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我就是超級警察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我就是超級警察笔趣-1745、消失的第三者【二合一章】分享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案发客厅内。
顾晨为什么会这样说?因为这跟顾晨之前调查过的案件都有所不同。
按照凌乱的打斗现场来看,凶手与许泽雨和陆熙雯,都进行过激烈的打斗。
有打斗,必定会留下可疑痕迹。
但是顾晨在这里并没有发现。
不仅如此,现场杂乱的情况,让顾晨心生疑惑。
各种血迹分布,都让人感觉头皮发麻。
但是顾晨目前也并不清楚,现场这些血迹,哪些是许泽雨的?哪些又是陆熙雯的?以及哪些是凶手的?
“看来,凶手或许是熟人作案。”王警官走到茶几旁,也是若有所思道:
“首先也不清楚,这凶手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偷窃?可既然如此,那茶几上的钱财和金手表,为什么没有被拿走?”
“或许是慌乱打斗中,没有顾及到这些。”卢薇薇也是若有所思。
顾晨默默点头,也是附和着说:“有这种可能,所以这些东西,也麻烦卢师姐拍照取证一下,把这些东西带回去看看。”
想了想,顾晨又道:“另外,这些血迹,提取一些带回市局技术科,看看有没有凶手的血液样本。”
“明白。”卢薇薇爽快答应,可是看着现场如此多滴洒的血迹,顿时又有些烦恼道:
“可是,这到处都是鲜血,提取样本有些困难。”
“没关系。”顾晨左右看看,也是提醒着说:“我们一起来帮忙,必须要把现场所有区域的血液样本都提取一遍,万一漏掉凶手的血液样本可不好。”
“我同意。”王警官走到二人跟前,也是附和着说:“这个片区的血液样本都不能漏掉,但是也不要死脑筋。”
指了指其中一块区域,王警官说道:“就比如这些血迹,明显就是从一个人身上流下来的,提取其中一份即可。”
扭头看向许泽雨刚才倒地的区域,王警官又道:“还有这边,这边应该都是许泽雨的血液,但是你最好也编号取样。”
“客厅的血液取样完成之后,待会儿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看看有没有其他新发现。”
“那还等什么?不过取证袋有些不够,我去后备箱再拿点过来。”卢薇薇说。
几人在客厅内简单商议之后,卢薇薇直接离开了房间。
而王警官和顾晨,则开始对血液样本进行现场取证。
顾晨先是用特殊纸巾,将地上的血液稀释上来,随后丢进小号透明取证袋中,并且在取证袋上做好编号。
最后再将编号纸片,放在血液区域,进行拍照取证。
这样繁琐的工作,在整个客厅内进行了十几分钟。
卢薇薇也将众多小号取证袋放在一侧,数一数竟然有20份之多。
王警官在将最后一份血液样本提取之后,这才扭了扭胳膊,有些疲惫不堪道:“我这边结束了,你们那边怎样?”
“我这边也结束了。”卢薇薇说。
随后二人将目光看向顾晨。
顾晨将手里的血液样本提取拍摄之后,忽然又道:“好像还漏掉一份。”
“漏掉一份?”王警官左右观察。
发现客厅位置,早已被各种编号小卡片摆满,也实在找不出任何细节。
卢薇薇也赶紧确认着说:“我连洗手池的血液,也利用了鲁米诺试剂找了出来,并提取到一些。”
“总体来说,现场的血液样本,应该是全部提取到位了,也没有哪里漏掉了呀?”
“难道你是说……车库那边?可是车库那边我们还没过去搜查呢。”王警官也是补充着道。
但顾晨却是摇摇脑袋,提醒着说:“你们忘了,陆熙雯当时跟凶手搏斗的时候,穿的那件睡衣?”
“睡衣?”卢薇薇闻言,这才恍然大悟:“对呀,她陆熙雯当时穿着睡衣,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穿着睡衣跟歹徒搏斗,又是穿着睡衣受的伤,那睡衣上的血液,肯定也要提取一下。”
“没错。”王警官也才反应过来,不由啧啧两声道:“刚才陆熙雯出门的时候,换下了睡衣,我都把这事给忘了,应该是放在楼上吧?”
