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美漫之手術果實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美漫之手術果實-第842章 兵主部一兵衛 (上)讀書

美漫之手術果實
小說推薦美漫之手術果實美漫之手术果实
“还以为零番队的人都会宁死不屈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看到在自己的威胁下,立即点头答应的二枚屋王悦,沈飞也有些意外,他只是例行公事的威胁而已,毕竟想要得到自己的东西,不威胁一下,对方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把东西拿出来。
如果是一护,,石田雨龙这样的人,威胁肯定不管用,不过显然二枚屋王悦不是这样的人,如果沈飞没有办法真正威胁其生死的话,或许对方会坚持一下,不过谁让沈飞有办法呢。
或许兵主部一兵卫那边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但是如果离殿被彻底毁灭,就算是他也未必可以把他复活,友哈巴赫那边对上他的时候,显然不知道和尚有这样的能力,这才最后让对方都复活了。
就像友哈巴赫可以复活他的星十字骑士团的人一样,友哈巴赫的复活,并不是谁都能够复活,而是只能复活那些接受了他的圣文字能力的人,普通的灭却师,那怕是他也没有办法复活。
“原来是在海底啊,斩魄刀还真是够多啊。”
二枚屋王悦的锻造场所,并不在浮空岛屿上面,而是在下面的海水里面,正常的情况下,就算是潜入他的凤凰殿,也没有办法找到他打造的斩魄刀。=
=
=
=
=
=
稍后替换=
=
=
=
=“我来吧,正好为之后的战斗熟悉一下。”
兵主部一兵卫是蓝染的,这是两人来之前说好的,对于蓝染来说,和对方一战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那就是最强死神到底是谁,无论是沈飞,还是友哈巴赫都不是死神。
“请便,正好我现在也有些事情要做。”
“小心一点,对方很强。”
站在修多罗千手丸身边,身受重伤的二枚屋王悦在看到两人走过来之后,立即低声提醒道,随后目光立即看向了灵王宫的后侧的那座离殿。
零番队的五大离殿,正好是呈五边形的形状把灵王宫的本殿包围在其中,这可不是随意排列的,而是组成灵王宫结界的必不可少的部分。
对于零番队的成员来说,在成为零番队之后,身体就已经和自己的离殿绑定了,只要离殿不被彻底摧毁,零番队的成员就是不死的。
“切身知道了,你先养伤,我来对付他们。”
修多罗千手丸听到王悦的话之后,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那怕现在零番队已经倒下了三个人,其神情依旧十分的平淡,然后迎向了走过去的蓝染。
修多罗千手丸看起来是一个十分典雅的女人,其无论容貌和身材都远超过曳舟桐生,当然这是指丰腴状态下的曳舟桐生,如果是瘦下来的她的话,双方大概就是半斤八两了。
“极致之衣。”
修多罗千手丸和蓝染这边刚开始战斗,立即第一时间就给蓝染的身上织了一件新衣服,其速度之快,那怕是蓝染也躲避不及,准确的说应该是来不及躲避。
“死霸装的创造者,果然不能小看啊,不过也太狠了点,果然最毒妇人心啊。”
对于死神来说,斩魄刀是非常重要的,这点不用多说,但是这并不等于死霸装不重要,事实上严格的说起来,死霸装对于死神是非常重要的,不然修多罗千手丸也不会以这个功绩晋升成为零番队的成员。
破面有钢皮,灭却师有动血装,死神有什么,自然就是死霸装了。
对于一般死神来说,死霸装大概也就是相当于一件有着不错防御力的衣服,不过对修多罗千手丸来说,死霸装,就是她的武器。
刚才蓝染之所以没有躲开她的攻击,不是因为她的速度多快,而是因为一开始对方就是以蓝染周围的灵子,完成了织布的操作,这才把蓝染束缚在她编织的衣服里面,然后无数的针出现在衣服上。
木遁的扦插之术,已经是极为残忍了,但是比起修多罗千手丸的极致之衣,完全已经算是善良了,这一刻蓝染可以说已经成为了一个刺猬。
轰。
