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我的1982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1982 ptt-第兩千九百六十章禍水東引讀書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我的1982
李忠信对于于雷那种把自己洗白了,然后把脏水泼到他身上的事情很是不爽,不过呢!他真就说不出来什么,毕竟这个事情是真实存在的。
他们现在是在聊天,是谈及一些小时候的事情,咋说都没有什么问题。
他十分不爽地翻看了于雷一眼以后开口说道:“张奇说的对,那个事情是我们中学毕业以后,我请你们几个出去吃饭的时候说起来的,那时候我家也有个亲属搞那个,而且是相当赚钱。
我那个时候说的夜总会,和你们理解的那种夜总会是不一样的,那个时候的夜总会是比较正规的,要不然的话,你们家里面的父母听你们说这个事情,直接把你们的腿打折那都是轻的。
執筆 小說
那个时候我就是听我家的亲属说过那么一嘴,而且你们几家有那样的一种实力来做这个事情,至于什么花花肠子和坏心思是没有的。
要说我小时的理想,说起来很简单,那就是长大以后找个漂亮媳妇,现在我的愿望要实现了。”
李忠信一边说着,一边偷偷地瞄了一眼晴子那边,他也是想看看,晴子那边是一种什么样子的表情。
对于理想的这个事情,李忠信真的没有办法和他们几个人去谈,当时能够谈到理想的时候,他已经是重生人士了,他总不能说,我是重生人士,我的理想是让父母和亲人过上幸福的生活,要不然他就得说,我的理想很大,想要让中国更强大,让老百姓都更有钱,总之,插科打诨地过去就算了。
“夜总会是什么东西?我听着怎么感觉很强大的样子,是和我们日本那边的株式会社一样的结构组织吗?”晴子听到于雷说起来李忠信小时候的想法是要搞一个什么夜总会,她有些不解地询问了起来。
在晴子的心中,她的忠信哥哥是相当牛逼的一个人物,小时候应该就要搞什么组织,搞那种什么株式会社之类的东西。
至于李忠信说的那个小时候的理想是想找一个漂亮媳妇的事情,晴子直接就把这句话给过滤掉了,她觉得她的忠信哥哥的理想会很宏伟,那么说就是逗她开心的一种说法。
“不是会社那种存在,他们口中的夜总会呢!是我们这边晚上娱乐消遣的一种地方,在前些年十分流行,有钱人在晚上没有什么地方去了,到那样的一种地方唱唱歌,跳跳舞,看看节目,有人给表演表演节目,是那样的一种场所。
前些年的时候,我觉得这哥几个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可以投资那样的一个项目,那样的话,会很快积攒起来一笔钱的。”李忠信听到晴子发问以后,立刻绞尽脑汁地对晴子讲了起来。
李忠信在这个时候真就没有想到,晴子会问出来这样的一种问题,而且他不想让于雷他们给乱解释,要是让于雷他们几个人给弄出来一个江城这边的夜总会就好像是古代时候的妓院那种,他今后可就真的是有污点了。
“晴子妹妹,原来你不是中国人啊!我一直以为你的名字很古怪,现在我懂了,原来你是日本人呀!”张萍十分夸张地对晴子说了起来。
对于晴子是日本人的这个事情,于雷没有和张萍说,张萍也是没有感觉到晴子是日本女孩,毕竟晴子的中文水平很高,说话的过程当中,张萍怎么都觉得晴子是她们这边的东北女孩,她真的没有想到,晴子会是日本人。
对于晴子是日本人的这个事情,张萍并不感觉到有什么不妥,按照张萍的理解,像晴子这样温婉可爱的女孩子,是什么地方的人并不是很重要。
李忠信看到张萍开口和晴子攀谈起来,他不禁长出了一口气,这于雷把祸水东引,差点就把他坑进去。
“忠信说他小时候的理想是找一个漂亮媳妇,现在愿望快实现了,张奇,我记得你小时候说你一定要找一个漂亮的媳妇,一定是我们几个当中最漂亮的。
这现在都已经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了,先不说你找的媳妇是不是最漂亮的,到现在这样的一个时候,也没有看到你找个对象,甚至都有人问我,问你是不是有点毛病,要不然的话,咋能这个岁数还不找对象呢!”于雷不去管张萍那边和晴子聊天的事情,直接把话题又转到了张奇那里。
于雷记得很清楚,张奇这厮小时候很能吹牛逼,说他算命了,说是能找一个相当漂亮的媳妇。然后就拿这个跟他们吹牛逼,结果现在倒好,张奇都已经是二十五六了,还没有找对象。
在东北这边的农村,结婚都是很早的,很多男人在十七八十八九的时候就结婚了。
而在城市当中呢!结婚一般都晚,饶是这样,男的也都是差不多二十五六,二十七八的时候结婚。
现在他们都到了找对象结婚的年纪,父母也都催促他们找对象结婚,像他和吴志刚都已经找了好几个对象了,只有张奇现在还没有触对象,他们家附近的很多邻居都觉得,张奇这个小子是不是有点什么毛病,要不然的话,怎么也不应该不找对象。
“说啥呢!你小子才有毛病呢!我不找对象是因为我没有碰到合适的,我长得这么帅,找媳妇到什么时候都要找好看一点的,这样才符合我的标准。
前几天我爸的战友过来我家这边做客,看到我以后,非得要和我家里面做亲家,说他女儿和我的岁数差不多,他挺相中我的。
我爸的那个战友家里面很有钱,养了好几台中巴车,在江城商场还有几个床子,他和我说,结婚以后,那些个财产什么的都给我们年轻人。
可是,我一想起来他女儿的性格,我就没有同意,你们是不知道,他女儿倒是很漂亮,就是一点不好,好动手,小时候我们两个人见面就打,我直接就给拒绝了。”张奇恨恨地瞪了于雷一眼以后,有些唏嘘地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