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詭三國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詭三國-第2396章不過如此推薦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大漠当中的变化,似乎是一种偶然,也像是一种必然。
中原和大漠就像是U形管的两端,那一段的压力强,就将另外一端给压出去。
在游牧民族没有完全掌握铁器技术的大汉当下,拥有比较成熟的铁器冶金工艺汉人,在改进了战马的机动性和骑兵耐久性之后,爆发出来的战斗力是相当可怕的,就像是饥渴而二三十年的汉子,手速都相当快。
先抛开在漠北推进的张郃分部不说,目光回到豫州。
在豫州阳城之中,也有这么一些不甘寂寞的人……
因为某些原因,这些原本被派遣向天子献虏的人被滞留在阳城,接受21天的隔离,呸,礼仪培训,在没有完成礼仪培训之前,不能前往许县。
对于这些西羌俘虏来说,他们其实有很多已经是行尸走肉一般,作为北宫的亲属或是直系的头目,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就像是被抽走了他们的作为人的脊梁骨,只剩下了作为动物的本能,所以这些西羌俘虏无所谓停滞不停滞,甚至是对于一切都无所谓。
但是对于另外的一些人,就不一样了。
比如申仪。
申仪急搓搓的像是苍蝇搓手一样,找到了裴垣。
裴垣之前在长安,多多少少也搞了不少钱财,眼见着在长安三辅之中的风声日间紧张,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烧到自己的头上,便是趁着这个机会,顺顺当当的混进了献虏的队列之中。
就是这么光明正大的,堂而皇之的,混出了三辅,并且裴垣还顺道带上了申仪。
啥?
怎么这么容易就混出来了?
麻痹的,后世那么严格的审查制度都名正言顺的混出去,大汉当下混几个人出去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对于裴垣来说,豫州或是冀州,肯定是他第一首选的地方,毕竟这两个地方相对来说比较安定富裕,文化程度也比较高一些,很是适合裴垣居住。青州徐州荆州么就相对乱一些,但是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至于更为偏远的什么幽州扬州交州之类的,在裴垣看来简直就是蛮荒一般,是下等人才去的地方。
在裴垣的怀里,有一个小小的木匣子。在木匣子里面,则是他这两三年来捞的钱财。之前在河东虽然说也是裴氏家族的一员,但是裴垣的父亲早亡,所以实际上裴垣过的也并不是很好。
有时候身边的一些小伙伴有新的锦袍穿,他就必须小心翼翼的穿着他那仅有的哪一件袍子,时时刻刻护着,害怕万一不小心勾到哪里,或是扯到何处,便是坏了一整件的衣裳。然后可能意味着就必须穿破衣裳,亦或是只能穿旧的了。
别的士族子弟在骑马踏青,纵马寻香。他就只能是坐个牛车慢吞吞的前往汇合,因为他家里养不起马。或是连牛车都没有,只有骡子,甚至是驴车。
有的士族子弟身边有俏婢女美侍姬,他身边就一个笨手笨脚的老仆从,或是他自己服侍自己,唯一的选择便是左手或是右手……
正常来说,在裴垣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过程当中,其父母应该起到一个相对来说比较重要的引导作用,但是很可惜的是裴垣的父亲早亡,他母亲拉扯裴垣等人长大也已经是耗费了心力,根本就没有多少心思还要去时时关注,或是梳理裴垣的心理变化。
于是乎,这些旁人有的,裴垣他也想要有,这种渴望最终一点点沉积下来,成为了最终的欲望。无法抑制,不可阻挡的,贪婪的欲望。
当裴垣获得了权柄,就开始向贪婪转换。
权柄的目标,就是获取钱财,钱财的目的就是满足他的贪欲,他觉得在他小时候所欠下来的那些不满足,那些贪欲。
开始的时候,他觉得可以为了拥有他年轻那些渴望的东西付出一切!
所以当有机会满足他的欲望的时候,他自然忍不住了。
按照道理来说,裴垣所在的参律院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实权,也没有办法说像是大汉商会一样给与直接的物资买卖,但是裴垣脑子活泛,能言会道,即便是有些事情他根本没有办法做到,但是只要有好处,他也会先含糊的答应下来再说,至于能不能后续做得到……
谁管那么多?
