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正德崛起

好看的都市异能 正德崛起 何氣生財-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那萬一呢?看書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
曲老六媳妇噘着嘴。
微微仰着脖颈的她,一副坚持到底的模样。
曲老六在看到媳妇这般坚持之后,张了张嘴巴还想要再继续劝说几句。
可是到了最后,诸般话语还是化成了一声叹息。
唉!
“随你去吧,反正明日我还是继续上山砍柴,毕竟碰到这么一个好主顾可不容易,我这要是不往那边送的话,一旦被他人把这活计抢去,那咱家就彻底没有进项了。”
曲老六见说不动媳妇,也懒得再继续劝说下去。
反正她在家也只是织那些麻布,忙活一两个月也弄不到多少银钱,还不如自己这边呢。
不过曲老六还是一脸担忧的对着媳妇交代道:
“不过你可要小心一点。”
“就如我之前所说的那些,那公主即便现在是被殿下通缉,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只要手头有两个心腹之辈,那就不是你这么一个妇人能对付得了的。”
“所以你找归找,但是可千万别傻了吧唧的把性命搭上。”
曲老六媳妇听到他这般关切的话语,面上一喜的同时,忍不住靠了过去,笑语道:
“我知道啊!你就不用担心我了。”
曲老六被媳妇这般一靠,嗅着那入鼻的香气,之前已经打消的念头,又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可是他还不待有所动作,媳妇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神情变得严肃无比不说,快速出言问询道:
“那莲花观还要多少柴火?”
嗯?
正在兴头上的曲老六。
白首妖師 黑山老鬼
听到媳妇突然关心起自己柴火的事情。
微微有些诧异之余,笑呵呵的说道:
“先不说这个,趁着孩子没有在家,正好……”
“正好个屁啊!我问你话呢!”
曲老六的话语还不待说完。
就被媳妇直接出言打断,此刻一脸严肃的她,重复问道:
“那莲花观到底还要多少柴火,你这些时日往那里送的,难道还不够他们烧上一冬的,一个小小的道观,需要那么多的柴火干什么,你就没想想为什么?”
曲老六稍稍有些呆滞。
不过很快,他的神色就变得不以为然。
继续朝着媳妇使劲的同时,随意回答道:
“管他干什么,他既然要,我们就砍呗,他没准是存柴火呢?”
“你撒开!”媳妇见到曲老六根本没有听清楚自己的意思,用力挣脱开来的同时,抓着曲老六的胳膊问询道:
“我问你,前些年的时候,这莲花观可曾买过柴火?”
曲老六皱眉,沉吟了几息之后,道:
“好像也买过,但是他们只有在大雪封山的时候,才会买柴火,一般的时候,都是他们自己的道士进山砍柴。”
啪!
曲老六媳妇听到这般话语。
神情变得激动之余,更是重重拍了一下曲老六的胳膊,压低声音惊呼道:
“对了!”
曲老六被媳妇这般突然一打。
有些吃痛之余,忍不住有些呲牙咧嘴。
只不过和身体上传来的些许疼痛相比,更让他疑惑不解的是,媳妇这般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对了,对什么了?
自己也没说什么啊!
只是说了……
呃……
曲老六瞳孔猛然一缩。
瞪大眼睛朝着媳妇望去的同时,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
“不会吧?”
“什么不会!”媳妇一脸激动,道:“万一就是呢?”
曲老六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努力想寻找借口,打消掉媳妇的这个念头。
可是苦思冥想了半天的他,也越发感觉这件事情有点蹊跷,往年的这个时候,都是莲花观的小道士进山砍柴,今年怎么就开始买上了呢?
难道是香火旺盛了?
可是不对啊,就他们那地方,达官贵人去的都少,哪里有那么多的银钱。
曲老六越想越感觉不对劲,而对面一直盯着他的媳妇,在看到曲老六这般若有所思的模样后,越发激动之余,直接摇醒他,道:
“管他怎么回事,我们偷偷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莲花观那么大的后院之中,就是藏上百十来人,你在外面也看不出来,不若我们现在过去看看。”
“要是真若有人的话,他们不可能不生活做饭取暖,若真是藏着人的话,从那冒烟的烟筒之中就可以看出了大概。”
媳妇越发激动。
看着皱眉思索的曲老六,继续说道:
神仙教我来装X
“而且那告示上面不是说了嘛,即便是说错了也没有关系,只不过没了第二次的机会罢了,我们一家有两口人,这次错了,还有下次。”
“再说,万一要是让我们找到了呢?那可是千金啊!你砍一辈子柴火,也挣不到一金!”
