啊。”
墨檀微微摇头,倚在花坛上伸了个懒腰:“那是两码事儿,一看你平常就很少出门跟朋友聚,线上跟下线见面可是两码事。”
“呃……”
语宸轻轻拽了拽墨檀的袖口,小声道:“你别忘了咱们现在也是‘线上’啊。”
“说的也是。”
墨檀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颊,随即转头对双叶笑道:“你之前在消息里说自己也来学园都市的时候,我还在想会不会碰到呢。”
双叶慢吞吞地溜达到对面的长椅上坐下,托着腮帮子冷笑道:“一看你就没诚意,真要想见我的话直接约不久好咯。”
“黑梵是不想打扰到双叶你啦。”
语宸柔声为旁边那个从某种角度来说其实每天晚上都跟双叶住在一起的家伙说话,笑道:“听说双叶你是这次奇迹之城代表团里的正式成员,肯定比我们这两个见习忙很多吧。”
双叶对语宸的态度倒是比墨檀好很多,听她说完后懒洋洋地点头道:“那倒也是,虽然带队的那位调律贤者没怎么找我麻烦,但另外一位俗务缠身的花痴傻大姐基本每天都带着我到处乱跑,这段日子下来可没请折腾。”
“花痴傻大姐?”
墨檀一边在心底为无辜的戴安娜打抱不平,一边很是好奇地问道:“是你之前提到过的临时监护人?”
鉴于两人这半年来一直偶有联系,所以虽然很久没有见过面了,但对彼此之间的情报还是大概知道的,事实上,作为双叶在游戏里的第一位好友,‘黑梵’这个人还是很让她信任的。
“没错,我这几个月一直在跟那位大占星师戴安娜·A·阿奇佐尔缇混,她人是真的好,比我那个名正言顺的导师强多了,就是脑筋不太好使,还是个超级花痴。”
双叶唉声叹气地抱怨了一通,很是不爽地说道:“尤其是这段时间,天天被一个无耻渣男迷惑的神魂颠倒,简直不可理喻。”
“啊!”
坐在双叶旁边的语宸缩了缩脖子,有些担心地说道:“如果对方真是坏人的话……那是不是稍微管一下比较好啊……”
“没法管,她是我监护人,我不是她监护人。”
双叶摇了摇头,耸肩道:“而且我也没找到那个无耻渣男确实是无耻渣男的决定性证据,跟戴安娜说什么她都不会往心里去的。”
语宸眨了眨眼,不明觉厉。
墨檀则是用一副看不下去的模样解释道:“简单来说,就是虽然双叶自作主张地把人家定义为渣男,但对方给人的感觉却不是渣男,说白了就是单纯地恶意揣测而已。”
“就你屁多。”
双叶恶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本来就是。”
墨檀轻哼了一声,摊手道:“人家可是大占星师,要是遇人不淑的话她自己会不知道?”
豔骨歡,邪帝硬上弓 葉嫵色
冷少的纯情宝贝
双叶一时语塞,竟是没能第一时间反驳墨檀,只是下意识地怼道:“那……那可不一定!”
墨檀一脸嚣张:“比如说?”
双叶没话说了,结果语宸却忽然小声嘟囔了一句——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