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火熱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愛下-第八百零八章:大招分享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黑云自八方滚滚而来,暴风呼啸,电闪雷鸣。
密布黑色天空的雷暴云被台风吹卷成了巨大的漩涡,天顶上形成了巨大的而震撼的自然景观,像是有着神话中兴风作雨的龙在漩涡中搅动着,口含的雷电喷涌而出形成了照亮高架路上那终于爆发厮杀的白光!
一切都始于端坐八足骏马的神祇抬起的刚古尼尔,就像是一个信号,点燃了厮杀的开端。
如果神祇真的拥有着北欧神话中那储藏着优秀战士们的巍峨英灵殿,那么现在这群密集的黑影无疑就是拥护他直到宇宙尽头的瓦尔基里。昆古尼尔的朝向就是他们的意志所去,在浓聚为浪潮的啼哭声中一拥而上,将主上的猎物撕碎进贡。
末世竞技场
所有包围迈巴赫的和父子黑影们都融化在了雨水里——并非真实的融化,而是在极致发力之前的脱力,每一个黑影们在生前都是精通实战的大师,在他们死后那些汇聚人类技术精华的战斗技巧依然完整地保存了下来,让他们每一个在厮杀中都是致命的武器!
但他们所展现出来的人类巅峰技巧,却在第一个照面就吃瘪了。
轰鸣声响彻天地,除了雷霆之外更加令人振聋发聩的是君焰冲击波摧毁高架路的爆鸣声!穿刺黑夜的火光跟凝固汽油弹爆炸相差无异,明亮的橙红色夹杂着浓浓的黑烟,黑与红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斑斓残酷的美感,就连暴雨都在那一瞬间被汽化成了蒸腾的水雾!
高压的冲击波横扫而出,被正面击中的黑影们斗篷都被烧成了飞灰,连带着下面的躯壳一起被极致的高温碳化,留下的漆黑的枯骨架子,暴雨砸落在上面瞬间将其压垮进水流冲下高架路。
散开的黑烟下黄金瞳炽热的楚子航身上火光渐熄,在他身后楚天骄半蹲背身护住他的身后,村雨·真打在他们两人的周边画出了一个圆,在楚子航释放君焰时任何接近他的黑影都会被连闪如电的刀光撕扯成残肢碎片。
君焰清场之后黑烟散开后整个高架路都散发着黑烟热气,融化的沥青被雨水快速冷却发出滋滋声,在百米外的奥丁前笼罩着水幕阻挡了君焰的推进。他依旧没有动的意思,反而将手中的昆古尼尔插进了身旁完好无缺的路面里。
“第一轮。”楚天骄说道,“该保留力气打持续战了。”
楚子航默默地停止了言灵的释放,因为他听见了有更多声音从暴雨中传来了,那是来自高架路下黑色深渊里的啼鸣声,他们的利爪深入桥墩和石壁留下一个又一个爬行的坑口,声音密集得让人想起丛林中的行军蚁。
第一只黑影从高架桥外跃起了,然后是第二只,数不清的新的敌人蹿出桥面蹲在桥边的护栏上对着那对父子发出嗜血的嘶叫声,雨水砸在他们的斗篷上沾湿了那苍白的人脸面具,白光也只能照亮一隅那面具下暗金的瞳眸…如果这一幕能有幸被拍摄下来,一经流出估计就没有詹姆斯·卡梅隆的《异形》什么事情了。
奥丁铁面下的独瞳锁定了楚天骄,那黑色的箱子就正被他踩在脚下,这是一场攻防拉锯战,而往往拉锯战最需要考虑的就是体力。
神明没有选择用无边的力量和雷霆正面击溃这对父子,而是选择了以群蚁噬咬的方式消耗他们的体力——所谓的战术不过也是人类于神明的战争中学到的皮毛,现在的他只需要静静地等待最后胜利果实的结出,探手取入囊中,完全无需被那浓烟和火焰燎脏自己那华美的暗金甲胄。
第二轮的死侍锁定了楚子航他们,在即将顺着雨水和风暴的轨迹扑出时,无形的领域张开了,空气仿佛实质化为了凝胶,每一个扑入凝胶的死侍每一个动作的轨迹都被显现出来了——那些从他们身侧滑过的雨水拉出的细长轨迹,斗篷向后摇曳的缓慢纹路都清晰入眼。
卡塞尔学院中林年被称为最强不是没有道理的,‘时间零’与‘刹那’这两个言灵就是为了杀戮而生的,他们没有‘君焰’的破坏性以及‘蛇’的广泛实用性,但在捉单以及群战的厮杀上拥有他们无疑就走上了通往胜利的快车道。
楚子航向外探了半截身子,瞬间又被楚天骄扯了回来,凌冽的刀风狂舞,男人外衣在背后被狂风掀起如斗篷般猎猎抖动,村雨·真打在瞬间将他们身边地上画出的“圆”扩大了五倍,密码箱就是圆心,他们就是盘绕在圆心周围的阴阳双玉。
不需要交流,楚子航就明白了楚天骄的意思,他握住手中的影打一刀掷向了第一只冲入圆内的黑影,刀尖正中那苍白面具的眉心,裂痕慢速地爬满整张白面,冲到面前的楚子航握住刀柄斜切而下!