然后很不幸的是,骠骑将军斐潜开始管这么多了。
裴垣在《贪渎律》还没有完全公布出来之前,他就已经知道了其中的要害,并且意识到了他自己的问题,在知晓要有大规模审判之后,裴垣也就没有多少的侥幸心理。
因为河东裴氏,尤其是裴茂那个该死的老家伙,为了保全裴茂自己,甚至不惜拿族内的人头保命!那么万一裴垣自己有些麻烦的时候,裴茂这个老不死肯定又是二话不说将裴垣直接抛弃!
到了最后,也就剩下了外逃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毕竟当下曹操和斐潜是相对来说,是在一个对峙的状态之下。
然后裴垣就可以借着一个被骠骑压迫和摧残的名头,申请在豫州避难,说不得还可以混一个不大不小的官来当当……
又有钱,又有闲,美滋滋。
只不过裴垣的美滋滋就被申仪给打搅了。
申仪没裴垣的耐性。
毕竟申仪肩负着是要挽救在上庸申氏一族的使命啊,裴垣可以等,申仪等不起。申仪的目标就是混到天子刘协面前,然后找个机会哭诉一番,最好还能让天子刘协下一道赦免的诏令什么的,如果实在不行,那么申仪就会退而求其次,表示申氏一族心慕天子,要迁徙到豫州来……
然后申仪就可以拿着鸡毛当令箭,呃,举着大义当饭吃,嗯,反正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只要在天子面前哭哭闹闹一下,然后骠骑只要敢动手,申氏上下便会立刻表示得了天子的授意,拿到了签证,呸,绿卡,嗯,是过所,要去豫州!
所以裴垣和申仪是两个状态,裴垣是已经逃出来了,而且怀里揣着飞票,悠哉闲哉,而申仪还等着要拿一根鸡毛回去救申氏一家子,对待滞留在阳城这一件事的态度当然就不一样了。
『莫急……贤弟莫急……』裴垣企图安抚申仪。
裴垣也不傻,他看出申仪憋不住了,同样的,裴垣也觉得可以加快一些速度,省的夜长梦多最终鸡飞蛋打什么的,因此在琢磨了片刻之后,便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若是要急着见天子么……』裴垣缓缓的说道,『某倒是有一策……贤弟于汉中,想必是见过汉中之战了,这骠骑军势如何,亦是目睹亲见,故而若是以此为由……』
申仪皱眉说道:『裴兄的意思是……』
『听闻汉中之战……有什么火神石砲?』裴垣微微笑道,『想必……若是……定然……呵呵,贤弟可是明白了?』
……(;¬_¬)……
黑黝黝的山。
黑漆漆的树。
黑麻麻的道。
张余的腿打着抖,人咬着牙。
鸡急了,能飞上树,狗急了,能跳过墙,人急了……
拼命是不可能拼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拼命,只能是逃跑了。
通往下邳的山道在夜色当中蜿蜒崎岖,在视线当中隐隐约约。山上的树影参差,风吹晃动之下就像是潜藏着无数的兵卒人马,随时可能扑出来一样。
张余死死的跟在队伍后面,浅一脚深一脚的往前而行。
都说了,后勤官是有一些小小的权利的。这个权利虽然不能生杀予夺,但是在某些方面上也可以决定了谁能多吃一些,谁能多拿一点。再加上下相之中也有一些周泰收编的原本广陵的兵卒,这些兵卒在投降之后的日子并不好过,被江东兵欺凌和殴打的情况时有发生,周泰也根本不在意……
于是乎,张余找到了机会。
有下相本地人,对于周边的道路非常的熟悉,什么地方有树林,什么地方有采药山路,什么地方水流特别浅……
熟悉道路的那家伙在前面带着路,避开了官道,找到了一处小径,然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单独逃亡的话,会变成逃兵,即便是自己争辩是逃出来的,也不会有人相信,但是加上了张余,一切又有所不同了。
张余是士族子弟,虽然是寒门破落了,但依旧还是士族子弟。由士族子弟带领的这一支队伍,就不再是逃兵降卒,而是深入虎穴刺探敌情的勇士!
