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青史盡成灰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明第一臣 ptt-第一百七十四章 咱是來立規矩的鑒賞

大明第一臣
小說推薦大明第一臣大明第一臣
老朱下令了,要前往淮西商会,去跟老乡见面,聊聊天,叙叙家常。
一道命令下去,一个时辰之后就到,
此刻的淮西商会,不少人都傻了,完全措手不及。他们立刻陷入了争吵,有人是反对保朱一斗的,老头子那么嚣张,也该走了,大元帅拿他,那是活该,咱们为什么要跟着找死?
还有人说,你们忘了朱爷的好处吗?
见死不救,还算不算人?
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了?
再说了,朱元帅也是淮西乡亲,都是吃一样的米长大的,只要跟他说清楚了,没准就能化干戈为玉帛,说不定还能更上一层楼呢!
瞧着吧,有好日子了。
这两伙人吵得特别凶,最后还是多亏了朱一斗的一个干儿子,他挺身而出,把一口刀拍在了面前,他也没说哈,直接把自己的小指头剁下去了。
帮不帮忙吧?
不帮忙,看着我干爹受苦,我就自己了断了。
他这一手吓坏了不少人,朱一斗对那么多人有恩,万一有哪个想不开的,非要替他报仇,那就要有人倒霉了。
无可奈何之下,这帮人才上了联名的文书,替朱一斗求情。
但是他们这一求情,引来了朱元璋登门拜访,还说要见所有淮西乡亲,一下子弄得大家伙手忙脚乱。
上位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从此一切烟消云散,还是另外有安排,谁也说不好,偏偏老朱来得这么急,根本不给一点准备的时间,这帮人都陷入了迷茫,是生是死,谁也不好说啊!
“主公一会就来了,朱指挥使,这里面的人,你认识不少吧?”
朱文正的脸红了,的确有几个玩的不错的朋友,可是到了现在,也不知道算不算朋友了……“张先生,我现在就把他们揪出来,然后,然后狠狠打一顿!”
张希孟笑了:“你打他们干什么?这可是违法的事情,小心我上奏主公,按照军法惩治你!”
朱文正愣住了,其实他跟张希孟接触很有限,只是知道叔父很推崇他,也知道张希孟在军中有着极高的威望,虽然不直接统军,但是那些将领都相当尊重,他倒是感觉不出张希孟厉害在哪里,只是人云亦云吧!
“朱指挥使,你这次为什么能得到主公的信任?”
朱文正又愣了,“那个……我们叔侄之间,还有什么奇怪的?”
张希孟点头,“是啊,叔侄之间,自是亲密无间,那你说,史书里怎么有那么多父子相残,兄弟相杀?难道史书错了?”
朱文正骤然心惊,傻傻看着张希孟,他的脑回路的确不够用了,这,这是什么意思?
“哎,我这人就是喜欢多嘴,当下进金陵才一个多月,要非说你们有多亲密的关系,我也是不信的。可如果过了一年,两年,时时在一起出入,同气连枝,休戚与共。到了那时候,还能相信吗?”
张希孟说到这里,就停顿下来,随后迈着大步,进了商会里面,观看座位准备。留下朱文正,独自凌乱。
他迟疑了少许,一阵风吹来,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朱文正似乎有点懂了。
亲情这个东西,固然不是假的,但也不是金刚不坏,所向披靡,做了什么都无所谓……而结党营私,历来都是最大的恶。
因为下面的人一旦勾结在一起,就可以私相授受,玩弄规则,上面说了什么话,也不管用。有什么事情,也会被隔绝。久而久之,就变成了聋子,瞎子,什么都不知道了,然后就是大权旁落。
这种事是任何一个稍微有点追求的上位者,都没法容忍的。
甚至不会因为你是亲侄子,就网开一面。
因为这已经严重越过底线了没有半点妥协余地!
之所以这次朱文正的错还不严重,就犹如张希孟所说,才一个多月罢了,真的能勾结在一起吗?又能干多少坏事?
事后老朱一定会提点朱文正,他能不能领悟,就是他的事情了。
如果想不通,还肆意妄为,以后独当一面,一年两年,天长日久,结党营私,利欲熏心,真的越了界,谁也救不了他。
毫无疑问,张希孟的提点能让朱文正清醒一点,仔细想清楚,别把自己陷进去就好!
