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白擔心

超棒的小說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線上看-345 小規模騎兵戰術讀書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小說推薦亮劍之老子是孔捷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接着,沈泉说到做到,果然率领战士们暂时留下,为二五八团断后,掩护二五八团一行提前撤离。
卢多贤在千恩万谢中离开。
望着卢多贤一行慌不择路逃窜的背影,孙德胜忍不住骂道:“这些叛徒,要不是咱们来得及时,指定成了鬼子的走狗了,真想给他们一梭子,干脆灭在这儿得了。”
沈泉道:“老孙,消消火,这些家伙迟早会收拾,只是眼下还不是时候,咱们这边要是真和这些顽军起了冲突,小鬼子那边儿该高兴了。”
一排长则是问道:“咱们真就这么傻乎乎的留下来,替他们这些怂货断后?”
“咱们不是说好了,拿人家装备,顺便帮帮忙嘛!”沈泉笑道。
一排长道:“营长,不是我说话难听,这些顽军手头的装备,咱们不抢过来,后面鬼子追上来了,照样被鬼子抢走。”
“便宜了小鬼子,还不如留给咱们抗日呢!”
“就是,这些顽军,咱们不灭了他们就不错了,还替他们断后?”孙德胜道。
沈泉乐道:“咱们八路军毕竟是仁义的部队,这样,为他们争取十分钟时间,十分钟时间,应该够他们跑上好一段距离了吧?十分钟之后,咱们立刻撤往战马区域,骑马离开。”
沈泉说完,干部们愣了愣,紧接着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下子大家知道二营长有多损了。
十分钟时间,这些溃败的顽军,能跑上三里路就不错了。
十分钟一到,大家骑上马,要不了多久,就能越过正在逃窜的顽军一行。
到时候这些顽军还得被撂在后头,让小鬼子追杀。
见干部们面面相觑,沈泉一本正经道:
“还愣着做什么?抓紧时间备战,十分钟时间,咱们够仁义的了。”
“一会儿战斗打响,小鬼子多半会把咱们当做逃窜的二五一团,先头追过来的鬼子猝不及防,肯定得被咱们打个措手不及。”
“我算过了,十分钟时间,鬼子的主力部队赶不到这地方,咱们也能够顺利撤离。”
……
一切正如沈泉推测。
从太原城北城门追出来的鬼子伪军,他们很清楚这二五一团是什么货色。
说难听点儿,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沒有辦法了呀 夏天了嘛
追击的过程中,鬼子伪军全程压着二五一团打。
所以鬼子的先锋部队追得很凶,甚至根本没有等待后续的主力部队会合。
先追上来的,只有一个小队的鬼子,外加上一个排的伪军。
沈泉躲在高坡上,拿望远镜观察着日伪军的情形,望见先头追过来的鬼子小队和伪军,沈泉心中一动。
“这小鬼子还真是猖狂,几十号人就敢追着几百号人跑,看来还是没有栽过跟头,这支鬼子咱们吃定了。”
“十分钟之内解决战斗,留出三分钟时间打扫战场,然后按照预计划的时间,迅速撤离。”
“我带一部正面埋伏,只是战斗打响之后,咱们的战斗力一旦暴露,鬼子肯定会后撤,咱们没办法截断鬼子的退路,就没办法全歼这支鬼子。”
“这样,孙德胜,陈大连,你俩各率骑兵一部,借助战马的机动性,从两侧绕远迂回过去,趁着鬼子向山脚下靠拢,彻底截断鬼子的退路。”
“咱们打一次小规模的围歼战。”
“让小鬼子也知道知道咱们骑兵战术的厉害。”
二营长沈泉的战术指挥能力,全团的干部们有目共睹。
就连团长孔捷,都曾在军事会议上表扬沈泉,说整个独立团就数二营长鬼点子最多。
此刻沈泉的安排一说完。
南三石 小說
孙德胜和陈大连立马意识到,这绝对是小规模骑兵战术的完美应用。
“是!”
骑兵连连长孙德胜和指导员陈大连,齐声应道。
双方各带三分之一人马,四十人左右,先赶到拴着战马的区域,取了战马,然后抵达指定位置,等待日军进入山脚下之后,立刻从两侧绕远迂回,截断日伪军的退路。
……
……
太原城。
就在二五一团向后逃窜的时候,被鬼子副官带人抬进城内的,太原城日军特务机关长武田英二郎,被王喜奎射出的子弹打穿了肺叶,眼见着快活不成了。
“中佐阁下,中佐阁下,您一定要坚持住,医生马上就到了,肯定能把您救好的!”