不过下一刻蓝染身上就爆发出无比强大的灵压,直接崩碎了身上那不断收缩的极致之衣,依靠身上强大的灵子护盾,修多罗千手丸的那些针并没有对蓝染造成任何的伤害。
“还真是厉害啊,这家伙能够编织灵子啊。”
在蓝染爆发灵压崩碎身上的极致之衣的时候,沈飞这边终于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此刻她和蓝染处于一个假象的空间中,面前看起来以及近在咫尺的灵王宫,其实依旧有一段不菲的距离。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和蓝染是处在一处巨大的幕布之中。
幕布是拍摄照片或者电影非常常用的道具,这一刻修多罗千手丸把其利用上了,如果不是蓝染爆发出的强大灵压,让幕布的边角有着一丝颤动,他恐怕很难发现里面的问题。
戲天下 小說
極品捉鬼系統 解三千
在原来对上友哈巴赫的时候,修多罗千手丸就曾经用幕布之中了假灵王宫,把友哈巴赫一行人困在里面一段不短的时间。
“开。”沈飞随即就向着幕布发出一道强大斩击,直接把目标撕开了这才发现,他们依旧在表参道附近。
“你好,二枚屋王悦,我对你的凤凰殿有些好奇,不请我去坐坐。”
撕开了幕布之后,沈飞没有在管蓝染和修多罗千手丸的战斗,而是来到了已经重伤的王悦身边,不愧是王键的身体,挨了他神农鼎的一击,竟然只是重伤,没有死亡。
“我能够拒绝吗?”
“恐怕不能。”
沈飞说着没有等王悦开口,就提着他去了右边的凤凰殿,既然来到了灵王宫,见到了二枚屋王悦这个刀神,正好可以把时滩一直觊觎的一把斩魄刀给弄到手。
“王悦大人,快放开大人。”
提着王悦来到凤凰殿的沈飞,立即就迎来了数个美女的攻击,这些人正是王悦的美少女斩魄刀亲卫队。
“不要冲动,都给我去分殿等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来。”王悦立即大声的喝止了他们,以免她们惹怒了沈飞。
“是。”尽管十分的不愿意,不过在王悦的严厉口吻下,这些亲卫队还是快速的离开了。
所谓的分殿,其实就是凤凰殿的仿制品,凤凰殿作为灵王宫结界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外观十分的雄伟,但是内在非常的简单,并且不能够改建。
于是王悦就在离殿所在的浮空岛屿的另一边建造了一座豪华奢侈的分殿,一般的情况下,王悦都是居住在分殿,主殿这边主要是用来打造斩魄刀。
“放心,只要你合作,我是不会对她们出手的,当然也不会杀你。”看着王悦对于自己说放过他,一脸的不以为然,沈飞继续开口说道:“你不会真以为零番队的身份真的可以让你不死吧,如果我摧毁了这座浮空岛屿,你说你会不会彻底死亡呢。”
“你知道的不少吗,你想要我怎么合作?”
“很简单,我只是想要一把斩魄刀而已,把已己巳己巴拿出来吧。”
王悦一直在说,尸魂界的所有斩魄刀都是他打造的,结果自己却藏着一把不少他打造的斩魄刀,不得不说这非常的有意思。
已己巳己巴,这是时滩一直想要的斩魄刀,是记录在纲弥代家历史当中的一把斩魄刀,这把斩魄刀,并不是打造出来的,而是兵主部一兵卫把一头远古大虚以重新命名的方式变成了斩魄刀。
这头大虚曾经是和拜勒岗平分虚圈的存在,也算是半个虚圈之王,曾经多次闯入尸魂界大闹,就连现在的山本总队长,都曾经败在了其手中,差点被其吞掉。
当然那是山本总队长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情况下,换成现在的总队长,恐怕一记流刃若火就可以把其秒了。
在尸魂界来去自如的大虚,之后就膨胀了,把主意打在了灵王的身上,想要吞噬灵王,成为新的灵王,作为大虚,自然不知道灵王的状态了,结果闯入灵王宫,然后遇到了和尚,最后杯具了。
“你怎么知道的,你是纲弥代家的什么人?”王悦听到已己巳己巴,立即惊叫道。
“我和纲弥代家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偶尔看了一下他们家族的资料而已,老实点把东西拿出来吧,不然就不要怪我自己动手拿了。”
“你真的以为你赢定了,蓝染虽然厉害,但是不可能是兵主部的对手。”