因此张余虽然体力不太行,依旧得到了不错的照顾,被搀扶着坐到一旁。
张余就觉得自己的脚底板都是火辣辣的疼,不知道是在黑夜当中被荆棘勾破了,还是因为走了太久,太难走的山道,以至于起了水泡……
反正现在张余的两条腿都是抖的。
一旁十几个广陵兵也在休息,然后低声的交谈。
『娘希匹!这些江东狗,真不是好东西……』
『我们广陵人就不是人了?』
『要说就是当官的不是东西,先跑了,要不然这么多汉子,有刀有枪,打就是了,就给跑了!』一名中年人愤愤的说道。
中年人是刀盾手,当然现在的他没有刀盾。他是老兵,身材很魁梧。他不缺武勇,因为他身上的伤疤证明了这个事情。他右手手指头只剩下了三个,左手剩下了四个,那些缺失的手指头,都是在搏杀当中失去的。
火樹嘎嘎 小說
『少废话!你去后面看看去!』临时的队率指着那个中年人说道。
『为什么是我?』中年人不满的站了起来,嘀咕着。
临时队率瞪着他,『因为你屁话最多!』
实际上队率不是刷官威,而想要保护中年人。
中年人和队率,都是老兵。
一些话,好说不好听。
即便是当官的跑了,也不是小兵能够随意议论的。
在加上中年人也算是老卒了,虽然说是刀盾手出身,但也有足够的战场经验,让他去后方勘测,一方面更加放心,另外一方面也让中年人的牢骚话不至于成为他的罪过。
中年人哼了一声,也不再说一些什么,便是往来路上返回去查探了。
临时队率凑到张余面前,『张公子,这些都是些粗人,说的都是疯话……』
张余会意,点头说道:『放心罢……我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先逃出去,其他的一切都好说……』
为了拉这么一只队伍,张余确实是操碎了心。他借着后勤官的便利,不仅是要接触这些降兵,更重要的是要挑选出合适的人,要不然还没跑出来,就死在城中了,同时还要寻找逃跑的机会……
幸好,作为后勤官,还有另外一个方便之处,就是可以见到周泰。张余向周泰进言,表示粮食不够了,但是还可以到泗水里面抓鱼虾什么的来充饥,减少粮草的消耗。周泰欣然同意,反正这活江东军之前也是有做的,吃鱼虾什么的也并不反感。
虽然说鱼虾很容易臭,再加上内河的鱼虾田螺什么的,其实肉也比较少,但终究是一些补充……
这样才慢慢的找到了机会……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刀枪什么的就比较缺乏了,甚至有的人还拿着的是鱼叉,毕竟是借着渔猎的名义出来的,当然也不可能有什么好家伙可以携带。
正在说一些什么的时候,之前那个去后面勘察的中年人急急的回来了,虽然说勉力控制着情绪,压低的嗓门之中依旧不免带了一丝的颤抖,『后面江东兵,追,追上来了!』
『哄』的一下,众人都乱了。
借着夜色逃离,原本以为江东军要等到天明才会发现不对劲,那就可以成功摆脱江东兵的追赶了,但是没想到半夜就被查出了纰漏,周泰怒不可遏,下令兵卒沿着踪迹就追了上来……
虽然说张余等人没有走官道,而是选了不常走的山间小径,但是周泰在下相也不是干待着,周边的一些山路和小径也是派遣了兵卒进行勘探过,所以张余等人走的这条路当然也有一些江东兵前来查看。
幸好在黑夜当中,江东兵毕竟不是很熟悉道路,打起了火把行进,然后被张余等摸着黑前行的广陵兵发现了。
张余猛地站了起来,结果一脚踩在地上,脚底板又是一阵剧痛,哼哼唧唧的又抖起了腿,难以走得快,更不用说跑了……
原本一直在走的话,疼痛是会麻木的,所以虽然有伤,但是并不会多疼,在休息之后,伤口又再次受到挤压的时候,此时反倒是会比原本要更加的疼!
『完了……』
周边的广陵兵看到这样的情况,也是不由得哀嚎了出来。
带着张余显然会拖慢逃跑的速度,可是如果不带着张余,那么他们即便是逃到了下邳也是普通的逃兵!是要被抓住杀头的!
即便是侥幸不死,也会被编进敢死营之中,要三个首级的功勋才能脱离!
张余能在江东兵打到门上,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当机立断表示投降,在察觉周泰对自己不怀好意的时候也能够立刻开始准备逃跑,在急智这个方面上张余多少是有一些的……
『莫急!莫急!』张余一边尽量忍着疼痛,将脚放下,交替着轻轻踩踏,一边安慰着周边的兵卒,让自己的脑袋急速的思索起来。
『追来了几个人?』张余追问那个发现江东兵踪迹的中年人。
中年人略微回想了一下,『至少有两伍,十来个。』
张余呼出了一口气,『那就不怕!』
十来个,说明只是普通的追击,或者说是查看而已,并没有确定张余真的走了这一条山道。要是已经确定了张余等人在这里,又怎么会只来十来个?