鬼子副官工藤多俊一脸急色,开口劝慰道,眼泪都险些下来了。
一边劝慰中,工藤忍不住大骂卢多贤:“卢多贤这个混蛋,害了您的性命,中佐阁下,我一定会亲手宰了他。”
被打穿了肺叶的武田英二郎,此刻说话已经十分艰难。
就在工藤大骂中,他颤巍着右手,抓住了工藤的衣角。
明显是有话说。
工藤连忙蹲下,将耳朵凑上前来。
“中佐阁下,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交代属下?”
“记……记住,我还是那句话二……五一团不可能……反叛,也没有反叛的……动机。
眼前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相,一定要好好……探查清楚再……做结论,不要将……将原本可以……拉拢过来的队伍,逼迫到敌对的局面,工藤君,往……往后太原城的情报工作就……拜托你……”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吐出,武田英二郎紧握着工藤多俊的右手,无力地垂了下去,眼睛也缓缓合上。
太原城日军特务机关长武田英二郎,就此一命呜呼。
“中佐阁下!”
工藤悲呼,周边的鬼子士兵们也是一脸悲色。
而武田英二郎这么一死,接下来太原城特务机关方面的工作,就要交给工藤多俊了。
士兵们的目光也都朝着工藤汇聚了过来。
工藤沉默了片刻,目光这才从已经断气的武田英二郎身上离开,他缓缓地站起身来,朗声说道:
“当务之急,第一件事,不能因为中佐阁下的牺牲,让太原城的情报网出现漏洞,给敌人可趁之机。
第二件事,中佐阁下临行前的交代,你们也听到了,眼前这件事究竟是不是二五一团的诡计,目前还需要确定,这些日子,诸君就辛苦一些,务必把具体的情况探查清楚。”
“嗨!”
鬼子们齐声应道。
工藤是被武田英二郎死亡前的话语惊醒,他仔细分析过这次的情况,的确是疑点重重。
二五一团没有理由利用这次投降交接仪式,暗中反水才是。
二五一团团长卢多贤,当时也同样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妥,甚至催促着武田英二郎立刻进行交接仪式。
结果突然反了水?
先前战斗的时候,工藤注意到,二五一团那边有许多士兵都有些发愣。
明显也没有预料到,会突然交火。
还有那卢多贤,当时情况紧急,似乎还想和工藤解释,结果被工藤打伤。
二五一团那边,主要也就是害死了机关长武田英二郎,打死的日军士兵其实并没有多少。
然后就被击溃了,在城门日军的火力倾泻下,二五一团更是折损了近半的人马。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蠢事。
二五一团团长卢多贤那个视财如命,胆小怕死的蠢货。
他敢这么干?
还有最开始偷袭机关长武田英二郎的那一枪,是从很远的地方,敌人用狙击枪打过来的。
卢多贤如果真的想借助这次的投降交接仪式,暗中偷袭帝国部队的话,又何必多此一举,派一名狙击手,率先打掉武田英二郎呢?
工藤越想越不对劲。甚至有些后悔,当时应该忍住怒火,听那卢多贤解释才对
“不对劲,这次皇军虽然与二五一团发生了火力冲突,但这件事情背后应该另有隐情,过些天,我再派人去和二五一团交接,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能辜负了机关长最后的嘱托。”
工藤自言自语道。
……
……
战斗猝然打响。
鬼子小队带着伪军,一路追击逃窜的二五一团部队,追到了太原城北城门远处的大山山脚下,不见了二五一团的踪影。
接着,小鬼子刚刚贴到山脚下,就被山坡上提前伏击的沈泉一行突袭。
“打——”
骤然间爆发的火力相当猛烈,这次在孔捷的交代下,骑兵连携带的轻机枪和掷弹筒数量相当夸张。
若是将骑兵连的一百二十多号人马,按照十二个人为一个班的划分方式,每个班就有两到三挺轻机枪,外加上一到两门掷弹筒。
这样的火力配置,已经完全碾压同级日军部队。
用孔捷的原话说:“骑兵冲锋的战术已经不适合现在的战争模式了,现在更适用的是骑步兵作战的方式,骑兵起到一个快速移动的作用。
作为骑步兵,火力必须要充配,重武器会影响骑兵的速度,反倒会拖累机动性,那就大量配备轻机枪和掷弹筒火力。
奇兵,就应该爆发出强悍的火力。”
眼前战斗一打响,十几挺轻机枪火力从山头上攒射下来。
追过来的鬼子小队,就算是战斗素养过人,一时之间也被打懵了。
双方的火力配置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
先头打过来的鬼子小队,手上只有三挺轻机枪。
眼前伏击的敌人,甚至有十几挺。
战斗一打响,冲锋在前排的鬼子和伪军,在几个呼吸间就被撂倒了二十多人。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那鬼子小队长立马意识到问题:
追击的对象绝对换人了,这不是二五一团该有的表现。
慌不择路的二五一团,先前逃跑的时候,连后卫部队都没有来得及调整。
又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这山脚下完成伏击部署?
