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戰袍染血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一人得道 戰袍染血-第六百一十九章 衆裡紅蓮受命!閲讀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府邸既崩,余波四散!
这座庭院本不是在闹市之中,位于城池郊外,但周遭还是有不少屋舍建筑,甚至还有一片假山园林!
都市最强武帝 承诺过的伤
那余波化作狂风,横扫而出,一下子便是屋倒山崩之局!
一瞬间,莫说是周围的屋舍农田,连带着更远的城郭村镇都被波及,连带着沿途之人亦被吹飞、吹走!
不仅是寻常凡人,这等动静,更是将周围的几位修士惊动,旋即便都留神关注,只是碍于那随着狂风一同过来的恐怖压迫感,大部分休会都敢贸然动念探查,只是远远观望!
不过终究还是有胆大的,在迟疑片刻后,放出灵识、运转术法,便要朝着狂风的源头处探查。
尤其有两名修士,身着锦服,一看就非寻常人物,在注意到这般动静后,他们更是第一时间便要探查。
“那人果然有古怪,不枉你我跟踪调查这么长时间,终于露出了马脚,等将此处的情况弄清楚了,报于师门……”
只是不等这些人的灵识意念抵达目标,便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随即,一道有着滂沱气势的长河,自虚空中显化,浪花奔涌,涛声传播四方!
见得此景,那两名锦服修士顿时脸色大变。
“这莫非是……历史长河!?此人竟是念通长河?这是什么修为?啊啊啊!”
就跟着,他们忽然惨叫起来,然后打熬了三十多年的肉身竟而扭曲变化,连带着内里的灵光都开始浑浊!
不仅仅是他们,那些贸然探查之人,在这一刻尽数哀嚎起来。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将余下的修士吓住了,令他们一个个再无顾虑,避之唯恐不及,一个个迅速远去。
待得众人离去,就有一团诡异的乌云笼罩在已化作废墟的园舍周围。
那废墟的中央,唯我之主浑身赤裸的跌落在地,半边身子干枯、扭曲,另外半边爬满了一道道扭曲的黑线。
冷汗布满了他的躯壳,随着一身闷哼,一道道黑线从身上剥离,没入了周遭的长河虚影之中,唯我之主这才长舒一口气,那干瘪的半边身子也缓缓复原,随即徐徐起身。
“这……那陈氏哪里弄来的许多诡异故事传说,一个个简直莫名其妙!狗屁不通!乱七八糟!胡言乱语!驴唇不对马嘴!”
恼怒之中,他心中更充斥着后怕与心悸。
“如此看来,他陈氏其实早就注意到我了,甚至将我列为生死大敌!正因如此,他才会留着这一手!这手,无穷诡异故事,分明就是特地针对的我!也对,他若没有对我这般用心,没有这等心志,也走不到今天的位置……不好!”
忽然!
那长河虚影翻腾起来,一双手从中探出,分开虚幻的河水,眼看就要走出来!
来人正是陈错的意识化身!
“此番失算,一时失察,竟被他抓住了机会,顺势寻来!”
唯我之主脸色剧变,而后顾不上身子还有异样,立刻便运转神通!
便见他的脸上浮现血色,整个人气势、气息都低落下去,浓烈的灵光聚集双臂,而后两手猛地一抓!
嗖嗖嗖!
宛如乱麻的黑线被他一把扯了过来,猛地一捏!
顿时,一道道丝线中,无数故事景象演变出来!
先秦百家!
赳赳老秦!
赫赫炎汉!
纷乱三国!
玄乎两晋!
四夷部族!
诸多过往历史中的许多英雄人物,被黑线在历史片段中勾勒出来,随即又片段中走出,施展着各自的兵器、本领,朝着陈错扑了过去!
霎时间,长河震荡,一缕缕的气运垂落下来,加持于那一个个英雄人物身上,随着他们的攻击,又都朝着陈错的这道意识化身威逼过来!
转眼之间,陈错便感到自身气运受到层层打压,仿佛被千钧重担压在肩上,气运隐隐有要转衰的迹象!
不仅如此,众英雄人物的攻击,亦是近在眼前,一个个奋不顾身、舍身取义,竟是要与陈错同归于尽!
“这些人,虽不是本尊,但似乎沾染了历史长河的气息!以至于,原本人物一丝气运,竟然加持在他们的身上!这位唯我之主,是怎么做到的?”
轰轰轰!
随着最前面的几人舍身炸裂,浓烈的鲜血扑面而来,将陈错的四面八方尽数笼罩!