张余左右看了看,然后看到了山径的路口处,『那边,能不能做个陷阱?谁会做陷阱?』
『张公子,你的意思是……要搞个埋伏?』临时的队率问道。
『对。我觉得……这些江东兵并没有真正发现我们,所以我们应该有机会……毕竟现在,我这……跑不快的……就算是逃,也迟早是被他们追上,』张余抖了抖腿,他的脚底板虽然还疼,但是比之前好了一些,可是依旧不足以和这些皮糙肉厚的兵卒相比,『所以还不如先埋伏个先手……即便是不能全数击杀,也至少可以拖延一下时间……』
临时的队率微微思索了一下,便是点头同意,并且直接安排了起来。当然,张余则是先踉跄着躲到了山石阴影之下去。
过了片刻之后,前来搜索的江东兵举着火把出现了。
这些江东兵虽然说在左右搜寻,但是并没有太在意。毕竟他们认为张余等人即便是逃离了,也应该是在官道上的可能性最大,其次就是沿着泗水,像是这些采药的山径,看看也就是了。
心理上的大意,当然就吃亏了。
江东兵并没有想到张余等人竟然敢反过来埋伏他们,因为他们知道张余等人并没有多少兵刃铠甲,但是他们也同样没想到,其实可以杀人的东西有很多,有时候一块石头,一根粗糙的树干,一把平日用来割绳子削木棍的匕首,都可以致人死命。
突如其来的袭击打蒙了江东兵,慌乱之下,先头的几个江东兵被扑倒在地,惨叫声惊起了林中的夜鸟,在山谷之间回荡,也吓得落在后面的几个江东兵直接掉头就跑……
『别追了!』张余钻出了山石的阴影,『带上兵器,我们快走!』
张余看着那几个慌乱的在山径当中逃窜的江东兵,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丟掉了一块压着许久的石头,就连脚底板那种火辣辣的疼痛也好了许多。
原来,这些江东兵……
其实也不过如此。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詭三國 起點-第2366章城中的民衆熱推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城门洞开!
南郑城外的战鼓轰然而响。
在发现了城门之处出现异常之后,因为城内城外本身无法做出有效的信息沟通,所以张辽的意思是要等一等在看一看,而魏延则是觉得可以试一试……
朱灵?
朱灵很守本分的带着骑兵在南郑外围警戒游弋。
魏延倒也不是疯狂的见缝就要插针,勤缝就要专研的人,他只是在汉中这一阶段当中发现张氏的兵卒其实战斗并不强,也没有顽强的斗志,即便是有可能是陷阱,但是先试探一下倒也无妨。
两个人的只是稍微有些争论,然后迅速的统一了意见,魏延带着一小部分的兵卒,冲击城门,而张辽带着另外一批人攻击城墙,给魏延作掩护。
先出动的自然就是作为掩护的张辽,两千左右的规模,推着几十架濠桥和云梯,声势浩大。魏延则是缓一步出发,带着身形矫健的步卒,冲往烟尘笼罩之中的城门之处。
魏延的前锋纵队顺利的通过了残破的石桥,一头撞进了昏暗的烟尘之中,张氏兵卒在城墙之上慌乱的叫唤着,似乎有几只箭矢射了下来,但是几乎毫无作用。
洞开的城门之下躺倒着一些尸首,而几名张氏兵卒正在奋力企图将被打开了的城门关上……
张辽魏延也曾一度询问工程营内的那些工匠,表示是不是可以用投石车直接砸破城门什么的,但是实际上在试过几次之后,便都放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投石车的投出去的石弹也好,火油弹也罢,都是只能确定一个大概的范围,像是城墙这么大的目标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要准确命中城门,有这个概率,但是要专门让投石车去赌这个概率,确实是太浪费了。
有这个功夫,这么多的次数,城墙都砸烂了,还用得着去砸城门么?
