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過關斬將

好看的玄幻小說 重生之實業大亨 ptt-第564章 中標

重生之實業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實業大亨重生之实业大亨
会议室中,张书记一脸严肃的望向众人,缓缓说道;“事情就是这个样子,上级领导对风电项目非常重视,特别是看了报道之后,会在近期来咱们公司视察工作。
领导这次来主要是有两层意思,一是对我们前段时间的工作给予肯定,二是鼓励我们再接再厉,力争尽早的完成新一代风电的研发项目!所以咱们也要认真做好接待工作。”
“领导是来视察风电项目研发工作的?可咱们的风电研发项目,进展速度好像也不是很理想吧!到时候领导了来了,咱们岂不是要献丑?”有人开口说道。
“还不是那篇新闻报道给闹腾!上面说咱们的风电研发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都快要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另一人开口说道。
“风力发电的科技含量本来就很高,此前这项技术一直都掌握在少数西方发达国家的手中。如今领导知道咱们的风电技术要取得突破了,自然要过来看一看。”
“但关键是咱们的风电技术,距离西方发达国家还远着呢!领导来了一看,现了原形不说,可能还要因为放卫星,而受到处分的。”
“这卫星又不是我们放的,是那份报纸放的!是报纸上把咱们的风电技术,夸到天上去了!”
“瞧这话说得,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夸咱们好,还成了人家的不是么?难不成非得让那些报纸骂咱们一顿,那才是好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新闻报道应该注重事实嘛,哪怕是夸赞别人,也应该以事实为依据,要客观中立,不要过分的吹嘘嘛。”
“注重事实?要是真的按照事实报答的话,就凭咱们这个风电项目的科研进度,那根直接骂一顿有什么区别?”
“行了,现在不是讨论新闻报道的时候,关键是如何迎接领导的视察!”王书记开口制止了几人的讨论。
众人全都闭嘴,唯有旁边的朱洪祥干咳一声,开口说道;“王书记,我觉得应该尽快把那台轴流式压缩机买过来,然后把风洞实验室建起来。
之前我问了一下夏总工,有关风电的研究,理论方面的进展已经比较超前了,就是缺乏风洞试验,无法验证理论数据,导致研发无法进行下去。
所以只要将风洞实验室建起来,咱们的风电研发速度肯定会一日千里,未来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那个轴流式压缩机还没买来?不是派程宇过去谈了么?难道还没谈下来?”立刻有人一脸诧异的问。
“对方要价比较高,所以谈判暂时僵住了。”王书记回答道。
“一个皮包公司,难不成还敢对咱们狮子大开口?”有人一脸不屑的说道。
王书记则他了一口气:“根据程宇的汇报,那个东山矿业还是很有实力的,他们不光弄到了一台轴流式压缩机,还弄了个核电站反应堆的堆芯。“
“堆芯?这怎么可能!一个皮包公司,哪来的反应堆堆芯?”立刻有人质疑说。
王书记则回答道:“程宇亲眼所见,而且还亲自上前确认过,想来是不会有假的。”
众人顿时陷入了沉默,大家都知道堆芯是什么东西,既然对方核反应堆的堆芯都能弄到手,显然是不是那种可以随意欺压的皮包公司。”
又人开口说道:“即便是我们把风洞实验室建起来,恐怕也远水解不了近火吧!领导视察在即,这么短时间里,咱们也拿不出像样的科研成果。”
朱洪祥立刻解释的:“科研进度是没有那么快,不过就算是咱们的科研成果没有达到预期,可是有这么一个风洞的话,科研硬件的保障方面,至少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这样多少算是个工作亮点,领导来视察工作的时候,至少可以有所交代,比啥都没有可强多了!”