“没错,希望能找到含有凶手的血液样本吧。”顾晨也只能心里祈祷,感觉现场的血液样本当中,总有一份是来自凶手。
于是三人一同来到了陆熙雯的二楼卧室。
此时此刻,卧室内的一个直立衣架上,陆熙雯那件换下的睡衣正被挂在上头。
顾晨打开房间灯光,小心翼翼的将睡衣取下。
此时大家立马围拢过来……
卢薇薇也是不由感慨道:“这凶手下手太狠,你看陆熙雯的睡衣,这些破洞明显就是被刀刺破的,也难怪陆熙雯会流那么多血。”
“好在当时的陆熙雯求生欲很强,直接跟凶手硬杠,愣是吓跑了凶手,连自己受伤都没发觉。”
“那是当然的。”王警官听闻卢薇薇说辞后,也是叹息着说:“人在那个极度恐惧的情况下,早已不知道什么是疼痛。”
“就比如,你跟对方都在拼命,注意力往往都在对方身上,至于打斗过程中,有没有被对方用利器划伤?这个可能在打斗过程中并未察觉。”
“这主要是注意力转移的原因,如果从一开始,你的注意力就在自己的伤口上,那肯定会疼痛难忍。”
“我懂,就跟两名剑客比武一样,总能看见两位剑客在刀光剑影中,各种拼杀绝技,等二人分开之后,背对彼此时,才会有一人在站立几秒之后,这才缓缓倒下,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呵呵。”感觉卢薇薇好像说的有点道理,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的样子。
王警官不由干笑两声,附和道:“差不多一个道理吧。”
瞥了眼顾晨,见顾晨依旧在检查睡衣,王警官问道:“有多少刀伤?”
“不多。”顾晨指了指几处方位,也是提醒着说:“只有几处破洞位置被刀刺穿。”
“那有血迹吗?”卢薇薇问。
顾晨默默点头:“有的,睡衣的洞口位置,都有血迹,很显然这些睡衣上,破洞位置的血迹,都是来自陆熙雯的。”
“那也得找找,有没有其他血迹,其他血迹,或许就是陆熙雯与歹徒在挣扎过程中弄上去的。”王警官也是提醒着说。
卢薇薇则是翻看几下,指着睡衣外头几处血液痕迹道:“这不是吗?这些或许就是凶手的。”
“先不管这些。”顾晨也是有些头大,不由分说道:“把这件睡衣折好,也一起带回去。”
客厅位置,大家已经将现场血液样本收集完毕。
而此时的吴小峰和吉喆,以及在值夜勤的丁亮和黄尊龙也都先后赶到现场。
大家立马将案发地点,用警戒线缠绕起来,随后在门口位置等待几人的出来。
但此刻的顾晨、卢薇薇和王警官,并没有急着走出房间。
而是推开客厅的侧门。
大道争锋 小说
这道侧门,通过楼梯,可以直接走到地下的停车库。
车库有两个车位空间,另外还堆放着一些杂物。
顾晨将灯光打开之后,沿着楼梯缓缓走下。
每一步,顾晨都在观察地上的痕迹。
可以说,车库和客厅一样,台阶上非常干净。
但是走到车辆周围,顾晨却并未发现其他异常。
只是车库的卷闸门半虚掩着,用手轻轻向上一提,卷闸门直接抬起。
“这不是自动的。”卢薇薇走过来说:“这就是普通的卷闸门,我还以为按一下遥控装置,这个卷闸门就自动打开关闭呢。”
“你也得看看这是哪里?”一旁的王警官也是调侃着说:“就这种烂尾别墅区,连物业都没有,你还指望安装遥控卷闸门?普通卷闸门就不错了。”
“住在这里,我看人家许泽雨家的装修也没有很豪华,只是简约的装修。”
極品小民工 小說
“没错。”顾晨走到二人中间,也是淡然说道:“住在这种地方,你还指望能装修成什么样子?”
