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指雲笑天道1

人氣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三千二百一十章 萬年太平漸浮蹤分享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公孙五楼飞快地跑下了城楼,他的吼叫声在内城的城门内回荡着:“都打起精神来,上马,随我杀敌!”
一阵鲜卑语的欢呼之声响过,上千骑手,随着公孙五楼驰向了东城的方向,不少人身形瘦弱,白面无须,只身着轻装皮甲,与那些重甲在身,衣甲上绣着精美的飞禽走兽图案的宿卫军士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连骑的马,也矮小了不少,看起来似乎是一堆大人带着小孩子去围猎。
黑袍轻轻地摇了摇头,转向了不知何时走到他身边,一员全副武装,须眉皆白的红脸老将说道:“桂阳王,这回我可是听你的话,让公孙五楼去送掉这些宫卫们,贵公子提前调出来了吧。”
这白须老将不是别人,正是燕国的宿将,桂阳王慕容镇,之前慕容超听信黑袍的话,起兵犯晋的时候,他曾一力劝阻,甚至情急之下还说出了我军必败,所有的汉臣都要跟吴越人一样,断发纹身之类的话,惹得慕容超大怒,几乎当场将之斩杀,虽然经过了慕容兰的苦苦求情,留了他一命,,但也是打入死牢。
临朐之战时,黑袍私放慕容镇出来,让他领兵突击晋军侧翼,给自己杀到帅台之下攻击刘裕创造机会,虽然燕军战败,但这两人都有幸逃了出来,也算是临朐惨败中,燕军为数不多的亮点,回城之后,黑袍虽然因为重整了城防,而再次成为城中军民心中的保护神,但慕容镇作为慕容氏的元老宿将,却也开始掌握重兵,慕容氏的俱装甲骑,现在完全由他所统领,隐约之间,已经有跟黑袍分庭抗礼,起码是对其制衡的能力了。
慕容镇的白须,无风自飘,冷冷地说道:“黑袍,你还真的是见人说人话,见人说鬼话,见一个骗一个,我怎么会知道,这回你会不会把我也给骗了呢?”
黑袍微微一笑,摘下了面当:“你看,现在连我的身份都向你公开透露了,这样的诚意,你还觉得不够吗?”
慕容镇摇了摇头:“老实说,刚开始得知你是慕容垂的时候,我惊得几天都睡不着觉,现在我也不太能接受这一事实,你亲手复国,又亲手灭国,我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
他與她的選擇
黑袍戴回了面具,冷冷地说道:“我跟阿兰说话的时候你应该听到了,那事关我族之前的一个诅咒,我族的兵法之术,铁骑之法,黑火之秘,都来自于一股神秘的力量,但我们取得这力量的时候,又受到了诅咒,让我们世世代代手足相残,国祚不久。别的不说,你是西燕的旧将了,经历了从慕容泓,慕容冲,慕容永这一系列的自相残杀,最后又由我亲自灭了西燕,这些你还不相信吗?”
慕容镇叹了口气:“如果这些真的是天意,那又有什么办法去改变和扭转?难道象你这样亲手毁了大燕,才是破解诅咒的办法?”
黑袍微微一笑:“这是玄学,你不必知道,这世间的规律,充满了神奇的天命,就象我,本是寿终正寝,离开人世,可是上天又让我死而复生,以黑袍的身份重新现世,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哪。”
慕容镇低头思索,不言不语。
黑袍上前拍了拍慕容镇的肩膀:“当年我灭西燕的时候,从慕容永到刁云,西燕诸将我多所斩杀,但唯独留了你,你可知道是何原因?”
慕容镇茫然地摇头道:“你的心思,我怎么可能猜得到?”
黑袍微微一笑:“因为你自幼算命占卜的时候,巫师就说过你有死而后生,必有后福,有功于部落的命运,正是因为有这个命运,你父亲才给你起名为一个镇字,我们慕容氏一族的未来,需要你来镇守,而不是别人!”
古玩大亨 小说
慕容镇笑了起来:“你可真的是太会开玩笑了,你有这么多的子孙,不去传他们,反而要给我这个已经早出五服,只有一个慕容姓氏相同的族人,这又是何道理?”
黑袍摇了摇头:“因为,要破除这个诅咒,首先就得抛弃这世间无用的亲情,尤其是父子,兄弟之情。我们越是看重这个,就越是想把权力让给自己的子侄,这样诸子相争,才是致乱之源,大燕两次灭国,这次又是危在旦夕,不就是因为身为父皇的人,不考虑能力,只考虑亲情,宁可把家国大权,交给明知没有本事的儿子,这才引发这些悲剧吗?”
慕容镇咬了咬牙:“你现在跟我说这些话,为什么当初慕容超回南燕的时候,不跟我一起劝谏?反而是一力促成了慕容德立他为太子。你祸害了一次后燕还不够,连着南燕也得一起弄完蛋?”
紅燒肉我愛吃 小說
黑袍叹了口气:“这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啊,对我们个人是如此,对国家也如此,有这个逆天改命的机会的人不少,你,我,阿德都是如此,甚至北燕的慕容盛,也是给说成命中有此能力之人,但究竟是谁能实现这一大业,还得看实际,慕容超本也有改命的能力,不然也不会从一个乞儿混成太子,只可惜,他的气运,恐怕是给身边的公孙五楼所影响了,这也不是我当初能预料的事。”
慕容镇冷笑道:“我看你就是年龄大了脑子不好使啦,放着这么多忠良和有本事的子侄不用,偏偏为了什么改命的虚妄之说,要搞得国破家亡,你哪怕啥也不做,也不至于成这样啊。”
黑袍冷冷地说道:“你说大燕的灭亡是我的折腾,那好,我问你,西燕的这种自相残杀,又与我何干?你当初帮着慕容永去杀慕容冲他们,难道也是我的责任?我说桂阳王啊,这些就是命,是诅咒,不是我们凡人可以左右的!”
慕容镇无言以对,半晌,才叹了口气:“如果真的是什么命运,什么诅咒,就没有别的办法扭转吗?非要这样主动引得国破家亡,才能化解?”
黑袍的眼中冷芒一闪:“不错,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才能实现万年太平,而你,就是这个计划中的关键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