“说的也是,风洞实验室这东西,国内本来就没有几个,如果咱们能够建起来的话,说明咱们公司对科研是非常重视的,在科研方面的投入也非常巨大。就算最后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但至少是在做认真事情的。”立刻有人回应道。
众人纷纷点头,有句俗话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对待工作这种事情,能够拿出来出色的成绩,固然是好事情。
可如果实在做不出来成绩的话,表现一下认真在做事,装作一头埋头苦干的老黄牛,至少不会有过错。
“看来得让程宇那边加把劲,尽快的把轴流式压缩机给谈下来。”有人开口说。
“别指望程宇了,他那边难度有些大,直接花钱买的话,短时间内很难成功。”王书记开口说道。
“难道要让那个东山矿业中标么?他们可是比兖矿少出了四个亿啊!”那人继续说道。
“除此之外,好像别无他法!”这次说话的是朱洪祥,他有些无奈的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
“这个东山矿业大概也是看准了,咱们需要这台轴流式压缩机,所以才一直叫着高价不肯卖的。他们的目的始终是泰丰和泰盛两个矿。”
大家都不是傻子,此时也都已经明白李卫东的意图。
然而商场上就是如此,尔虞我诈,阴谋阳谋并举,就看谁的手段多,谁下手稳准狠!
李卫东这一招,显然是打蛇打七寸,正中目标。
只见王书记开口说道:“情况大家也都了解了,兖矿多给四个亿,但东山矿业能提供轴流式压缩机,这相当于是我们花四个亿,买这一台轴流式压缩机。
多了四个亿,有助于公司效益的提升;而轴流式压缩机,将会有助于风电项目的科研。究竟哪边的条件划算,我猜大家心中也是各自有杆秤的。
今天这个会,就是要决定这件事情,所以咱们还是老规矩,少数服从多数,先休会十分钟,大家认真思考一下,也可以互相讨论讨论,十分钟后,咱们举手!”
……
到了揭晓结果的日子。
一大早,国电公司的大院子里就停满了来自于外地的车辆,这些都是来打探中标结果的。
最终由哪家企业中标,当然是需要书面公布的,所以在公告栏前面,早已经站满了人,这些都是各家企业的办事员,等待着第一手的消息。
那些有头有脸的企业领导,当然不会亲自来到公告栏前扎堆,他们或是坐在车里面等消息,或是前往接待室与其他人聊天。
等招标结果公布以后,中标企业自然要跟国电公司签合同,这也是各企业领导来此的目的。
无论是谁最终中标,都会担心夜长梦多,为了避免发生什么变数,肯定要赶紧把合同签了,将事情给定下来。
价值二十多个亿的大合同,普通办事员是没有资格的,当然需要有分量的人来签。所以各个投标企业,基本都是一边手亲自前来在,只有那个几个顶级大企业,是派了专门负责这件事的干部过来。
接待室中,晋山煤业的周向阳一边等着消息,一边跟其他人闲聊。
当然,闲聊也分人的,由晋山煤业是一家山西的企业,所以周向阳身边,也都是山西本地煤矿企业的老总,几个人凑在一起,全都是地道的山西话。
中国的商人历来都是分地域的,某个地域的人抱团取暖,也是很常见的事情。
晋商的历史更是源远流长,当年晋商最鼎盛的时候,便是乔家、常家、曹家、侯家等八大晋商抱团,将票号生意开遍了全国。
其他诸如浙商、徽商、闽商也是如此,都是很善于抱团取暖的,他们做生意会尽可能照顾老乡,有时候几个同姓或者同村的人,就能垄断一整个产业。
就比如国内快递产业,有好几个快递巨头都是出自桐庐,有的干脆就是兄弟。
在抱团取暖这方面,大概只有粤商不这么做,粤商历来都有单打独斗的习惯,并不像浙商、闽商那样积极抱团。
一边闲聊,一边环顾四周,周向阳发现,在不远处,集中煤业集团的汪岳群,与煤炭进出口总公司的曹思源也正凑在一起有说有笑。
“煤炭进出口公司做的是进出口业务,跟冀中煤业本来就有很多往来,特别是最近这两年,冀中煤业整合了全省的煤炭资源,开始向煤化工方向发展,他们跟煤炭进出口总公司的业务也更加频繁了啊!”
重啓修仙紀元 步履無聲
想到这里,周向阳心中腾起了一丝羡慕。
反派NPC求生史
无论是进出口业务,还是煤化工业务,都是煤炭行业中利润极大产业,传统的产煤企业自然是很希望向着这些高利润的行业进行转型,而不是当一个初级的煤炭生产者。
另一边,兖矿的黄爱华坐在那里,身边那只有一个随从,并没有人搭理他,显得格外的孤独。
见到这一幕,周向阳心中暗道:“龙头企业活该如此,谁让你们兖矿的规模那么大呢!”