也就在此时,负责外围警戒,正在将警戒线固定的丁亮、黄尊龙,以及吴小峰和吉喆也都围拢过来。
“怎么样了顾晨?”丁亮问。
刀破蒼穹
“还在找线索。”顾晨也是无奈道。
“这种地方,看着都挺瘆人的。”黄尊龙看看一侧的小水塘,感觉有种诡异的气氛。
吴小峰也是上前一步道:“没错,这种地方,感觉最起码也得建个围墙什么的,但是什么都没有。”
“住在这种地方,安全是没有保障的,外人可以随意进出,还没有安装监控。”
“可能是因为烂尾楼的缘故吧?”吉喆也道。
大家各种说辞,都在议论这片区域,感觉楼盘烂尾也就算了,开发商竟然连最起码的围墙都不砌,这就有点过分了。
顾晨摇摇脑袋,也是无奈说道:“春熙湖畔,其实之前叫过好几个名字,也换过好几个开发商。”
“而且这边的别墅,建设的时间又比较久远,所以烂尾,没人气,也很正常。”
“顾晨,我看这边也没多少人居住,这黑灯瞎火的,还真是头疼。”王警官原本还想找人问问情况。
可现在却发现,许泽雨家的别墅,周围几栋都是毛坯房。
可见这种楼盘,还真是扶不起的阿斗。
换多少个开发商,投入都是无底洞。
好在是周边的楼盘,这些年逐渐给力,才把周围的房价给抬了起来。
估计等附近的中小学建好之后,这边的开发商或许会重新装修之后,再打包出售。
这边,王警官还在跟众人各种议论,但顾晨却又再次折返回车库,并且沿着楼梯,一步一步的走到客厅。
卢薇薇见状,也是跟在身后。
两人回到客厅内,顾晨开始将放在一侧的血液样品拿走,准备带上警车,随后送到市局技术科。
而卢薇薇也开始伸手帮忙。
再次从客厅内走出别墅,丁亮这才问顾晨:“顾晨,那我们……”
“你们留在这里,把周围搜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线索,另外,把这栋别墅封锁起来,不要让任何人进出。”顾晨说。
丁亮默默点头,比了一个“OK”的手势:“这事交给我们。”
这边的案发现场处理完成之后,顾晨带着卢薇薇和王警官,带着各种证物,直接前往市局技术科。
可此时的市局技术科检测室,高川枫正带着两名助理,将各种检测仪器打开,开始预热。
见顾晨已经将血液样本带了过来,这才打着哈欠说:“顾晨,你不厚道啊,这些样本就不能明天一早再检测吗?”
“时间紧任务重,老规矩,鸡腿给你安排。”顾晨知道高川枫这么说的想法是什么?
无非就是鸡腿套餐。
高川枫甩了甩手指,微笑说道:“得双份鸡腿。”
看了看身边两名小助理,高川枫又道:“另外,我这两个小助理也得算上。”
“没问题,赶紧把这些血液样品检测一下。”
顾晨不想跟高川枫在这扯犊子,现在自己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搞清楚凶手的血液样本是哪个?
毕竟,现场凌乱程度,已经远超自己想象。
但是自己却无法还原出之前的作案现场,这让顾晨有些头疼。
尤其是凶手在案发现场,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特殊的踪迹,因此,顾晨现在寄希望于血液样本的检测。
“我的天呐,顾晨,你过来一下。”这边顾晨还在思考着血液样品的检测情况,另一头,高川枫便开始抱怨起来:
“顾晨,你跟我开玩笑吧?你搞出这么多血液样本?”