“这个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把斩魄刀拿出来,不然我就要动手了,我很想知道,一旦离殿被毁,会发生什么事情。”
沈飞说着直接就是一跺脚,强大的力量,让周围近百米的地面瞬间开裂。
“等一下,我拿给你,不要动手。”
看到地面的情况,王悦立即点头答应了,且不说离殿本身在灵王宫的地位,只是离殿和他的生命相连,他就不可能让离殿被摧毁。
“我来吧,正好为之后的战斗熟悉一下。”
兵主部一兵卫是蓝染的,这是两人来之前说好的,对于蓝染来说,和对方一战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那就是最强死神到底是谁,无论是沈飞,还是友哈巴赫都不是死神。
“请便,正好我现在也有些事情要做。”
“小心一点,对方很强。”
站在修多罗千手丸身边,身受重伤的二枚屋王悦在看到两人走过来之后,立即低声提醒道,随后目光立即看向了灵王宫的后侧的那座离殿。
零番队的五大离殿,正好是呈五边形的形状把灵王宫的本殿包围在其中,这可不是随意排列的,而是组成灵王宫结界的必不可少的部分。
对于零番队的成员来说,在成为零番队之后,身体就已经和自己的离殿绑定了,只要离殿不被彻底摧毁,零番队的成员就是不死的。
“切身知道了,你先养伤,我来对付他们。”
修多罗千手丸听到王悦的话之后,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那怕现在零番队已经倒下了三个人,其神情依旧十分的平淡,然后迎向了走过去的蓝染。
修多罗千手丸看起来是一个十分典雅的女人,其无论容貌和身材都远超过曳舟桐生,当然这是指丰腴状态下的曳舟桐生,如果是瘦下来的她的话,双方大概就是半斤八两了。
“极致之衣。”
修多罗千手丸和蓝染这边刚开始战斗,立即第一时间就给蓝染的身上织了一件新衣服,其速度之快,那怕是蓝染也躲避不及,准确的说应该是来不及躲避。
“死霸装的创造者,果然不能小看啊,不过也太狠了点,果然最毒妇人心啊。”
对于死神来说,斩魄刀是非常重要的,这点不用多说,但是这并不等于死霸装不重要,事实上严格的说起来,死霸装对于死神是非常重要的,不然修多罗千手丸也不会以这个功绩晋升成为零番队的成员。
破面有钢皮,灭却师有动血装,死神有什么,自然就是死霸装了。
对于一般死神来说,死霸装大概也就是相当于一件有着不错防御力的衣服,不过对修多罗千手丸来说,死霸装,就是她的武器。
刚才蓝染之所以没有躲开她的攻击,不是因为她的速度多快,而是因为一开始对方就是以蓝染周围的灵子,完成了织布的操作,这才把蓝染束缚在她编织的衣服里面,然后无数的针出现在衣服上。
木遁的扦插之术,已经是极为残忍了,但是比起修多罗千手丸的极致之衣,完全已经算是善良了,这一刻蓝染可以说已经成为了一个刺猬。
轰。
不过下一刻蓝染身上就爆发出无比强大的灵压,直接崩碎了身上那不断收缩的极致之衣,依靠身上强大的灵子护盾,修多罗千手丸的那些针并没有对蓝染造成任何的伤害。
“还真是厉害啊,这家伙能够编织灵子啊。”
在蓝染爆发灵压崩碎身上的极致之衣的时候,沈飞这边终于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此刻她和蓝染处于一个假象的空间中,面前看起来以及近在咫尺的灵王宫,其实依旧有一段不菲的距离。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和蓝染是处在一处巨大的幕布之中。
幕布是拍摄照片或者电影非常常用的道具,这一刻修多罗千手丸把其利用上了,如果不是蓝染爆发出的强大灵压,让幕布的边角有着一丝颤动,他恐怕很难发现里面的问题。
在原来对上友哈巴赫的时候,修多罗千手丸就曾经用幕布之中了假灵王宫,把友哈巴赫一行人困在里面一段不短的时间。
“开。”沈飞随即就向着幕布发出一道强大斩击,直接把目标撕开了这才发现,他们依旧在表参道附近。
“你好,二枚屋王悦,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美漫之手術果實 ptt-第827章 叫谷 (中)閲讀

美漫之手術果實
小說推薦美漫之手術果實美漫之手术果实
“不会让你过去的。”