朱文正甩了甩头,啥也别说了,先把叔父保护好了,别出意外,回头再找张先生好好请教一下,看看往后要怎么办才好。
朱文正打定了主意,可到底还是出了意外。
索菲亞的圓環
这一次的事情不怪他,而要怪朱元璋。
老朱按计划是要来淮西商会,然后召见乡亲,跟大家伙直接谈朱一斗的事情……奈何这事情太大了,许许多多的人都赶来了。
没法子,谁让金陵城又叫徽京呢,有一大群淮西老乡,也是情理之中啊!
来的人里面有江山的船工,码头的挑夫,有做药材生意的,有丝绸作坊的,甚至还有杀猪买肉的……总而言之,三百六十行,几乎每一行都有,由此可见,朱一斗的势力,的确膨胀得厉害!
朱元璋赶来之后,发现外面人这么多,老朱干脆来了精神,“就,就在这里,准备两把椅子,一个桌案,咱跟乡亲们直接聊!”
茶葉少女
老朱的命令没人敢反驳,可张希孟和朱文正已经在里面安排了,临时弄到外面,你倒是痛快了,大家伙怎么办?
万一有人想对上位不利怎么办?
消息传到了张希孟的耳朵里,他怔了怔,也无可奈何了,这是老朱和百姓的面对面,是建立信任的关键一步!
哪怕登基之后,老朱都是保留登闻鼓的,就是准许百姓告御状,能直接听到民间声音。现在或许有些危险,但也不好反驳。
“朱指挥使,你的担子又重了!”
朱文正没有迟疑,立刻道:“我会尽力的,请先生放心。”
他的保证还是让张希孟比较放心的,他也索性出来,到了老朱身旁。
朱元璋脸上含笑,“先生,用不着担心,咱从小苦出身,要过饭,当过和尚……我心里有数,今天来的这些乡亲,九成都跟咱一样,是穷苦人。假如当年咱要是能坐上船,没准也到金陵来了!到时候没准就和大家伙一样了!”
朱元璋声音洪亮,几句话说完,围在周围的人员立刻交头接耳,有人还不清楚,有人却已经知道了,咱们朱大元帅出身一点都不好,比咱们这些人都差了许多,如今坐拥十几万精兵,占领金陵。
可是淮西人的大胜利,他是咱们的大英雄啊!
短短几句话,就拉近了和这帮人的关系,让大家伙乐于接受老朱,这个头开的很好。
张希孟也笑道:“主公乡亲见面,正是他乡遇故知,我看就畅所欲言,说点大家伙关心的事情吧!”
朱元璋点头答应,看了看人群,眼神之中,满是鼓励。
终于,过了一阵子,一个小老头站了出来,他略带颤抖走到了朱元璋面前,先是趴在地上,磕了几个头,拦都拦不住。
随后他爬起来,绷着脸道:“大元帅,这些年咱们淮西出了两个好汉,一个是你,另一个……让你给关起来了!俺就想不明白,同为乡亲,怎么就非要自相残杀,这是什么道理?”
小老头赌气道:“我都五十多了,不怕死了,大元帅不爱听,你杀我了就是!可话憋在肚子里,不能不说!”
朱元璋面色凝重,却没有责怪什么,而是理解地点了点头,随后他站起身,冲着所有人道:“既然是开诚布公,让大家伙说话,什么话咱都爱听……可咱也有一些道理,想说给大家伙听。刚刚这位老丈说两个好汉,咱算不算且不论,可无论如何,比那个人强的还有许许多多……咱就随便说两个。”
“有个人叫徐达,他不到三天,急行军一百多里,在天长阻挡元军三万精锐,浴血奋战,保住了滁州几十万乡亲。”
“还有一个人,他叫李善长,几年来,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主持分地,给家家户户穷苦人授田,供应军需,从来没有出错。”
“再有,怀远人常遇春,勇猛无敌,虽然犯了不少小错,但是战铜陵,夺太平,下金陵,一路冲锋陷阵,从不落人后。”
“除了他们之外,淮西的好汉子还有太多,咱就不多说了。”朱元璋又看了一眼张希孟,笑道:“就拿这位张先生来说,他虽然不是淮西人,可是主张均田,主张清除苛捐杂税。他还在军中推行教化,让无数淮西子弟读书识字……这些例子不胜枚举,咱想不明白,那个叫朱一斗的,就那么得人心?大家伙能不能让咱明白一下,他到底干了什么好事,让你们刻骨铭心?”