陈错抵达此处的,本就不是本体,甚至都不是化身,只是一道意识投影,被这些加持着英雄气运的热血一逼近,立刻便冒起道道青烟!
他朝不远处,单膝跪地、捂着胸口的唯我之主看了过去。
“此处毕竟算是他的主场,想来是有着布置,能最大限度的激发神通术法。再加上,他乃是真身于此,我不过一缕意念,本就不是要来和他分个高下,只是要窥破他的隐匿,将他从阴影中揪出来,省得日后还行这些阴谋诡计之事,不过再离开之前,总要给他再留一些礼物才是……”
念落,陈错轻笑一声,整个意识化身陡然崩解开来,化作一团灰雾,朝着各处蔓延。
他这么一闪,众英雄一下子就扑了个空,登时陷入灰雾之中,紧跟着尽数破碎!
“收!”
伴随着细小的声音响起,那灰雾像是漩涡一般朝着一个点收缩,转眼便挟着一众英雄,不见了踪影。
周遭,顿时一空,瞬间安静下来。
唯我之主看着这一幕,眉头紧锁。
“我的反应有些激烈了,长河倒影算是我的底牌之一,居然就在这样的情形中打出去了。”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唯我之主心里清楚,今日可算是自己与陈氏直接交手,自己着实是有些被惊住了,以至于见着对方投影到来,心中一惊,一时收不住手,竟将准备许久的底牌,给直接用上了。
意识到这点,他的道心之念隐隐摇晃,体内的灵光闪烁不定!
唯我之主一惊,立刻沉心静气,内蕴思绪——
“陈氏乃是当世大敌,说是宿命之敌也不为过!自是强横无比,否则焉能衬托出我的手段?”
“而且,此人修行时间虽然不长,但四十年前却是一路厮杀出来的,光是佛门就被他给送走了几位世外僧,与他比起来,我的争斗经验有限,一时混乱也算正常,毕竟我与他的应对之法不同,乃是谋定而动,往往要布局许久,待得万无一失,才会出手!”
“况且,这长河倒映看起来是被他破碎,并未消弭,即便是暴露了,其中威力依旧巨大,陈氏再次面对,也不见得能够应对!除此之外,我还有其他压箱底的手段……”
一番话,将自身说服,定住了道心,唯我之主的神色逐渐恢复。
穿越八年才出道
只是,莫名的,他感觉事情有几分不对,但重压一去,道心摇曳的余波泛起,体内被强行按压下去的异状立刻爆发出来,让他顾不得细细思量。
赶紧收敛心念。
就在这时,环绕周边的长河之影中,忽然河水混乱涌动,一道杂乱的意念隐隐就要成型!
“不好!时间太长,又被破灭之念找到了踪迹……噗!”
口中喷出一口泛着金色光芒的鲜血后,唯我之主身上密密麻麻的黑线升起,朝着长河之影刺了进去!
.
.
“那唯我之主的道路,与自身、与故事、与叙述、与历史相关,大体轮廓已经能够推测,但在这之外,他与历史长河之间似乎还有特殊联系,能比我更进一步的借力长河。不知是因为其道标之故,还是身份来历的原因……”
寿春城中,淮主庙前。
陈错手握桃木剑,闭目凝神。
随着意识投影溃散,陈错大部分意识归于这具游走人间的化身之中,但紧跟着,他眉头一皱,手中小葫芦一显。
那葫芦不住的震颤,内里仿佛翻江倒海!
更有气浪从中迸射而出!
近在咫尺的秋雨子更是第一时间便被被气浪掀飞,居然是半点都抵挡不得!
陈错当即运转灵光,朝着葫芦之中镇压!
只是那葫芦中,却正有一道长河凌空盘旋,一名名源于过往历史的英雄人物在吸入了灰雾后,居然个个身形逐渐凝实!
连带着那条长河,也渐渐从虚幻朝着凝实蜕变!
“居然会有这等变化!自我得了梦泽以来,从未有过!”
嗡嗡嗡!
他心念一动,便要动用梦泽之力直接镇压,但就在这时,在梦泽一角,那片桃源碎片忽然震颤着,竟与长河虚影生出共鸣!
顿时,明悟自陈错心底生出。
“这居然是一次构建桃源的契机!”