“没错。”顾晨走过来,直接说道:“现场情况非常复杂,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找到凶手的可疑踪迹,所以只能从血液样本入手。”
“但是由于现场的血液分布并不规律,所以……你得辛苦一点。”
“看来刚才答应的太草率了。”高川枫一拍额头,感觉就这工作量,估计忙到天亮也不见得就能搞定。
三份双倍的鸡腿套餐,现在感觉有些划不来的样子啊。
这边高川枫还在犹豫,一旁的卢薇薇则有些焦急,赶紧催促:“高川枫,赶紧的,我们时间很宝贵的。”
“现在凶手还下落不明,我们还等着这份血液检测报告去找凶手呢。”
“可也得讲程序啊?”高川枫耸耸肩,指着一对血液样品,整个人也是没好气道:“这你们送一两份血液样本过来,我都可以帮你们轻松搞定,可你们这……得有20多份吧?”
随意拿着其中的一份透明取证袋,高川枫观察了几秒,这才又道:“有些血液样品提取的还并不是很明显,这得加大我们的工作量。”
“所以说你们是万能的技术员,没你们我们还真不行。”卢薇薇双手搭在高川枫肩膀上,将他原地转圈,面向检测台,这才用力一推,将高川枫送了过去。
“也罢。”高川枫搓了搓脸,这才对着两名见习法医助理道:“大家都打起精神,今晚通宵。”
“是。”
“没问题。”
两名法医助理回答的也是有气无力。
关键大家都想睡个好觉。
平时其他单位的样本,可以等到第二天上班再来完成。
但唯独刘法医给顾晨团队开绿灯。
由于检测实验室,顾晨也可以使用,因此顾晨将这里当做自己的第二办公地点。
而高川枫又是顾晨的搭档。
顾晨办案,高川枫也得积极配合,这是师傅刘法医的交代。
同样都是刘法医的徒弟,很显然,高川枫感觉自己更像个工具人。
夜里,整个检测室内,各种仪器在“嗡嗡”作响。
穿着防护服的高川枫团队,开始紧密配合,不时对血液样品进行仔细鉴别。
但是说好的通宵,并没有那么夸张。
三个小时过后……
高川枫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这才长舒一口气,扭头瞥了门口位置的长椅上,正在呼呼的大睡的几人,不由喃喃自语道:
“这帮祖宗,我们干的热火朝天,他们倒是睡得挺香。”
“师兄。”一名高瘦的法医助理问:“血液样品基本检测完毕,要不要把他们叫醒?”
“嗯。”高川枫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随后瞥瞥下巴,示意让高瘦的法医助理,将呼呼大睡的几人给带过来。
片刻之后,顾晨,卢薇薇和王警官三人,已经围拢在高川枫身后。
顾晨直接问道:“怎么样了?”
打着哈欠的高川枫,在检测表格上书写一番,这才没精打采的回复说:
“你带过来的血液样本,我已经帮你全部检测完毕,总体来说,所有血液样本,都来自两个不同的人员。”
“两个不同的人员?”闻言高川枫说辞,卢薇薇有些不可置信,忙问高川枫:
“你会不会搞错了?这应该是三个人的血液样本才对。”
“不会搞错的,我的姑奶奶。”高川枫瞥了眼卢薇薇,也是无精打采道:“我们的检测是不会出问题的。”
“而且你们这些提取的血液样本中,有些还并不好检测,但是我都已经尽力鉴别,已经尽力了,所有的结果都在这里。”
话音落下,高川枫将检测报告递了过去,也是指了指说:“自己看,匹配起来,只有两种不同的血液,并没有第三种出现。”
“也就是说……现场只有两个人的鲜血?”顾晨若有所思,不可置信道:
“这就奇怪了,按理来说,陆熙雯和她丈夫许泽雨都是受过伤的,那么我们在现场搜集的血液样本,等于全部都是这两人的?”
“不会吧?”王警官也是一头雾水,无奈说道:“那这么说来,凶手压根就没受伤?这……这凶手也太强悍了吧?”