所以南郑的城门,大体上还算是比较完整,只不过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被打开了……
魏延手下的队率,第一个冲到了城门之前,砍死了正在推着城门企图关闭的一名张氏兵卒,然后队列很快的分出了两伍,各自掩护着,冲进了门洞当中。
最先的几名兵卒刚冲出门洞,锋锐的兵刃就迎面而来。
一名魏延手下兵卒不小心被刺中了要害,倒地身亡,另外几名兵卒则是利用兵刃或是盾牌进行格挡,并且反击。旋即在瓮城当中的张氏兵卒也倒下了几人。从城中又有些张氏兵卒填充了进来,双方就是在瓮城之内的并不大的空间之内搏杀。
队率左右看了看,迅速判断了一下局势,立刻再派遣了兵卒加入战斗。后续的骠骑兵卒扑杀进去,虽然说张氏兵卒占据了一定的地利,但是顶不住气势旺盛的骠骑兵卒的凶狠攻击,随着张氏的兵卒不断受伤死去,在瓮城之中防御的体系也逐渐崩坏,溃散。
最终,有第一个的骠骑兵卒突破了第二道城门,刚冲出去,面对着七八名列阵的张氏兵卒的攻击,在招架了片刻之后,就被杀死,但是他的死亡却给后续的骠骑兵卒争取了时间,当更多的骠骑兵卒冲出了第二道城门的时候,在街道上城门口处进行防御张氏兵卒也很快的被逼退。
然后更多的骠骑兵卒冲了进来,魏延也跟在这些兵卒之中,冲出了第二道的城门。
张氏兵卒抵挡不住,纷纷转头就跑,连带着在另外一边的张氏兵卒阵线也随后垮塌,露出了被围杀的一拨人……
李园和李从等人没有足够的甲胄,同时家丁也不是人人都身手矫健,突袭的时候抢到了先手,但是在随后的肉搏之中就有些吃亏,被围堵了起来,若不是魏延带着兵卒赶到,说不定李园和李从都会遭遇到一定的危险。
李园之前也在汉中待过一段时间,对于魏延略有印象,又见到了魏延的认旗,稍微思索一下便是认了出来,连忙拿出了自己的印章,上前表明身份。
此时的烟尘已经慢慢消散。
很快又从街道当中冲出了一队张氏兵卒,人数不少。显然是之前城门遇乱的时候,不知道谁去城中召集的,结果现在才赶到了现场。
魏延手下也列出了阵型,看着这些散乱奔来的张氏兵卒,在最前面的队率高声呼喝了一声什么,便是从阵列的缝隙当中伸出了五六把弩。
张氏兵卒不知道是没有发现,还是收不住脚,依旧往前狂奔。
待这些张氏兵卒奔近了三四十步的距离的时候,队率便是一声令下,步弩激发,五六根弩矢呼啸着扎进了张氏兵卒之中,前面的几名张氏几乎同时倒地,在地上翻滚惨叫。
后面冲来的张氏兵卒一方面要躲避在地上翻滚的伤兵,另外一方面又似乎才发现面前的并非是先前那些没有什么装备的李园李从的队伍,而是骠骑步卒,顿时吓得嚎叫起来,队列大坏。
先前发射了弩矢的兵卒躬身退后,而后面一排已经上好弩的兵卒补充了进去,又是一轮的激射,顿时就让张氏兵卒又倒下了好几个,然后其余的张氏兵卒便是发了一声喊,直接当场溃散往两侧的巷子逃去……
瓮城的丢失,使得张氏兵卒失去了城墙的防御支撑点,在城外的张辽也迅速调整了进攻的方向,在上下两个方面的夹击之下,使得张氏兵卒越发的慌乱。
在骠骑兵卒宛如潮水一般的攻势之下,城上城下的张氏兵卒,临时抓来的民夫纷纷逃入城中的街巷之中,躲避刀枪弩矢的伤害,大建制的张氏兵卒被一个个的打散溃败,随着魏延带着重甲占据了城门口的一片广阔地带,越来越多的骠骑兵卒涌进了南郑城中,张氏的败落也就成为了定局。
魏延大概还留着一些对于南郑城中格局的印象,到了十字街头的时候便要带着人直扑南郑的府衙,却被李园叫住。
『将军!征蜀将军!张贼不在府衙!不在那边!』李园指着另外一个方向,『老贼躲在其宅内!不在府衙!』
『啊?』魏延一愣,几乎不敢相信,但是想了一想,又觉得这才正常,旋即让李园在前面带路,直扑张府而去。
在街口向北转,然后便是转向东,街道两边跪倒着一些张氏兵卒,也有一些之前被张氏抓来的壮丁民夫,大声哭喊着在求饶。