无敌是多磨寂寞!
在这一众煤炭企业当中,兖矿无疑是最强大的,强大的没有朋友。
就在此时,有人却走到了黄爱华的近前,开始与黄爱华攀谈起来。
周向阳仔细一看,这人正是李卫东。
“怎么那个个体煤老板也来了?难不成他觉得,自己会中标?真是很傻很天真!”
想到这里,周向阳忍不住笑了起来。
“老周,你笑什么呢?”旁边的人立刻开口问道。
“你们看到兖矿黄总左边那个人么?”周向阳偷偷指了指李卫东。
用剪切&粘貼在這個世界活下去
“看到了,这小伙子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人开口说道。
今年三十一周岁的李卫东,在众人眼中的确是陌生的个小伙子。
若是放在后世互联网时代的话,李卫东这种年轻企业家,肯定会有不少人认识。
这种级别的企业家时时刻刻都会处于自媒体的焦点当中,随便出席几个活动,照几张照片,便会流传在网上,被全国人民所看到。
就好比董女士,身边换一个漂亮的女助理,都能引来一波自媒体的争相报道。
但是在九十年代末,信息传递并没有那么的发达,哪怕是知名艺人,除了自己的作品之外,也是得靠报纸和杂志露脸的。
而纸质媒体的版面毕竟有限,不可能给予太多的配图,不想是后世的互联网自媒体,可以配上一大堆的图片,甚至还能附加一些无关紧要的图片。
因此大家虽然都知道小狗电器,但是李卫东这张脸,普罗大众却不认识。
那个时代就是如此。当时的海尔已经是国内最大的电器品牌,谁家里没个海尔冰箱,但有几个人知道海尔张总长的什么样?
那时候《金山毒霸》是很多电脑的标配,玩游戏的人也会下载一个《金山游侠》,但有谁认识雷总?
那怕是刚进入到互联网时代,大家都在疯狂的挂QQ等级的时候,那些QQ的用户又有谁见过马总的模样?
放在现在的话,马总、雷总这些商界大佬,谁不认识?
因此在那人眼中,李卫东这个国内颇有名气的企业家,也只是个生面孔的年轻人。
只听周向阳开口介绍道;“这个小伙子是干个体的煤老板。”
“原来是干个体的啊,怪不得这么年轻。一般的煤炭企业,这么年轻可能还在一线的矿上,是做不到领导位置上的。”
旁边那人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今天这个场合,一个干个体的煤老板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难不成他也参加了竞标?泰丰和泰盛这两个大矿,岂是个体煤老板能够染指的!”
周向阳一脸嘲讽的笑了笑:“他不光参加了竞标,还想中标呢!要不然他今天干嘛来这里?”
“哈哈哈哈,老周,你说笑了,个体煤老板,怎么可能中标!”
“是啊,这里有这么多煤炭大企业,怎么轮也轮不到个体煤老板啊!”
“真当我们这些企业是摆设啊!就算我们云中煤矿公司中不了标,还有你们龙城矿业,还有中晋煤化,还有老周你的晋山煤业呢!”
“别忘了,除了我们之外,冀中煤业和煤炭进出口公司也都来了,最上面还有个兖矿,怎么可能让一个个体煤老板中标!”
“这个煤老板敢来,也是胆大包天了!”
“我说是不知天高地厚吧!”
众人正将李卫东当成茶余饭后的趣事谈论,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是那些盯在公告栏前的办事员回来了。
第一个跑进来了,正是晋山煤业的办事员,他进屋后立马走到了周向阳近前。
这人的脸上并没有欣喜的表情,周向阳立刻意识到,中标的肯定不晋山煤业。
“谁中标了?”周向阳立刻问道,而其他人也都安静下来,目光望向这位办事员。
办事员用手盖住半张嘴,想要向周向阳耳边凑,意思是只告诉周向阳一个人。
然而周向阳却摆了摆手:“直接说吧,贴在公告栏上的,又不是什么秘密,谁都能看得到,没必要说悄悄话!”
办事员点了点头,然后喘了一口粗气,大声说道:“中标的企业叫东山矿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