“就是,连续刺伤两人,结果自己还在打斗过程中,并没有受伤?那要是这种情况,我们还怎么去寻找凶手的踪迹呢?毕竟现场已经很难找到凶手的痕迹了。”卢薇薇也是不吐不快道。
要知道,大家之前在案发现场,都有搜寻过凶手的踪迹。
但是很可惜,所有的一切痕迹,似乎都无法辨别。
“那指纹呢?”顾晨指着凶器道:“指纹上有没有发现问题?”
“有。”高川枫拿起用透明取证袋包好的凶器,解释说道:
我的前任全是巨星 小說
“这把水果刀的刀把位置,的确能够提取到一些指纹,但是好像有些残缺,似乎是有擦拭过的痕迹,比较杂乱。”
顿了顿,高川枫也是若有所思:“我估计是凶手在作案之后,害怕自己的指纹被印在上面,又或者,上面的残缺指纹,根本就不是凶手的,只是受害者使用时留下来的。”
“毕竟,从你们所说的这些情况来看,凶手似乎是个清除痕迹的高手。”
“如果凶手连在现场留下痕迹都没有,那凶手肯定会注意自己的指纹。”
想了想,高川枫又道:“又或许,凶手在作案的同时,也穿戴了脚套和手套。”
“嗯,有可能。”王警官默默点头,也是附和着说:“这个得问问当事人才知道,现在许泽雨的状况非常糟糕,虽然目前还在抢救,但是情况也不容乐观。”
“再加上陆熙雯现在受惊过度,也需要修养,感觉还是明天抽时间过去问问清楚,你觉得呢?顾晨。”
王警官话音落下,目光看向顾晨。
顾晨点头同意:“没问题,就按王师兄的意思办,但是现在,我还是有些疑点,想要在这里调查清楚。”
“顾师弟,你是指……”卢薇薇从刚才进入检测室开始,就发现顾晨心事重重。
但是又不好去打扰,想着等血液样本检测结果出炉,自己再来问问。
顾晨将手机相册点开,将现场图片打开道:“血液的形状。”
“血液的形状?”高川枫有些懵圈,也是赶紧伸过脑袋,一探究竟。
其他人见状,也都纷纷围拢过来。
顾晨则是迟疑着说道:“从现场的血迹形态来看,大多数都是这种腰部滴落的圆形血迹。”
“这种低速血迹表明,出血的一方,是处于静止状态,这与陆熙雯描述的情况有些不符。”
“没错,这个顾师弟之前就说过。”卢薇薇也是接话解释,赶紧又道:
“你之前在现场也跟我们说起过,按照正常情况,双方都在扭打,那么在激烈动作下,血液应该不是这种形状,应该是有些溅洒的样子才是。”
“但是……”
简单犹豫了两秒,卢薇薇抬头继续说道:“但是,就算这些低速的血迹,是陆熙雯在静止状态中滴落的,可那些溅洒形状的血迹,多少也会有一些,但是却好像没有多少的样子。”
“有是有一些,但不多,就比如这两个血液样本。”顾晨继续翻动手机,找到其中两张编号不同的图片说:
“这两个血液溅洒走向,大概率是来自许泽雨的血液,可也仅仅就是这些。”
“要知道,陆熙雯的伤势我看过,胳膊上有伤,脖颈上也有伤。”
“而且,她脖颈上的刀伤非常致命,好在是被她那条项链给拦住,否则割伤颈动脉,恐怕就得一命呜呼。”
“她应该算是走运,捡回一条性命。”王警官说。
但接下来,顾晨的一番说辞,却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我觉得,现场根本就没有第三人。”
“你……你说什么?现场没有第三人?”卢薇薇一脸懵圈的看向王警官。
而王警官也惊呼道:“顾晨,你在说什么?现场没有第三人?那按照你这意思,难道现场根本就没有凶手?”