就在更木剑八向着蓝染冲去的时候,东仙要突然出现在其面前拦住了他,那怕之前更木剑八曾经以一人之力对抗东仙要和狛村左阵,也不代表他可以短时间突破东仙要的拦截,更不要说一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市丸银呢。
“散布各处的兽骨,尖塔,红晶,钢铁的车轮,动者是风,静者为天,长枪互击的声音响彻虚城,破道之六十三雷吼炮。”
就在更木剑八和东仙要对砍的时候,上空突然传来了鬼道的咏唱声,在一行人抬头看去的时候,只看见一道粗大的金色雷电光柱,向着下方的蓝染袭去。
“他们也来了啊。”
从上方对蓝染发动攻击的赫然是志波空鹤,完全咏唱的六十三号鬼道,威力确实惊人,不过很可惜,对手是蓝染,自然是连他的一根头发都没有伤到,不过就在蓝染以瞬步躲开了雷吼炮的攻击的时候,两道身影一左一右瞬间出现在身侧,两把斩魄刀分别架在了他的脖子两边。
“不想脑袋离体的话,就不要乱动,蓝染。”
挟持了蓝染的两人正是四枫院夜一,还有二番队的队长碎蜂,两人都是隐秘机动部队出身,在收到虎彻勇音的通信之后,立即就来到了双殛之丘,不过并没有露面,而是隐藏在周围,伺机而动,志波空鹤的攻击,正好给两人创造了机会。
“这下可麻烦了。”
看着蓝染被挟持,市丸银依旧一脸狐狸般的笑容,同时想要拔出腰间插着的斩魄刀,好像准备出手救蓝染,不过就在此时,一个身影悄悄的从其身后靠近了他,抓住了他的右手,来人正是松本乱菊。
“蓝染队长,真是抱歉啊,我被抓住了。”被松本乱菊把斩魄刀架在脖子上的市丸银,缓缓开口说道。
“没关系,银。”蓝染依旧一脸温和的笑容,然后看了下身边的夜一,接着说道:“还真是一个熟悉的面孔啊,多年不见了,四枫院队长。”
“住手。”
就在蓝染和市丸银被抓,东仙要依旧和更木剑八对砍的时候,山本总队长和京乐春水,浮竹十四郎三人终于赶到了,在总队长的怒吼之下,那怕是更木剑八,也不得不收手后退。
“她们也到了,看来差不多到齐了啊,不过浦原喜助呢。”
翼紀元
看着空中站在肉雫唼上的卯之花烈和虎彻勇音也赶来了,沈飞环顾一圈,发现尸魂界队长,副队长绝大部分都来了,甚至就连二番队的副队长大前神也来了,不过让并没有看到让其在意的浦原喜助。
“依旧隐藏在周围吗,黑斗篷还真是麻烦的东西啊,蓝染都自爆阴谋了,现在还不出来,是为什么呢,原来如此。”
就在沈飞好奇浦原喜助为什么还不出现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时滩,然后立即就明白为什么浦原喜助不现身了,现在他还是尸魂界的的通缉犯,自然不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护庭十三队一众队长面前。
虽然夜一也是通缉犯,不过夜一是什么身份,四枫院一族的前任家主,情况自然不一样了,浦原喜助可没有这样的身份。
当然还有另一个可能,那就是浦原喜助想要隐藏在暗处,起码没有彻底扳倒蓝染之前,不会主动跳出来。
“蓝染,你的野心到此为止了。”山本总队长看着被夜一和碎蜂抓住的蓝染,冷哼了一声,=
=
=
=
=
=稍后替换=
=
=
=
=
=“蓝染队长,市丸银队长,东仙队长。”
双殛之丘上,恋次和露琪亚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三个队长,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那么温和的蓝染队长,竟然会背叛尸魂界。
“蓝染队长,为什么?”恋次看着缓缓走过来的蓝染,一脸不敢置信的叫道。
“为什么,阿散井恋次,本来我是很看好你的,这才让你进入了五番队。”蓝染看着挡在露琪亚身前的恋次,说话的同时,右手食指冒出一道白色的雷光,直接贯穿了两次的身体,破道之四白雷。
“恋次。”露琪亚刚要扶住要倒下的恋次,蓝染突然会出现在其面前,一把抓住其脖子上的项圈,把其拉向双殛的所在地。
“不过后来发现,你的性格是那种非常难以控制的人,于是我立即就把你踢到了十一番队,本来以为你到此为止了,没想到你竟然能够成为副队长,说实话,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拉着露琪亚的同时,蓝染继续说着有关恋次的事情,正常的情况下,恋次其实是很难成为副队长的,在鬼道方面,恋次的天赋是一塌糊涂,可以说他非常的适合在十一番队待着。