破开了面具后露在电光中的是一张扭曲的怪脸,斑驳的鳞片和异形的长牙狰狞骇人,那被斜切断开的颅骨如人类和蟒蛇的杂交一样可怕…他们哪里配得上瓦尔基里的威名?这群装神弄鬼的家伙就是一群变异到了极致的丑恶死侍。
不过这样似乎也说得通了。
在北欧神话中奥丁拥有着瓦尔哈拉(英灵殿),那里面都是人间的战场上挑选出来的英勇善战的勇士,以便让他们同诸神一道在世界末日的诸神黄昏之战中并肩作战。所以,英灵殿是奥丁神接待死者亡灵的殿堂,在殿堂中无一都是死者,而身为死者却又能留存于世继续厮杀,这能让楚子航联想到什么?
“所谓的‘英灵’不过都是一个又一个被奥丁炼为死侍的强大混血种吗?”
楚子航向后轻轻一跃避开了右侧缓慢刺来的尖爪。在常态的时间流速中,他的速度宛若雷霆险而又险地插过了阴险的袭击,就像子弹与子弹交错而不碰撞一般令人惊心动魄,然后一刀斩断错过面前的影子,只留下半截蛇一样扭曲的黑色东西摔进远处的积水中疯狂扭动洒出黑血!
他血振清理掉影打上具有腐蚀性的污血,转头看向巨大雷暴漩涡下凛然不动的巨神,铁面遮蔽了他所有的面容只剩下那只暗金的瞳眸——在那张铁面下隐藏的莫非也是一张狰狞扭曲的面目?
他哪里是什么神明,他根本就是未知名的龙王!
他时今日,林年在厮杀时想通的道理,楚子航现在也兀然想通了,甚至想通了更多的东西…龙王为什么要披上北欧神族的皮?龙族难道不都是以自己族群的强大而感到骄傲的存在吗?怎么可能会去扮演所谓的神?
除非他们本身就是人世间传唱的神明…所谓的北欧神话颂唱的就是他们的传说!统御众神的奥丁就是一只强大到无可匹敌的龙王,他握着龙族文明锻造出的极致炼金武器‘昆古尼尔’,雷霆和风暴都是他的掌控的至高言灵,英灵殿中孵化的是带着粘液和龙鳞的‘卵’,众神们栖息的阿斯加德山上满目都是遮天蔽日的黑色大翼!
“他为什么想要得到那个箱子,尼德霍格的血肉?”楚子航向后快速后撤,退守防线的同时,控温言灵将影打上镀上了一层炽热的火光,如狮子般扑击暴跳一刀袈裟斩切断了楚天骄背面逼来的死侍。
“不知道,怪物的想法你怎么可能了解?但既然他想要得到,我就不能让他得逞。”
楚天骄在实战中凌厉的刀法简直不输于楚子航,能继承给以后的楚子航村雨,那他本身就该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刀术家!
就算同在时间零中,他的速度也比楚子航快上一倍!穿梭在那困入泥潭的黑影们中,就像是随时都可能碎开的泡影,满目都是他抬手瞬斩而过的刀光!一道接连一道就像是在画一幅不断笔的连画,被狼毫润过的任何地方都被干脆地切断!斩开!剁碎!
他就宛如夹杂着锋锐刀片的狂风蛮横过境!
“好痛…”
“血…”
“伤口就烧起来了…”
那些死侍的惨嚎和低语被拉长了数十倍缠绵在雨中,楚天骄的速度不减反增,在画出的圆内疯狂来回跳跃斩击,硬生生营造出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领域,接近这个领域的任何生物都会第一时间被剥夺生命,‘死亡’仿佛成为了真是可以触碰的东西!
“他不想要销毁箱子里的东西…之前你下刀时候他有反应,虽然只是一瞬间。”楚子航抽刀旋转,滚烫的刀锋裹在他的身上梨过任何想要接近他的死侍,但凡触碰必是熔断那斗篷下的龙鳞一切而过。
他有些怀念以前林年一直带在身边的七宗罪了,在这种乱战的情况下日本刀远没有那匣子里五花八门的炼金武器好用,日本剑术大部分都只适合在一对一针锋相对时一击必杀,他最大的问题就是太决绝了,一旦出刀再无回绝扭转之地,所以绝不适用这种乱战!干净利落的斩击固然切断了面前的敌人,但在你收招之前露出的巨大破绽也会被其他的敌人抓住进攻。
可以说如果不是‘时间零’这个作弊的言灵存在,楚子航已经在这种狂暴的围攻中至少被杀死五次以上了。
“他想要得到黑王的血肉?他想要复活黑王?”楚天骄顺着楚子航的话往下走,他们即使是在乱战中也必须快速地思考接下来的事情…奥丁还在暴雨中观望尚未动手,在那把必中的神枪刺出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
“我不知道,但想要离开这里,箱子里的东西是关键。”楚子航扫向高架路侧,第二轮死侍在‘时间零’的数分钟,现实中的数十秒中内就被他们硬生生砍杀完了,第三轮死侍已经攀爬露面了,甚至还有更多的黑影从矗立不动的奥丁身后的高架路深处走来,黄金瞳如飘摇的萤火虫在黑暗中上下摇曳。
“如果硬消耗体力肯定是我们输了,在神话中英灵殿里的鬼魂们可是数以万计的啊,只要时代还在延续,每一个时间节点的英雄在死亡后都会成为神王的士兵…现在可都他妈是2004年了,我一会儿要是能见到艾森·豪威尔和隆美尔我都不奇怪!”