曲老六媳妇最后的这句话语。
彻底将曲老六说动起来,而且就如她所言一般。
那莲花观今年的所作所为,确实是有些蹊跷。
再者就如媳妇所言,他们又不用进入到莲花观的里面,只需要找到一处稍微高点的地方,能看清楚莲花观里面的烟筒就好了。
如此简单的事情,没有什么风险不说,最多也就是浪费一点体力。
可万一要让他们碰巧找到呢?
美人画卷
那可是千金啊!
想到这里的曲老六,越发意动之余,直接站起身形,拉着媳妇就朝着外面行去。
媳妇见状。
欣喜不已之余,自是赶紧跟上。
可是快要走到院门口的时候,曲老六媳妇这才反应过来。
孩子呢?
她回来之后,还没看到孩子呢?
一想到孩子的她,也顾不上那千金的赏赐了,拽停曲老六的同时,出言问询道:
“孩子呢?”
呃……
曲老六被媳妇的大力,拽的一趔趄不说。
也猛的想起自己的孩子还没有回来,苦笑着拍了拍脑门的他,对着媳妇解释道:
“我刚才不是想和你那个啥吗?就把他打发出去了,估计他寻不到你,直接找铁蛋他们玩去了吧。我们先去把他找回来,带上他一起过去。”
曲老六媳妇听到他的这般话语,紧张的神色才微微一松。
别到时候赏金没有得到,却把孩子丢了,那就有些不值得了,所以在听到孩子可能在铁蛋家玩之后,急急拽上曲老六的同时,边走边催促道:
“行了,快去找孩子吧!”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正德崛起 ptt-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異想天開推薦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
莲花观中。
一片风声鹤唳。
崔旭和诸位统领都在快速忙碌着。
而在莲花观之外。
偌大的京师地界上。
伴随着这道告示的发出。
京师的百姓的情绪也开始变得激昂起来。
所有人看到那千金的赏赐,还有那伯爵的爵位后,所有人放下手头的事情,全部加入到了搜寻仁和公主的行动之中。
无他。
不干活,最多也就是少赚一两天的银钱罢了。
可是一旦找到了仁和公主,那后半生几乎就有了着落。
月光骑士V3
伯爵的爵位寻常人不敢想象,但是那千金的赏赐,就已经够足够多的人眼馋不已。
要知道莫说是千金,就是一两金子,他们这辈子都未必能挣得到,更何况是这千金的赏赐。
于是不到半天的时间,整个京师地界的百姓就已然开始行动起来。
和寻常百姓为了那千金的赏赐不同。
一些富户,仗着自己手下有点人手,更是私设奖金,吸引那些奔着赏金前去的百姓,想要提前获知到消息,继而能活捉仁和公主。
无数人四处奔走,不放过丝毫的线索。
而这白莲观中。
看似一切照旧,但是又有些许不同。
不言后院之中所发生的种种,最起码前面大殿之中的小道士,要比往日少上了许多。
……
曲老六。
因为家中排行老六,再加上父母都是贫苦农户的缘故,所以给他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平日里曲老六除了忙活自己的那点农田之外,一到了冬季,就开始进山砍柴,换取钱银贴补家用。
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往莲花观这边送柴火。
可是今天。
以往和他交接的那名小道士不见了踪影不说,还换了一个生面孔。
曲老六不疑有他,反正有人给钱银,他就将柴火卖给他就是。
至于京师城门口贴出的那张告示,他也听在一起砍柴的同伴说了。
那同伴为了赏银,竟然将砍了一般的柴火直接给了他,而后就开始前往西山深处寻找起来。
按着他所言,这西山山多人少,正好是一处天然的藏匿之所,没准那仁和公主就藏身在这里面也说不准。
但是的曲老六闻言,也只是笑笑而已,千金的赏赐固然可以让自己衣食无忧,但是说找到仁和公主,他们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运气。
别到时候人没找到,却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那就有些不值得了。
所以曲老六送离了那名同伴之后,根本没有动心,继续干着自己的老本行,丝毫没有受到那千金赏赐的诱惑。
毕竟和那不现实的赏赐相比,眼下莲花观这个大主顾,却是他这么多年都没有碰到的,长期要柴火不说,去晚了还会催促,再加上一直都是现银结账的缘故,这可比去集市上一担担的卖强多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曲老六根本不为所动,在将柴火换成银钱之后,就朝着家中行去。
今日有了同伴的那半担柴火,他比往常要早回家不少。
想着已经多日没有和妻子温存的他,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和妻子好好近乎近乎。
曲老六一路疾驰。
没消片刻的功夫就赶到了家中。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媳妇居然没有在家。
打发孩子出去寻找的同时,顺便交代孩子去和铁蛋他们玩上一会后,曲老六就开始洗漱起来。
曲老六在家准备就绪,左等右等不见媳妇回来,直到日头西斜,天色开始渐渐变黑,曲老六媳妇才一脸疲惫的走回到了家中。
看着曲老六已然回到家中之后,曲老六媳妇顿时又来了精神,快步上前的同时,出言说道:
“明日你不用去砍柴了,跟着我一起去找那个公主吧。”
嗯?