让蓝染没有想到的是,六番队的副队长突然离职,而朽木白哉看上了恋次,毕竟正常的情况下,朽木白哉看上谁都不会看上恋次的才对。
殊不知的,白哉让恋次当副队长,完全是为了露琪亚。
“蓝染,放开露琪亚。”
在蓝染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一护那边突然冲了过来,刚拼命打赢朽木白哉,本来以为已经把露琪亚救出来了,结果情势直转而下,一护自然不清楚里面是怎么回事,不过看蓝染对待露琪亚的态度,总之砍他是不会错的。
“旅祸少年啊。”
面对一护卍解状态的下攻击,蓝染轻笑着以左手的食指正面挡住天锁斩月的刀刃,如此结果,让一护一脸的不敢置信,就在刚才,他可是凭借这个打赢了六番队的队长的,现在竟然被一根手指挡住了。
“你的成长令人惊讶,不过现在还不够。”
说话间,蓝染屈指弹在天锁斩月的刀刃上,直接就把一护震飞了十数米,倒地的一护,刚想爬起来,不过却因为伤势太过于严重,没能爬起来。
和朽木白哉一战,他虽然赢了,不过自身也是身受重伤,刚才那已经是他最后一击的力量了。
“一护。”井上织姬立即来到一护的身边,使用盾舜六花给一护治疗。
“看来我没有迟到啊。”
说话间沈飞从空中赶到了双殛之丘,在他到来的时候,斑目一角等人也到了,不过面对市丸银和东仙要联手挡路,一行人都没有冲动的直接动手。
“东仙队长。”九番队的副队长桧佐木修兵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东仙要,尤其是东仙要站立的位置,完全是和蓝染,市丸银一伙的,这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桧佐木修兵完全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才好。
“等队长过来。”斑目一角和绫濑川弓亲看了下周围的情况,对面有三个队长,自己这边完全不是对手,只能等了。
“露琪亚,知道为什么你在现世的灵压会越来越少吗,这一切都是源于浦原喜助的崩玉。”蓝染说话的时候,右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试管,随着试管的破碎,其右手变成变成了绿色好像树木一样的状态。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檸檬不萌
“是不是反派都有这种习惯啊,不过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啊。”
西涼 小說
看着蓝染一边用右手贯穿了露琪亚的胸口,拿出了里面的崩玉,同时口中不停的说着他的计划,让沈飞有些无语。
不过沈飞倒是理解他,布置一个那么庞大的局,如果没有人知道,岂不是抛媚眼给瞎子看,太过于无聊了,而且别的不说,光是看着一群人因为自己的计划,神情不停的变换,也可以让自己的心情愉悦不少。
就算是沈飞出手对付一些人的时候,条件允许的时候,也会把一些事情暴露出来,享受一些心里的愉悦。
反派死于话多,那是反派的实力不够,没有掌握大局,如果掌握了大局,那就不是话多,而是自信了。
就像是中二,实力足够就不是中二了,而是梦想,理念了。
在蓝染一边看着手中的崩玉侃侃而谈的时候,沈飞出现在其身边,把蓝染吓了一大跳,第一时间就展开瞬步,转移到一边去了。
“好了,露琪亚,现在没事了。”
沈飞没有理会蓝染的行动,而是把跌坐在地上的露琪亚扶了起来,虽然刚才他可以出其不意的把蓝染手中的崩玉用手术果实的力量拿到手,不过那样一来,他就是众矢之的了,他自然不会这么傻。
“抱歉啊,蓝染队长,他的速度太快了。”
在沈飞带着露琪亚回到一护等人待的地方之后,市丸银这才缓缓开口说道,他和东仙要是负责阻拦敌人的,让敌人过去,也算是一种失职。
“没关系。”
“东仙,为什么,蓝染,是你。”