只要这些人手中没有武器,不做抵抗,魏延和身边的兵卒也不会加以理会,有几个糊涂鬼在求饶的时候竟然还抓着兵刃的,亦或是站着茫然四顾,乱跑乱撞的,就被兵卒顺手砍杀了,真去做了糊涂鬼。
魏延本以为要攻打张府,多少还要费些气力,甚至在赶往张府的途中,还让兵卒手下去收罗寻找一些用来撞门木梁,或是木梯之类的东西,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等他到了张府左近的时候,却发现张府府门大开……
在府门左近,有不少尸首,也有不少的杂乱物品,散落在地。
几名不知道是败逃的兵卒,还是城中的流民,正在趴在那些尸首上搜索着财物,扒拉着衣服,见到魏延等人来了,便像是野狗一样的逃窜……
张府门前的旗杆折断了,张氏的旗帜破烂不堪,摊在地面上。
『……』魏延扫过去一眼,一言不发,挥手让兵卒进门查看。
一进门,踩进前院之中,就是吧唧一声。
魏延低头,见到地面上竟然已经都是半凝固状态的血水。
再抬头,便是一地的尸首。
从衣服服饰来看,这些尸首大多数都是张府下人和仆从……
『老贼……老贼这是干什么?』李园站在一侧,手中提着一把战刀,也是有些茫然,『难不成说逃走了?』
魏延微微皱眉,挥手令甲士继续向内。
张府不算小,过了前院之后进入了中庭之后,尸首和鲜血也就更多,甚至两侧厢房之内也明显有鲜血沿着门缝向外流淌而出……
甲士脚步不停,穿过回廊,直入后院。
哭嚎之声传了出来……
『爹啊……我不想死,不想死……娘啊,救救我,救救我……』
『不想死,不想死啊……』
『呜呜呜……娘啊,救我,救救我……』
张则坐在后院厅中,手中持着一把长剑,面色铁青,听到动静之后便是猛的抬起头,望向了后院院门之处进来的魏延。
而在张则身前,跪倒了几名妇人,还有些年轻人,而在这些妇人和年幼子弟身边,则是一些浑身上下都几乎都染血的护卫。
见到了魏延等人走进了后院,一名年轻的半大孩子眼眸动了一下,不知道怎么想的,便是挣脱了一旁护卫的手,朝着厅外就要跑,却被张则抢上了一步,直接一剑从后背捅透到了前胸!
『孩儿啊……』一名妇人扑了上来,也被张则刺杀。
张则颤抖着,涕泪横流,将长剑架自己的脖颈间,『动……动手!动手啊……』
魏延伸手向前,抬起了一半,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制止的号令。
张则护卫左右看看,最终还是听从了张则的号令,对着这些妇人和孩童抬起了染血的战刀,然后落了下去……
张则死死的盯着魏延,被鲜血、眼泪、鼻涕沾染的胡须似乎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一些什么,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咬着牙手上用力一勒!
『主上!』
那仅存的几名张则护卫悲呼了一声,然后相互看了看,或是自刎,或是相互砍杀,转眼之间,后院大厅之中之人,便是全数殉死!
『……』魏延往前走到了张则面前,微微低头,看着张则。
张则割断了喉管,鲜血噗噗的在创口之处喷涌而出,死鱼一般的眼眸似乎看着魏延,也似乎在看着自家的门楣,亦或是透过了门楣看向了苍穹……
城中的纷乱嘈杂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了进来。
张府之内一片死寂。
厅里厅外就像是两个世界。
魏延转身,走了出去,然后在厅口站了一下。
『何必呢……』
……_(:з」∠)_……
在听闻了张则自刎之后,南郑上下几乎是立刻放弃了抵抗。
张辽等人进入了南郑,接管了南郑的城防。
普通的民众或是劫后余生,或是悲怆不已,收拾着城内家中的残骸,而在南郑府衙之中,南郑之中的士族子弟却已经聚集起来。
虽然说张辽和魏延尚未到场,但是厅堂之外声讨张则的声音是一浪高过一浪!