朱元璋的这番质问,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包括那个气势汹汹提问的小老头,也瞠目结舌。
大家都说朱一斗的好,可要是具体说说朱一斗干了什么好事?貌似大家伙又说不出来……他是帮着不少人安排了工作,有了一口饭吃,但是每到年节,都要送礼,怠慢了一点,就要受到惩罚。
虽然朱一斗不出手,但是他的儿子,还有那些爪牙可不会客气。
不知道感恩戴德,那就不用活着!
再说他虽然号称朱一斗,求他都给一斗米,但是真的吃了这一斗米,你这条命也就是“大哥”的了。
噩夢盡頭
朱一斗真的像是那位及时雨,人人都说宋大哥的好处,可宋大哥到底干了什么好事?通风报信,救了团伙抢劫的晁盖?又或者业务娴熟地杀死了阎婆惜?
一个小小的押司,不起眼的人物,能弄得天下皆知,谁都把他当成大哥,这本身就蹊跷大了。
朱元璋扫视着所有人,“你们不愿意说……那咱就说说吧,咱虽然没来过金陵,可咱去过怀远,去过滁州,去过宿州……没干别的,就是去要饭。每到一处,都要拜码头,要有人领路,才能把这口饭要到手,吃进肚子里。自然而然,就要对大哥感恩戴德,为了大哥,出生入死,也是理所当然。”
老朱自嘲冷笑:“当年咱也不觉得有什么,可后来咱想明白了,吃饱穿暖,堂堂正正活着,这本就是天理!用不着拜什么大哥,也用不着被人盘剥压榨!”
“过去元廷没本事,管不了许多事情,所以就有了朱一斗。这几年朝廷越发没用,纲纪荡然,朱一斗就越来越膨胀,到了目无法纪,惊人骇目的地步!”
“咱站在这里,要跟乡亲们说几句心里话!咱知道你们的苦,所以咱要给大家伙彻彻底底,排忧解难,从根子上把穷病治好了!”
貓的制作人
“乡亲们,用不着拜什么大哥,均分田亩,鼓励工商,废除苛捐杂税,大兴教化……过去咱在滁州怎么做的,到了金陵,还会继续做下去!”
“过去朝廷不作为,如今咱就是来立规矩的!立一个合乎天理的规矩!”朱元璋扫视着全场,大声问道:“怎么样?咱把话说清楚了,你们还有谁觉得朱一斗是冤枉的,就请站出来,继续替他说话,咱们就在这里断这个官司!”
老朱的话说完,人群之中就响起了嗡嗡声,大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议论纷纷,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个只剩下一条胳膊的人,从人群里用尽全力挤出来。
他扑通跪倒,嚎啕大哭,切齿道:“大元帅,俺,俺要告发朱一斗,他派人砍我的胳膊,抢了我的娘子啊!”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第一臣 愛下-第一百零五章 趙均用覆滅熱推

大明第一臣
小說推薦大明第一臣大明第一臣
赵均用率领着一万五千多兵马,浩浩荡荡南下。
从某种角度来讲,赵均用有理由骄傲。他追随芝麻李起义。芝麻李死了,他安然无恙。
只歡不愛:禁慾總裁撩撥上癮
逃到了濠州之后,他力压郭子兴,又弄死了彭大,吓跑了孙德崖。当初濠州的几位元帅,他独占鳌头,笑到了最后。
如果不是冒出了朱元璋这么个奇葩,他完全可以很骄傲地说一声,淮西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
“眼瞧着就到了滁州境内,俺也不妨跟大家伙说两句心里话。这些年来,凭什么咱能安然无恙啊?一句话,咱不光有拳头,还有脑子。就拿彭大来说,他就是个莽夫,我略施小计,就把他弄死了。这一次朱重八也逃不了,实话告诉你们,他手下早就有我的人!这一次滁州的虚实,我是一清二楚!”
赵均用信心满满,止不住得意。
在他的身边,缪大亨却是目瞪口呆,惊得说不出话了。
“怎么,不相信?”