就在蓝染笑着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一声怒吼从天而降,随着一声巨响,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蓝染的身后,与此同时一把巨大的斩魄刀砍向了面前的蓝染。
来人正是狛村左阵,和更木剑八一起赶到的他,在发现东仙要竟然也背叛了,异常的愤怒,在整个护庭十三队里面,东仙要可以说狛村左阵最好的朋友了,两人都是坚持正义的人。
“破道之九十黑棺。”
面对来自身后的攻击,蓝染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轻蔑的笑容,随后右手一挥,无尽的黑影,突然出现在狛村左阵的身体周围,速度之快,让狛村左阵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黑影形成的棺木困在其中。
在无数利刃刺入体内的声音之下,狛村左阵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双殛之丘,随着黑棺的消失,狛村左阵全身是血红的倒了下去。
“真不愧是蓝染队长啊,连九十号的破道,竟然也可以舍弃咏唱。”看着倒下的狛村左阵,市丸银用一贯的笑容说道,在其身边的东仙要,对于自己的好友狛村左阵的倒下,没有丝毫的反应。
“威力不到三分之一,不行啊。”蓝染对于市丸银的恭维,一点都没有得意,反而失望的摇了摇头。
“蓝染,看来你很强啊,来打一场。”
看到蓝染一击秒了狛村左阵,赶过来的更木剑八兴奋起来了,说着就挥舞着斩魄刀,准备向蓝染冲去。
“蓝染队长,市丸银队长,东仙队长。”
双殛之丘上,恋次和露琪亚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三个队长,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那么温和的蓝染队长,竟然会背叛尸魂界。
“蓝染队长,为什么?”恋次看着缓缓走过来的蓝染,一脸不敢置信的叫道。
“为什么,阿散井恋次,本来我是很看好你的,这才让你进入了五番队。”蓝染看着挡在露琪亚身前的恋次,说话的同时,右手食指冒出一道白色的雷光,直接贯穿了两次的身体,破道之四白雷。
“恋次。”露琪亚刚要扶住要倒下的恋次,蓝染突然会出现在其面前,一把抓住其脖子上的项圈,把其拉向双殛的所在地。
“不过后来发现,你的性格是那种非常难以控制的人,于是我立即就把你踢到了十一番队,本来以为你到此为止了,没想到你竟然能够成为副队长,说实话,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拉着露琪亚的同时,蓝染继续说着有关恋次的事情,正常的情况下,恋次其实是很难成为副队长的,在鬼道方面,恋次的天赋是一塌糊涂,可以说他非常的适合在十一番队待着。
让蓝染没有想到的是,六番队的副队长突然离职,而朽木白哉看上了恋次,毕竟正常的情况下,朽木白哉看上谁都不会看上恋次的才对。
丹武至尊
殊不知的,白哉让恋次当副队长,完全是为了露琪亚。
“蓝染,放开露琪亚。”
在蓝染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一护那边突然冲了过来,刚拼命打赢朽木白哉,本来以为已经把露琪亚救出来了,结果情势直转而下,一护自然不清楚里面是怎么回事,不过看蓝染对待露琪亚的态度,总之砍他是不会错的。
“旅祸少年啊。”
面对一护卍解状态的下攻击,蓝染轻笑着以左手的食指正面挡住天锁斩月的刀刃,如此结果,让一护一脸的不敢置信,就在刚才,他可是凭借这个打赢了六番队的队长的,现在竟然被一根手指挡住了。
“你的成长令人惊讶,不过现在还不够。”
说话间,蓝染屈指弹在天锁斩月的刀刃上,直接就把一护震飞了十数米,倒地的一护,刚想爬起来,不过却因为伤势太过于严重,没能爬起来。
和朽木白哉一战,他虽然赢了,不过自身也是身受重伤,刚才那已经是他最后一击的力量了。
“一护。”井上织姬立即来到一护的身边,使用盾舜六花给一护治疗。
“看来我没有迟到啊。”
说话间沈飞从空中赶到了双殛之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