心念扫过桃源碎片,陈错念头越发清晰。
“若在梦泽中凝聚一座桃源,虽不是我的本体凝聚,但一样能投影人间,等于踏足世外之境,更妙的,还不用担心被天地之力排斥!只不过,即便以太华的梦乡之法,结合我自身心得,想要将这长河与英灵尽数化作桃源,依旧有些勉强,盖因这些英灵并非被我凝练,乃是巧取豪夺而来,因此欠缺打磨,没有磨刀石、外力相助,怕是难以如愿……”
动念之前,梦泽空中,水声涛涛,众多英雄身上灵光闪烁,表情逐渐灵动,仿佛一个个真的要自历史中归来,化死为生,化虚为实!
“说不得,只能有所取舍,恩?”
陈错正在权衡,忽的心头一动,先是察觉到那桃源之内,黑幡震颤,一个个名字从中浮现,随后又察觉到真身本体旁边,一座七层宝塔发出鸣叫!
.
.
世外,河境。
一道道赤红火焰自星空中疾驰而来。
每一道火焰中,都有一道红莲白藕所塑之身!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道冷漠、死寂的意志——
“吾等乃三坛海会大神、叛逆之主,奉尊令而来,世外天中意志上来听封,以证尊卑!”
叛逆之主?
尊卑?
河境之中,陈错的意志泛起涟漪,察觉到一股浓烈的违和感。
而就在他动念之时,一道道红光接连停下,露出了里面的莲花童子。
这些童子模样一样,都持火尖枪、披混天绫、挂乾坤圈、踩风火轮,九龙神火缠身,个个神色漠然,不见半点生息。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一人得道 戰袍染血-第五百九十三章 行事先後,皆謀國祚三百年相伴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陈错。
以陈为姓,以错为名。
“人之名,降生时得于长辈,伴随着一生成长,无论是多么少见的字,多么生僻的名,但叫个十几二十年,也很少会有人再觉得古怪。虽说‘错’这个字,作为名,确显少见,但在我的印象中,却是前世今生一路相随,从没有多想,但方才所见之景,莫非是说……我这名字,也是与神藏相似之局?”
陈错的心中,充斥着疑惑与不解,更多了几分警惕!
Half and !!!
与此同时,在察觉到自身名姓似乎存有玄虚之后,他更生出一点冥冥感应,似乎自己的名字,牵扯着什么事端!
“苍穹泣血,血雨漫天!这是历史上的景象?还是天下某处正在上演之事?五人立于天上,都是什么人?自称陈错的又是何方神圣?与我之间有何关联?”
一个接着一个的疑问涌上心头。
“也不能排除是旁人布局捏造,刻意混淆视听,让我疑神疑鬼,毕竟那心中景象变化不定,模糊不清。”
方才的景象宛如惊鸿一瞥,持续了短短时间便就破裂,再加上本就是光中倒映,有如雾里看花,终究是隔着一层,陈错既无法感受到五人的身前来历,更无从探查他们的真实身份。
甚至,因为种种景象,皆是在天地气运皆使力之下,因缘际会而在他心底浮现,所以在这现实的大千世界中,都寻不得一点踪迹!
莫说是周围,在定下心神之后,陈错默默推算。
他虽不擅长术算推演,但到底是与历史长河越发紧密,还是有几分心得的。
“即便得了线索,依旧无从探查,仿佛不曾存于世间!这就显得更加古怪了……”
涉及到自己的名字,牵扯到自身,他肯定不会听之任之,无论真假,不管虚实,总要验证一二才行。
思来想去,几息之后,陈错已然有了定计。
“第三道光景虽然难以探查,但前两个并非无迹可寻,我这心中三景虽看似独立,但能在此时因缘际会显化,彼此之间必有联系,只要能将前两个光景分辨清楚,梳理清晰,那么自能抽丝剥茧的寻得内里关联,最后顺藤摸瓜的寻得第三道光景!”
想着想着,陈错回忆前面两团光芒中的景象,思绪越发清晰。
第一个牵扯到虞公血脉,想要找到不难,而第二个,则牵扯到了陈氏血脉,其实也不难寻……”
嗡!