“不是,不是!上位神机妙算,朱重八他哪里是上位的对手啊!真是神鬼莫测,出人预料……”缪大亨一顿马屁,把赵均用拍舒服了,也没有想别的。
一扭头,缪大亨却是颇为惊骇不安。
如果真如赵均用所讲,那可就坏事了。
他联合两位千户,也不过几千人马,而且这些人马也不完全听从他们的,想要反戈一击,只怕就成了笑话!
阵前倒戈这种事情,那可是技术活儿,必须有精细的安排。
就拿缪大亨来说,他有部下差不多两千人,这两千人可不都是他的亲信,里面还有五百人是赵均用后来安插进来的。
如果他随随便便,就宣布反戈一击,这五百人就能先杀了缪大亨。
而且即便是亲信,大家伙也不会是你吩咐什么,就听什么。反叛主帅,一旦失误,那死得要多惨有多惨。
赵均用可不是个心慈手软的。
所以真正想要成功,就必须占尽天时地利,然后才能策动大多数人站在一起,对于极少数的顽固分子一击必杀,随后才能成功起义。
说来说去,还是留给自己的时间太少了!
缪大亨追悔莫及,急得跟什么似的,生怕朱元璋受了暗算。
那此刻的老朱在干什么呢?
他正督兵,在给赵均用挖坑,至于要投靠赵均用的内应,不出意外,也是朱元璋这边放出去的,而且还正是张希孟的手笔。
不光是军事,情报,谋算……什么招数都上来了,这么多人伺候,赵均用的福气可是小不了!
张希孟没有随着朱元璋亲临一线,在他的身边,有一个完整的少年营,这里面普遍在十三四岁以上,十六岁以下,其中不乏老朱的干儿子和军中将领的亲信。
比如李文忠,蓝玉,他们都在,另外朱英虽然年纪小,但也跟着来了,同时来的还有朱英的同学陆洲。
张希孟身边也算是人才济济了。
面对大战,几个小崽子都是跃跃欲试,恨不得能早点上阵杀敌,赶快立功受赏,雄赳赳,耀武扬威。
张希孟早就脱离了低级趣味,既然是老朱手下的文臣,那就做好文臣的使命。
张希孟在编制立功手册……该如何认定功劳,又该怎么赏赐。随着战斗越来越多,必须拿出一整套的章程。
张希孟忙活这些事情,陆洲很乖巧陪在旁边,协助张希孟整理,做起了秘书工作。
张希孟也挺看重这位天才小画家的。
“你能画宝钞,那你能不能画大印啊?”
陆洲认真想了想,“是官方的大印,还是私印?”
“有区别吗?”
“区别大了。”陆洲低着头道:“官方大印是有规制的,仿造起来不难,可私印不行,好多私印在雕刻之后,要重重摔一下,要的就是裂纹……此乃天成,并非人力。所以想仿造名家的私印很困难,不信去打听一下,那些苏东坡的画,都是从别处扣了一块印,给贴上去的。”
张希孟怔了怔,貌似还真是那么回事,只不过后世多数喜欢冒充唐伯虎和张大千……
“能仿造官印就好,你仔细琢磨一下,回头跟元兵交战,没准能用得上。”
陆洲随口答应,他的注意力放在了张希孟拟定的条例上面,他突然问道:“为什么不单纯以首级论功,不是首级越多,功劳越大吗?”
张希孟笑道:“可以这么说,但毕竟还有抢人头的。功劳大小要看量,也要看质!因此战场表现非常重要。比如先登之功,就要重赏。在战斗中,有斩将夺旗,力挽狂澜,负伤之下,依旧英勇奋战等英雄行为,都能作为立功的标准。”
陆洲看了看,也表示赞同,突然他又问道:“那,那怎么确定这些功劳?”
“这个……自然是又有人去观察记录,还有和其他士兵的口述比较,最终才能确定。”张希孟道:“我也就是草拟一个方略,具体怎么落实,还要摸索。”
陆洲点头,他放下了册子,似乎想起了什么高兴的事情,立刻凑到了张希孟的面前。
“让我去记功吧!”
“记功?”
“对,就是去前面记录……放心,我不会上战场的,我只是在后面观察,有什么英勇的事迹,我都记录下来,当做赏功的凭证怎么样?”