『张则老贼,死有余辜!』
一名老者颤抖着胡须,狠狠的顿着拐杖,满脸都是愤怒,让人担心下一刻他就有可能是因为情绪太激烈而晕死过去。
在厅堂内内部屏风之后,李从站在张辽和魏延身后,低声说道:『此人姓荆名科……与张氏有联姻,其孙女为张则从子之妻……』
『骠骑之兵,堂堂正正,雷霆万钧,其是张贼所能顽抗……』又是一名中年人朗声说道,指手画脚,『某旬月之前就断言骠骑必胜!张贼必败!』
李从继续低声说道:『此人陈氏名斌,月初还送了千石粮草给张贼,张贼于府衙正门之主相迎,携手而进……』
『张贼贪腐,胁迫忠良,荼毒百姓……』
『此人林氏名卿,张贼谋逆之初,献兵五百,甲五十以贺……』
『骠骑之恩如山如岳,如川如海……』
『此人程氏名恩,曾言张贼为「天命所归」……』
『……』
厅堂之外的声音还在一阵高于一阵,魏延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甚至都不屑于稍微掩饰一下,便是冷哼了一声,便是对着张辽拱拱手,『文远,此处还是你来吧……我……我担心控制不住,一口气全杀了这些蠹虫……』
说完,魏延便是转身而走。
张辽愣了一下,也只能是摇头苦笑,然后转出了屏风,向前厅走去。
『啊……参见将军!』
『将军救南郑百姓于水火……』
『将军啊……』
身后嘈杂的声音传了过来,魏延紧紧的皱着眉头,微微停了一下,便是继续向前,从角门之处,出了府衙。
城市之中的秩序已经在逐渐的恢复。在街道上,有普通的民众开始忙碌了起来,就像是收拾农田一样,开始收拾南郑城中的这些混乱肮脏,亦或是碍事杂物起来。
魏延缓缓的带着护卫兵卒走过,就像是在巡城,又像是在散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越是走,心中便越是有些堵了起来。
南郑城和大汉大多数的城池都是一样,有高官贵人居住的里坊,也有贫民居住的棚屋。有身穿锦袍头戴纶巾的子弟,也有身上连裤子都没有的贫民。
负责收拾城内脏乱,抬运尸骸的,当然不是那些身穿锦袍的子弟,而是这些衣衫褴褛的贫民。
这里说贫民没有裤子,并不是比喻,而是真的没裤子。一方面是因为汉代还没有形成穿裤子的文化,另外一方面,有做裤子的那点布,还不如做个半截褂子可以遮住前后裆,毕竟家里可能就只有一件外袍。
如果是在城外庄稼地里面干活,基本上都是光着身子的,顶多有个兜裆布。至于小孩,那就是光屁股蛋,在泥地里面滚,皮肤外面的泥壳子子就是衣裳了,大多数要到十几岁,成丁的前夕,才算是能获得一件正式的,属于他个人的衣袍……
见到魏延等人行来,这些贫民便是立刻很乖巧的退到了路边上,然后低下头,弯下腰,不敢直视。这些贫民都很瘦,又黄又黑又矮,就像是几根骨头支撑起了一个人样子来。
这些人,就是南郑的最下层的民众。
『张氏……』魏延从牙缝里面磨出了几个字,『这几年都在干什么?』
一个国家强大不强大,一个民族富裕不富裕,并不是看最顶尖的那一部分的人生活状态究竟如何,因为很简单,只要稍微有一些人口基数,榨取的剩余价值就足够一个家庭,或是一个家族富得流油了,就像是賨人氐人的那些部落头人,生活条件和水准也不会比一般的汉人士族子弟差!
低端的这些人,则是反映出了真实的民众生活水准。
史上最豪贅婿 小說
这是南郑啊!
若是换成了川蜀,南郑的地位就差不多的等同于成都的样子,虽然说可能没有成都那么的繁华,但是毕竟也是汉中数一数二的大城!
然后这些南郑的汉家贫民,竟然比成都周边山里头村寨里面的那些賨人氐人都还差!骠骑将军有新的农业技术,有新的农耕用具,有新的庄禾品种,川蜀成都左近的那些归化的賨人氐人都能用的上,都能增加了收入,改变了生活,而在南郑这里,看起来这些贫民就像是依旧活在几年前,亦或是十几年前!
这就是南郑的现状!
这就是汉中张氏的德行!
这就是这些士族子弟,整天鼓吹着,想要的『无为而治』!
不喜欢有人管着,不喜欢有人监督,那就将事情做好啊!
做又做不好,话还特别多……
魏延望着远处城头上似乎还有些黑烟未了,然后又回头望了望街道另外一边已经是被封闭起来的张氏府邸,良久才摇摇头,嗤笑了一声。
『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