正在此时,飞舟微微震颤。
向然朝外窥视一眼,跟着就对陈错道:“师叔,到地方了。”
四周,是一片荒野,除了在下面等待的几名年轻道人之外,方圆几里之内都寂静无声。
陈错闻言,收拢思绪,点了点头。
当下,他的当务之急,已是寻得那虞家后人和陈氏血脉,但师门的事也不能撒手不管。
“不过,这长安之事就得速战速决了,当务之急就是寻得师兄,问清楚此番长安之事的来龙去脉。”
待得飞舟停稳,他直接走下飞舟,游目四望。
“见过师叔。”在此等候的一人就道:“长安为王朝古都,人口众多,还重兵汇聚,飞舟不好接近,所以只能在此等候师叔,不过我等已经安排好了车马……”
“不用这么麻烦。”陈错摸了摸肩膀上的小兽,“长安我熟得很,直接过去便是。”
“好叫师叔得知,那长安城如今被高僧下了禁制,神通道法皆受压制,还请……”但他的话尚未说完,面前疾风一动,已无陈错的身影。
那人一愣,随后有些焦急的道:“师叔何以这般性急?”
这时候,向然从飞舟上走下,说道:“师叔行事,肯定有他的深意……”
風情萬種 小說
但她的话也没有说完,身后疾风骤起,却是偕同子驾云而起,朝着陈错离去的方向疾驰而去!
“师姐,你有所不知啊,”迎接之人见状更加苦恼,急道:“李唐皇帝为了拉拢各家,已当众立诺,要则一家宗门立为国教!日后与国同享!”
边上的另一人也开口道:“是啊,那李唐而今兵多将广,根基稳固,立足关中,百战不殆,已有气吞山河之相,哪家宗门一旦能乘上这股东风,几年之后定是天下第一大教!”
先前那人点点头,拱手道:“师姐,你是知道的,因为那隋帝重佛,短短几年之间,佛家便有何等威势?如今俨然有了南北第一大教的气相!而咱们太华山,之前又是何等危局?只因隋帝垂青,几十年间,不仅元气尽复,还广收门徒,一跃能与昆仑、终南并列!但如今杨隋已去,李唐将起,过往的一切都有可能被重新洗牌,掌教正因如此,才不得不亲自前来!”
“是啊,万一师叔那边有个什么事端,掌教那边怕是不好做。”
超级巨龙进化
“不错,毕竟此时长安城中,三教九流聚集了不少人,就连咱们八宗之中,也几乎是家家皆有人来,还不乏大教掌门!”
向然闻言,却是沉默起来。
倒是小猪嘀咕道:“你们太华山靠着杨隋兴起,现在李唐要成新主,一朝天子一朝臣,那肯定要算旧账的,你们太华山过去被杨隋看重,必然是新主人的眼中钉,也就占着一点血脉亲情,难怪那小矮子掌教,会特地跑过来,哼哧!”
“猪前辈,还望慎言!”向然瞥了小猪一眼,待收回目光,就对迎接的几人道:“师叔的事,不是吾等能约束的,而且他若是想做什么,自然也有他的道理,况且以他的道行,天下又有几人能挡?咱们先去见过掌教。”
我能穿越去修真 小说
几人面面相觑,只好称是。
.
.
“来之前,太上长老便已推算过了,李唐有近三百年国运!而且国势极盛,能遍及八荒宇内!”
长安城南,定兴坊最中央的彩星楼中,当代的终南山福德宗掌教胡景七,正对着面前的两位真传弟子说着话。
“咱们终南山,在四十年前的两道之乱中,被人断了气运根,扭曲了灵脉源头,连立山之本、传承秘境,都被强行搬运到了关中,若非借着深厚福缘底蕴,怕是早就衰败了,而今也只是勉强维持着过去的威势,四十年来无半点寸进,但从来福祸相依,李唐既起,定鼎关中,便是机会,只要能一跃而为国教,自可弥补缺损……”
“只是师尊,事情岂能如此简单?”他的一名弟子忍不住出言,“毕竟太华山也在关中,他虽沾染了杨隋之厄,但那太华掌教毕竟与李唐有血脉之亲,再加上最近又传闻,说是扶摇真人重新出山……”
“不是传闻,而是真的!此人如今就在北地,怕是很快便要抵达长安!”胡景七冷冷打断,“关中气运,本就是有一无二,咱们要成国教,首要的对头就是太华山,这些年太华之所以兴盛,便是吞噬了咱们终南气运!你们也无需担心,扶摇虽强,但并非独步天下,为师此番既然敢来,早有定计!不怕他来,就怕他不来!”
傾城 毒 姬
听得此言,两名弟子依旧担忧,却也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这时,敲门声响起。
胡景七停下话,问道:“何事?”
“启禀掌教,是那济法寺的法琳大师差人送来请帖,说是今日有法会,遍请城中各宗!”
“哦?”胡景七闻言,眼中一亮,似乎早有预料,“他这是要赶在扶摇来前,先要布局圆满!将请帖送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