“嗯。”尽管王警官和卢薇薇都反应强烈,但顾晨还是将自己的心中所想道出:
“我觉得,凶手就算再如何狡猾,只要来过别墅,必然会留下一些痕迹。”
“这些在我们办理多次的案件中,都得以体现,但是这次却非常蹊跷。”
“尽管我们排查了许多地点,但我始终无法找到凶手留下的痕迹,这不科学。”
“顾……顾师弟,你继续说下去。”卢薇薇之前也有同样的疑惑,因此卢薇薇非常赞同顾晨的说辞。
而顾晨在短暂停顿几秒后,这才又道:“其实,首先我们都可以看出,一个入室潜入者被陆熙雯的丈夫,也就是许泽雨发现后,两人扭打在一起。”
“然后许泽雨被刺伤,几乎差点毙命,并且流了很多血,紧接着又是陆熙雯。”
“陆熙雯也同样跟凶手扭打在一起,同样遭到凶手的各种攻击,以至于胳膊和脖颈部位都被划伤。”
“之前我说,陆熙雯是幸运的,因为她胳膊被划伤,但是伤势并不严重,只是流了不少血,但总体问题不大。”
抬头看向众人,顾晨也是继续解释:“毕竟,这个是我检查过伤口,所以我最清楚。”
“那她脖颈部位,不是也被刺伤了吗?”卢薇薇说。
“嗯。”顾晨默默点头,也是继续说道:“她的脖颈部位,的确也有受伤的痕迹,是脖颈上的项链救了她一命。”
“这说明,陆熙雯在跟凶手搏斗的同时,两人的动作都非常激烈。”
“陆熙雯也被刺伤,并且流了很多血,但是现场到处都是血迹的情况下,我们却并没有找到凶手的任何痕迹,这根本说不过去。”
话音落下,现场顿时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相互看看彼此,似乎也认同了顾晨的说辞。
而顾晨却并没有停顿的意思,则是继续解释:
“其实,事实证明,陆熙雯的伤势,除了脖子上的伤口,险些致命,其余都是皮外伤。”
“还有一个疑点就是,陆熙雯的那件睡衣。”
“睡衣?”高川枫闻言,立马拿起身边刚刚检测过的睡衣问:“是这件吗?”
“没错。”顾晨默默点头,继续说道:“通过检查陆熙雯晚上穿的睡衣可以看出,她的睡衣上有破洞,而破洞确实是被刀刺伤的。”
“但是在衣服的后背上,我发现了几滴细小的血迹。”
“没错,背后的确有血迹。”高川枫非常配合顾晨的说辞,也是戴着白手套,将睡衣证物缓缓展开,露出睡衣的背部位置。
卢薇薇和王警官见状,则赶紧走过来一探究竟。
“天呐!这背后还真有几滴细小的血迹,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难发现。”
卢薇薇抬头看着顾晨,也是继续说道:“顾师弟,看来你观察的很仔细,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睡衣上面的血液,应该都是陆熙雯自己的,还有许泽雨的对吗?”顾晨没有马上回答卢薇薇的问题,而是询问身旁的高川枫。
高川枫默默点头:“没错,从这件女士睡衣上,我们的确只检测到两份不同的血液样本。”
“那就对了。”顾晨知道,法医高川枫只在这些血液样品中,检测出两种不同的血液样本。
因此也就说明,这两种不同的血液样本,分别来自于陆熙雯跟许泽雨。
于是顾晨解释说:“两份血液样品,来自陆熙雯和许泽雨,这说明什么?”
“该不会是两人打起来了吧?如果……如果第三者并不存在的话?”卢薇薇也是做出推测。
而顾晨也是微微点头,认同的说道:“从实际情况来看,两人相互殴打的可能性很大。”
“可这就很奇怪了。”王警官双手抱胸,也是一脸纳闷道:
“那按照你顾晨这么个说法,后背的血迹能说明,陆熙雯可能不是受害者,而是施暴者吗?”
“那是当然的。”顾晨知道大家还有迟疑,于是继续解释自己的看法:
“我们来分析一下,什么情况下?才会有许泽雨的血迹,溅洒到陆熙雯衣服的后背上,以及肩头上呢?”
话音落下,现场鸦雀无声。
但是片刻之后,检测经验丰富的法医高川枫,立马设想着说:“难道是这样?”