曲老六正因为苦等媳妇不归而恼火。
原本还打算发两句牢骚的他,忽的听到媳妇这般言语,神情一愣之后,试探着说道:
“仁和公主?”
“对!”媳妇一拍大腿,道:“就是她!”
说完这句话语的曲老六媳妇。
一边揉搓着自己的大腿,一边开口说道:
“这半天累死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多少地方。”
“你也去找她了?”
曲老六苦笑一声,思绪也从之前的念头,渐渐转到了仁和公主这件事情上面,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咱能有那个好运气嘛,估计谁家祖坟冒青烟,或许可以找到吧,就凭我们,还是算了吧。”
“怎么能算了呢?”
曲老六媳妇一听曲老六的话语,顿时有些不乐意起来,道:
“什么就算了,你不知道,之前东厂就已经在暗中找了挺长时间了,可是到现在都没有找到,这说明什么?”
超能力男子高校日常
“说明什么?”
曲老六不明所以。
不明白这东厂找不到,和他们去找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曲老六媳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伸出手去点了一下曲老六的脑瓜门之后,道:
“这说明,这件事情就是在等待有缘人呢,谁知道我们是不是就是那个有缘人呢!”
啧啧!
曲老六闻言。
忍不住暗暗咂舌。
即为媳妇的强词夺理,也为能想出这般名头的那个人。
还什么等待有缘人,分明就是人家已经离开了京师好不好。
不认同自家媳妇这般言辞的他,忍不住出言反驳道:
“什么等待有缘人,你们知道那公主就在京师?没准人家早就跑了也说不准呢?”
“再说人家可是公主殿下,即便现在不是了,可是以前人家能没笼络一批心腹之辈,这般情形之下,还能让你们寻到?”
“别到时候人没寻到,却丢了自己的小命,那就有些犯不上了,要我说,还是乖乖过咱们自己的小日子吧,整天异想天开干什么!”
曲老六一脸不认同,口中的言语也隐隐有些教训的味道。
可是正在兴头上的曲老六媳妇,在听到曲老六这般话语之后,顿时满面不悦起来。
“什么叫异想天开,我一个是异想天开,现在整个京师的人都在找那个公主,难道所有人都是异想天开吗?”
“你不去拉倒,明天我一个人去就是!”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正德崛起 txt-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第二個趙括推薦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
朱厚照一脸凝重。
眺目朝着赣江的对面望去。
这么会的功夫过去,对面的先锋已然开始到达赣江边上,在那里开始安营扎寨起来。
一些兵丁更是开始朝着一旁的高山奔去,他们的目的何在,朱厚照再为清楚不过,就是奔着那里的竹林而去。
只不过即便如此。
朱厚照在之前依旧没有下达砍伐竹林的旨意。
无他。
就如姜三之前所言。
这些人都是功臣之后,让他做出手足相残的事情,他自己也迈步过去心中的那道坎。
也正是因为如此,方才有了他在南昌这里静候兴献王等人到来的事情。
要不然不言其他。
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从何处调兵还调不到?
眼下让他头疼的,并不是兴献王所率领的这些贵州兵马,唯一让他感觉有些头疼的,是在中原之地肆虐的白莲教众人。
这般家伙千年以来,简直就是拿造反当营生干,每逢乱世必定出来亮个面,可偏偏哪一次都是铩羽而归,即便朝廷无数次的清剿,但是到最后这般家伙还是死灰复燃。
朱厚照都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又是因为什么,让他们一下子就坚持了千年之久,仅仅只是因为贪心吗?
若是如此的话,那朱厚照真得有些佩服这些人的毅力了,不言其他,这贪心都能世世代代的传递下来,也算是和厉害的传承了。
呵呵!
朱厚照冷笑一声。
思绪开始重新回到眼前。
看着已然在赣江对面做好安营扎寨准备的兴献王等人,抬脚直接朝着城墙下面行去,一边走一边吩咐:
“盯紧对面的动向,一旦对方有什么异动,即刻前来奏报!”