“混蛋,撤,后撤!”
短暂的火力交锋过后,鬼子小队长连忙下达了命令。
这小鬼子被打得有些心惊,这藏在山脚下伏击的对手,不但火力枪强悍,枪法惊人,这股气势就绝不是二五一团能够比的。
他看到了那些伏击的人马。
八路军!
难怪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完全不一样。
日本人在这方面是很有共识的。
在敌后作战部队中,八路军的战斗力是最恐怖,也是最难对付的。
当然,这里说的不是土八路,而是八路军的正规作战部队。
王爺求輕寵:愛妃請上榻
用简单明了的介绍来说,日本人的情报分析中。
敌后中国武装战斗力比较:
八路军正规军>中央军>晋绥军精锐>国军杂牌军。
这份战斗力情报,日军是综合了这些中国武装的战斗意志、火力配置、后勤保障等等因素。
其中,日本人将武装部队的战斗意志,放在衡量一支部队战斗力的第一条件。
八路军在这方面,自然是远远甩开其他武装部队。
用一些鬼子军官的话说:
“在相同的情况之下,我们对付八路军,需要出动更多的兵力,另外要随时做好死战的准备。
因为指望击溃这些八路军,或者是让他们主动投降,那难度,就像是让帝国士兵们,主动放下枪支,选择投降一样。
基本上不会出现。
他们甚至可以战斗到最后一人。”
……
眼前沈泉一行表现出来的火力优势,更是远超过日军对八路军主力部队火力配置的认知。
也难怪这小鬼子,忙不跌地就下令撤退了。
鬼子小队长打定了主意,暂时后撤,等待追击的主力抵达。
可就在这时,刚刚从山脚区域退出去的鬼子小队长,隐隐间听到大后方有马蹄声传来。
有鬼子通讯兵慌忙跑过来汇报道:
“长官,我们的退路被八路军截断了!”
“纳尼?”
鬼子小队长大惊之下,拿起望远镜朝着后方观察的时候,火力点已经从大后方攒射过来。
孙德胜和陈大连,趁着鬼子和沈泉一行交锋的时候,顺利地率领两支骑兵,迂回到了日军来路的后方,截断了鬼子的退路。
上马骑行,下马作战。
孙德胜和陈大连带着骑兵连的战士们,迅速绕到鬼子屁股后面之后,战士们立刻舍弃马匹,转化为步兵,借助鬼子来路的一处缓坡,迅速构建防御工事,从背侧进攻日军。
这下子,小鬼子直接被前后夹击了。
沈泉那边注意到骑兵的迂回已经就绪,当即高举手中的驳壳枪,朝着鬼子的阵营连放了两枪,率先冲出去,一面大喊道:
“同志们,进攻,灭了这些小鬼子!”
“杀——”
一连串的战斗,从鬼子抵达山脚下被沈泉一行伏击,再到鬼子被骑兵连截断退路,遭受两面夹击,最后到战斗彻底结束,前后用时只有七分钟左右。
将近六十个鬼子,外加上四十多号伪军,被全部消灭在合围之中。
然后,战士们按照沈泉的命令,快速打扫战场,并带上缴获的枪械装备,借助马匹及时撤离。
而就在沈泉一行前脚撤离,没过多久,一支鬼子中队后脚就到了。
可在他们眼前出现的,只有一具具日军士兵的尸体。
“我们的小队似乎是遭遇了伏击,难道是二五一团干的?”鬼子副官推测道。
鬼子中队长摇了摇头,道:“绝无可能,从战斗的情景来看,士兵们遭受了前后的夹击,不远处你应该也注意到了,有马蹄印,这说明伏击的敌人手中有骑兵,而二五一团抵达城门口的时候,可是连一匹马都没有,怎么会是他们?”
“那会是谁干的?”
“不清楚,先加快速度追上去看看再说。”
“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