“是哪样?”卢薇薇问。
高川枫扭过身来,也是比划起动作:“难道是……不断挥舞着长刀的人,她的手不断的扬起又落下,才会溅到衣服的肩头和后背上?”
“没错。”见高川枫说道了要点,顾晨也是赶紧比划起刚才讲述的动作:
“大家看我的动作,首先我手里有把长刀,随后,我不断挥舞着长刀。”
话音落下,顾晨摆出一副拿刀反复挥舞的动作:“看见没?我现在正在不断的刺向面前的许泽雨,因为许泽雨的胸膛,的确是被刺伤了几刀,还有划伤的痕迹。”
“而这个时候,也就是我不断挥舞着长刀的时候,我的刀刃上,是不是会沾上一些血迹?”
“没……没错。”卢薇薇若有所思的点点脑袋。
“所以呢?”顾晨继续简单的挥舞手臂,问道:“我挥舞刀刃的时候,刀尖上的血迹,是不是会因为动作的惯性,在加速度的作用下,从刀刃上分离出来?然后溅洒到我的后背?”
“呃!理……理论上好像是这样。”王警官感觉顾晨说的有些道理,也是结巴着回应。
见大家都还存在迟疑,于是顾晨重新站直了身体,说道:“要不,为了更好的验证一下,我们就在这个检测室里,做个实验如何?”
“那你准备怎么做实验?”高川枫问。
顾晨指着一旁的卷纸说:“你帮我拿些卷纸过来,就是铁架上的那些。”
高瘦的法医助理闻言,立马主动走到铁架旁,拿起一卷白纸说:“顾队,是这个吗?”
“对,这种纸吸水性强吗?”顾晨说。
高瘦法医助理默默点头:“吸水性很强,这种纸很薄,一般是用来包装用的。”
“那就好,再帮我找些双面胶。”闻言高瘦法医助理说辞,顾晨也是默默点头,表示满意。
没过多久,顾晨要的东西,高川枫这边都给他配齐。
随后,顾晨用手将卷纸撕下,并且将双面胶粘在纸张的各处角度,随后交给卢薇薇道:
“卢师姐,帮我个忙,帮我把这张粘有双面胶的薄纸,贴在我后背。”
“我明白。”卢薇薇明白顾晨的意思,于是在纸张的边角部位的中间位置,还特地撕成一个半圆形。
这样一来,顾晨的脖子可以卡进去。
随后,卢薇薇将半圆的两侧,分别粘在顾晨的肩膀位置。
再将纸张缓缓贴平在顾晨背后。
顾晨将自己的警用匕首拔出,走到检测室洗手池边,用自来水将刀刃浸湿。
之后,重新来到大家面前。
“现在实验开始,大家让一让。”顾晨说。
所有人见状,不由后退两步,让出空间。
而与此同时,顾晨做出自己预想的刺杀动作,不断挥舞沾有水渍的警用匕首。
一下,两下,三下。
随着三次的挥舞,顾晨重心站直了身体,问道:“看看我后面现在什么情况?”
“我的天呐!这也太神奇了吧?”当卢薇薇看到顾晨的肩上和后背上的纸张之上,突然出现水渍的湿润时,不由惊喜着说:
“顾师弟,你的背后和肩上,现在都有一些水滴的印迹。”
“所以,你的判断或许正确,陆熙雯睡衣的后背上,还有肩上留下来的细小血滴痕迹,的确可能是陆熙雯在挥舞凶器的同时,不小心溅洒到后背位置的。”
“先帮我把纸张取下来。”顾晨得到卢薇薇的提醒,对于自己心中的判断,不由增加了几分信心。
卢薇薇听话照做,将撕下的薄纸,交到顾晨的手里。
而顾晨则赶紧来到一处平台上,将陆熙雯的睡衣背部位置,与自己这张薄纸进行对比。
很显然,睡衣的血迹位置,跟白纸上的水滴浸湿位置,几乎相差不大。
顾晨这才感觉,自己之前的判断没有问题,甚至连刺杀动作都比较相似。
“这个陆熙雯看来真的很有问题,她丈夫许泽雨,可能是被她捅伤之后,还带着几道划伤。”顾晨说。
王警官闻言,也是不可置信道:“这怎么可能?他们才刚结婚不久,陆熙雯怎么会对许泽雨痛下杀手?”