“卑职遵旨!”
整齐划一的接旨声,开始在城墙上面响彻起来。
朱厚照漫步前行,来到城墙下面的他,对着周边跟随的护卫说道:
“徐宁呢?让他过来!”
伴随着朱厚照的旨意下达,没消片刻的功夫,正在一旁忙碌的徐宁,快步跑到了朱厚照的近前。
“末将参见太子殿下。”
墨繪今生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徐宁听到问询,躬身一礼后,抱拳答道:
“禀告殿下,诸般事情已然准备完全。”
“嗯。”
朱厚照轻轻嗯了一声过后,继续吩咐道:
“传旨虎贲军就位,所有虎贲军即刻登船!”
“末将遵命!”
徐宁在接到旨意之后,转身就欲离去。
“等一下。”
徐宁身形一滞。
停在当场的同时,快速转过身形,躬身面向朱厚照。
“你没告诉姜三?”
呃……
徐宁一愣。
接着瞬间反应过来,殿下所问询的是何事,躬身行了一礼的他,赶紧快速回答道:
“禀告殿下,您之前没说,所以末将也就没敢私下告知。”
徐宁说完这句话语,怯怯抬头朝着朱厚照看了一眼,轻声说道:
“殿下,末将是不是做错了?”
嗯?
朱厚照神色如常,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的同时,继续说道:
“没错,下去吩咐吧,碰到姜三的话,让他过来。”
“末将遵命!”
徐宁领命,快步朝着远处奔去,呼喝和命令的话语,更是不断从其口中喊出。
至于朱厚照,在观望了一下对面的情形后,见到越来越多的兵丁,开始在对面已然扎起营帐后,轻轻笑了一下的他,继续朝着江边行去。
几息之后。
交代完毕的徐宁,连带着一脸羞愧的姜三,齐齐站到了朱厚照的身边。
正在朝着对面张望的朱厚照,听到身后的动静之后,回身看了一眼,见到是徐宁和姜三两人后,出言说道:
“好了,都来了,上船吧!”
呃……
徐宁和姜三两人听到朱厚照这般言语,神情齐齐一变的同时,快步拦在了朱厚照的近前,阻拦道:
“殿下,马上就要交战,虽然对方未必有火器,但是也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携带攻城的器械,再者两军交锋,刀剑无眼……”
“行了!”徐宁话语还未说完,就被朱厚照的话语打断,朱厚照目光看着对面骑马站立江边的一道身影,道:
“废话就不要多说了,我那想要取而代之的皇叔来了,我总得过去看看才是。”
“再说,之前交代你的事情,不都是已经准备妥当了吗?既然如此的话,还怕他作甚。”
说完这句话语的朱厚照,抬脚朝着面前的一座河船行去。
站立在后面的姜三和徐宁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见到对方尽皆都是一脸凝重的神色后,赶紧快步跟上。
咚!咚!咚!
战鼓响!
呜!呜!呜……
号角鸣!
之前从宁王手中缴获的河船,又一次开始发挥了余热。
和之前前来南昌还需用苫布盖住大炮不同,这一次的朱厚照,根本没有丝毫遮掩,炮口直冲对面不说,所有炮弹更是已然准备完全。
眼下唯一缺少的,也就是一道‘发射’的命令罢了。
百船齐渡。
慢慢朝着对面行去。
而与此同时。
对面正在安营扎寨的一众兵丁,连带着在江边观察这边情况的兴献王,也开始注意到了这河船的动静。
见到朱厚照在他们刚刚到来之际,居然就开始主动迎战的情形,兴献王一脸愕然之余,忍不住讥笑出声,冲着一旁的袁宗皋笑语道:
“之前本王看他四处搜罗河船,原本还以为这渡江交锋,还得需要几日的时间,可是谁曾想到,本王还没有失去耐性,他到是先出手了。”
“怎么,他就这么等不及吗?还是说他以为就他这么点人马,可以抵挡本王的四十余万大军吗?”
兴献王一脸讥讽。
看着远处的河船,脸上的笑意已然开始变得越发浓郁起来。
站立在其身边的袁宗皋,并未着急回答兴献王的话语,而是交代手下赶紧将这个消息告知下去,让一众将领做好应敌准备。
他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才将目光重新转回到了兴献王的身上,拱手答道:
“殿下,这简直就是天助吾等,看来坊间的传闻果真没错,这朱厚照穷兵赎武,没准就是第二个赵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