张希孟沉吟片刻,他的确有这个想法,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陆洲竟然要请令干这个。
你还是老老实实画画算了,别给我添麻烦。
不过这孩子显然很执着,而且众所周知,画家是个前途无限大的行业,要说句你要是不答应,回头就战争,也别完全当成儿戏!
张希孟想了想,也只能点头,准许陆洲去前面观战。
这个小子一跃而起,直接冲出去了。
很快张希孟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李文忠,蓝玉,这俩兔崽子都跟着陆洲跑了。不让他们凑热闹,他们非要凑热闹!
张希孟也怕几个小崽子出事,连忙带着人去追。
可就在这时候,道路之上,全都是民兵,他们敲锣打鼓,高声呐喊。
“狗鞑子败了!快去抓俘虏啊!”
“败了!”
张希孟不由得勒住了战马,这么快吗?
赵均用也太不禁打了,我这个主角还没上场,就这么结束了?
柒言絕句 小說
张希孟颇为失落,他连忙催动战马,赶快去瞧瞧怎么回事……他一边跑,一边碰见来来回回的民兵,渐渐的,张希孟也弄清楚了怎么回事。
原来赵均用得到了消息,找到了彭早住的队伍,发现只有一千多人,押解着三千石粮食,赵均用以为遇到了肥羊,立刻分兵三路,直接扑上来。
其中缪大亨就负责右翼攻击。
缪大亨可是急坏了,他不想给赵均用做事,可现在这个情况,他不想打也不行了。
而且一旦杀了彭早住,就算他想回头,只怕也是悬崖绝壁,走投无路了。
就在缪大亨着急不已的时候,彭早住已经严阵以待,和赵均用杀在了一起。
彭早住为了报父仇,那也是玩了命,一上来,就杀了几十个赵均用的部下。但说到底,彭早住兵少,赵均用发狠,彭早住就节节败退,损失惨重,他自己也受了伤。
廢柴休夫,二嫁溫柔暴君 小說
缪大亨被逼无奈,看这个样子,他也没法继续划水了。
“随我上!”
正在此时,突然缪大亨听到了一阵鼓声响起,从四面八方,都涌出了朱家军!
彭早住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放声大笑。
“弟兄们,援兵来了,跟着我杀!”
疲乏到了极点的士兵,竟然又涌起了斗志,疯狂反扑。
而朱家军从外面杀来,左边有汤和、吴祯、吴良、费聚等等,在右边,是徐达、花云、陆仲亨、胡大海。
中间是朱元璋督着主力,杀了上来!
全是能打的狠人,专门伺候赵均用了。
这位濠州的赵大帅,也值得大家伙大动干戈。毕竟他当大帅的时候,朱元璋还是个区区九夫长!
事到如今,反杀开始了!
朱元璋这边都嗷嗷怪叫,卯足了劲头儿,要争这个功劳。
神武戰王
只不过有一个人比他们还快,那就是缪大亨!
当他发觉这是朱元璋给赵均用设下的全套之时,简直笑出了声!
好你个朱元璋,行!爷服了!
“来啊,跟我杀!”
缪大亨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只不过他的方向是赵均用的中军。
他发动了,随后两位千户也跟着高喊,“赵均用投靠鞑子,不愿意当走狗的,跟我们杀!”
临阵倒戈,铁打的队伍也受不了了。
倒不是说缪大亨能杀几个人,而是对于军心士气的毁灭打击。
他这一冲,赵均用的兵马彻底乱套了。许多人都懵了,谁是友军,谁是敌人?
我应该跟着谁,我还能相信谁?
哲学家都弄不懂的问题,这帮士兵自然也不可能懂,但他们知道一件事:跑!
快点跑!
再不跑就没命了。
赵均用的部下轰然溃散。
这下子好玩了,就连朱元璋这边都有点发愣了,我们还没杀上来呢,什么时候威力这么大了?
徐达的反应最快,一定是有人哗变了。
“快,杀上去,不要让他们跑了!”
所有人铺天盖地,一起扑上去,全力以赴抓俘虏,生怕有漏网之鱼。好好的大战,变成了抓猪比赛。
事到如今,赵均用也弄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上当了!
谁,谁敢骗他?
赵均用像是输光了本钱的赌棍,双眼血红,一下子盯上了一个年轻人,正是他送信赵均用,告诉他彭早住的动向。
“你,你敢骗我?我杀了你!”