感觉这的确有些恐怖的样子。
毕竟在大家看来,陆熙雯更像个乖乖女。
这样漂亮的女孩,怎么会做出如此狠毒的事情?
可当王警官和卢薇薇回头一想,两人也都带着疑惑。
毕竟,案发现场,早已被打斗弄得凌乱不堪,但是却很难发现凶手的痕迹,这的确说不过去。
见王警官和卢薇薇已经陷入迷茫,一旁的顾晨则继续提醒:“还有一点我想说的是,也是之前调查现场找到的问题,那就是玻璃碎屑。”
“我知道。”记得顾晨在案发现场也说起过,于是卢薇薇赶紧附和:
“你说,这些玻璃碎屑,全部都是覆盖在血迹之上。”
“没错。”顾晨打了记响指,也是肯定着说:“如果凶手有可能就是陆熙雯的话,那么这些打碎的玻璃,很可能是在陆熙雯行凶之后,再故意伪造上去的。”
“毕竟,如果现场不够凌乱,也无法彰显出,当时的打斗激烈程度。”
“顾师弟。”读懂顾晨意思的卢薇薇,也是长叹一声,有些无奈道:
“那按照你的意思,客厅里的凌乱现场,都是之后再伪造出来的?”
“有可能。”顾晨也并没有把话说死,也是不由分说道:“从玻璃杯的碎屑,其实我就看出了许多问题。”
“毕竟,几乎是所有的玻璃碎屑,都覆盖在血液之上,这只能说明,当时打斗已经结束。”
“那为什么?案发现场却又会多处这些碎屑呢?”
“而且根据我对现场勘查发现,找到了三只玻璃杯的握把部位,这说明什么?”
“说明被摔碎的杯子有三个。”高川枫接话说。
顾晨默默点头,甩了甩手说:“就是这个意思,打斗既然已经结束,那为什么还要摔碎三个杯子,将现场弄得一片狼藉呢?”
“还包括现场茶几的错位,沙发的错位,感觉有些可疑的痕迹。”
话音落下,顾晨又从手机相册中,找到了自己从二楼台阶位置,从上帝视角拍摄的客厅画面,亮在众人跟前道:
“大家看,这是案发现场的具体情况,如果从客厅角度,或许看得并不明显。”
“但是如果你从高处来勘察现场,就可以明显看出,这些凌乱的背后,似乎带着一些刻意的程度。”
“嗯。”卢薇薇默默点头,指着茶几方位道:“这个茶几被撞开的可能性有,但的确,要撞成这个样子,有些离谱。”
“还有这个沙发,那沙发我之前还坐在上头,感觉挺重的。”
“如果需要移动方位,那必然要花费很大力气,反正我感觉,这需要使劲的用力推搡,才能将沙发推到这种角度。”
“但是两个人在激烈打斗,就单纯碰撞来说,也并不会发生错位,更像是刻意移动。”
“卢师姐,你还能看出点什么?”顾晨问。
卢薇薇双手抱胸,看着顾晨手机里的图片,突然眼睛一亮:“我知道了,是杯子,摔碎的杯子,其实是放在厨房那边的桌上,就是这个地方。”
顾晨闻言,立马将手机图片不断放大,移动到靠近厨房方向的餐厅位置。
“对。”卢薇薇叫了一声,赶紧说道:“水杯是放在餐桌上的,并不是放在茶几上。”
“这些水杯,都是放在餐桌上的一个盘子当中,全部倒放。”
“如果地上的这些碎屑,都是这种杯子,那只能说,现场在打斗结束之后,有人走到餐桌上,取来三只杯子,分别砸在客厅的不同方位,是这样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