SPUTNIK
“他们是混血种吗?”
“我怎么知道!比喻!这是比喻!儿子!今天我们挑了个坏时间接架打了,这家伙人多!”楚天骄回头吼叫着说,“我操…下面也有!儿子!注意脚下!”
楚子航猛然回头看见楚天骄那边居然被六只黑影团团围住了,天上地下密不透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连沥青路面下都破土而出了一只有力的巨手抓住了楚天骄的两只脚腕强行让他无法移动!
那些沥青!在被君焰炙烤后变软了,而黑影们斗篷下的鳞甲足够抵抗住那些高温,让他们像是游泳一样在沥青下面移动,虽然缓慢,但只要耐心蹲点,头顶奔如脱兔的楚天骄总有停下的时候——时间零本身是个极为消耗体力的言灵,如狂风般带来死亡的楚天骄总会停下!那时候就是风暴被击溃的刹那!
周围的死侍缓慢地涌向楚天骄,就像是粉丝见面会一样要给他一个‘铁血’的拥抱!楚子航还是小看了这群死侍的智慧,武技是这群黑影最令人忌惮的武器,可谁又能想到堕落成这幅模样了他们甚至还能有着惊人的谋略呢?
绝杀之幕。
这一幕楚子航发现的太晚了,就连君焰都来不及释放了,但下一刻空气中响起了楚天骄炸雷一样的声音。
“刀!”楚天骄爆吼一声,楚子航瞬间曲臂将手中的影打投掷了出去,村雨就像是掷刀一样有力,贯穿了挡在他和楚天骄面前的死侍,楚天骄单手抓住从村雨划过身侧的刀柄,双手持握真打和影打,白色的烈气轰然从他身上喷出,这一幕他简直就是人形的火车头!体内瞬间上升的高温争先恐后地散发为整齐从皮肤的裂痕里吐出,而那些裂痕没有破出鲜血,而是钻出了细密的青铁色绒毛!
二度暴血!
白气中的楚天骄忽然塌陷了下去,就连他的外套都因为他快到极致的动作被滞留在了半空中,一身白衬衣露出领口青鳞爬满的他,双手交叉握住村雨的真打与影打两把刀,蓄力的背肌将肩胛骨向上顶到了极致,简直就是要爆出两张肉翅一样!
黄金瞳爆亮,楚天骄的口中发出了似龙的吼叫声,他抽刀断闪,真打影打的刀背以自己的双肋鳞片做刀鞘借力拔刀,在一声清脆的音爆狂扫中绞出了一圈闪亮的弧光,音爆带来的狂风猛地震起,围绕在他身边的六只死侍腰部以上的身体直接被狂风吹飞了!
一刀六斩,六胴切!
只用一刀就将六道比金铁还要坚硬的死侍躯体蛮横切断了,只有真正懂得刀术的内行人才知道这一刀爆发出的力量有多么恐怖,光凭借混血种的力量是决然无法完成的,只有超越混血种的极限触及禁忌的力量才有可能从这种绝杀之幕中撕出一片生机。
也就是楚天骄斩出这惊艳绝伦的一刀后,一直观战的奥丁动了,他伸出了右臂,错花的甲胄玲玲作响,粗巨的五指扣拢握住了那漆黑如树根盘绕而成的神枪枪柄上,细密的火花弹射闪出如片片流星坠入雨中。
“错误的道路。”低沉的声音如雷滚来。
六道尸体砸下,一刀刺穿地下第七只死侍的楚天骄抬眸对上了那只独瞳,暴血后的青色鳞片已经疯涨遮蔽了他的双颊,藏起了那副中年老男人的颓废只剩下暴戾和杀机!
不知为何,暴血激怒了奥丁,他决定亲自动手肃清这个渎神者了。
“守好箱子,儿子,我要开大招了!”楚天骄低吼。
然而在那昆古尼尔还未拔出之前,忽然一道白光闪过了,冲出了楚天骄画出的圈,以绝对的速度撞向了准备拔枪的奥丁,简直就像一道余温尚在的闪耀流星!大部分的高红高亮的火环汇聚在了楚子航身边,但在楚子航的身后却拖拽着残余的白色光影,那也正是白光的来源!
未有人见到过的‘君焰’的临界状态!但在七年后,他会出现在卡塞尔“新言灵学”的机密论文上——‘君焰’的极限,等离子临界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