赵均用举刀就要杀人。
年轻人嘴角上翘,露出不屑的嘲笑。
杀吧!
反正你这条白眼狼也死定了,有你陪葬,小爷值了!
可就在赵均用举起手里的刀,要杀人的时候,电光火石,一把刀看向了赵均用的腕子,瞬间手掌和刀都落在了地上。
一名赵均用的护卫冲了过来,保护住了年轻人。
“姓赵的,你的细作是假的,老子可是真的!你的一举一动,上位早就知道了,你受死吧!”
赵均用的伤口血喷如泉,脸色惨白,身上剧痛,心里震怒!
自己重金收买了一个假的内应,结果朱元璋却在自己身边安插了人手,从头到尾,自己都被耍得团团转!
气死我啦!
赵均用感觉智商和人格都受到了侮辱。
他要玩命,要争这口气!
可惜的是,缪大亨,徐达,还有汤和等人,都已经冲了上来。
赵均用只好带着几个心腹逃命,在他的背后,尽是喊杀之声。足足一万五千多人,已经乱成了一团,再无挽回的可能。
赵均用无可奈何,只能用袍子裹住断肢伤口,防止失血过多。他的眼前一阵阵发黑,勉强支撑,逃出来十几里。
身边的护卫已经所剩无几,那些铁杆心腹也都离他而去。
而且不管跑到哪里,都是喊杀之上。
赵均用都疯了,朱元璋的兵怎么会这么多?
他的感觉还真是对的,各地的民兵早就发动了,天罗地网,决不许赵均用安然逃走。
这位红巾军的永义王,大元朝的万户,在一条河前,再也跑不动了,他摇晃了两下,一头栽在地上。
赵均用还想挣扎,他用单臂使劲儿,一点点向前挪……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踩住了赵均用的后背!
出脚的正是李文忠,接下来又一个人一屁股坐在了赵均用的身上,把他坐得昏死过去,很凑巧,这人是蓝玉!
一个资格最老的大帅,被几个毛头小子给俘虏了,赵均用直接昏死过去。
这合理吗?
这很合理!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宋成祖討論-第545章 宰相之憂 目食耳视 纷纷暮雪下辕门

宋成祖
小說推薦宋成祖宋成祖
趙桓和趙鼎談了莘,今昔的趙鼎把頭頗恍然大悟,說話也很珠圓玉潤,從來不些微笨手笨腳……要說對大宋的曉,沒人比趙鼎更透徹了,這一點上,連趙桓都要服輸。
“官家,該署年間,臣其它不敢說,單就蘇這同船,臣自問做得還不錯……”能一直表露來,趙鼎的信心百倍灑脫是齊備的。
明確,吉林路,河東路,徵求一些的京東路和山東路,還有京畿路……大渡河流域,總共罹了金人的毒害,就連燕雲都不奇麗。
等趙桓復原燕雲爾後,河東路、江蘇,累加燕雲之地,凡的人頭也就一數以百計出面,喪失的家口齊了怕人的六成五!
確確實實,此間面有配合區域性,搬家萊茵河以北,關聯詞凋落數字保持危言聳聽,簡直把北打殘了。
也虧得所以這麼,趙桓才忍耐力了大遼國的存在。
倘使大宋的人口爆炸,燈殼如山,趙桓也已經決裂了。
北緣大勢已去,其中連綜合利用的衰翁都靡,數以十萬計土地蕪,甸子上的全民族三天兩頭想著北上,眼看大金國的殘渣餘孽效益還在。
趙鼎實屬輔弼,真的過分窮困了。
逃避是形勢,首先即使如此遷都。
遷都燕京,僅此一項,就給北邊補充了五十萬關。
有意無意著還誘了奐下海者鸞翔鳳集北邊……理所當然了,這還無非治安不管理。
趙鼎幹了喲呢?
扼要說,就促進養……誰家生得多,就有讚美。
自其次個大人前奏,每多生一番,就特地給一畝田,不及三個小兒自此,市場管理費由清廷嘔心瀝血,還給資免職中飯。
趙鼎的方針宣告此後,誠然引來了精當大的說嘴。
給田要幹什麼算?
免費午餐,朝財大氣粗嗎?
於該署疑難,趙鼎亳不懼。
這事體本就不復雜,大過想讓多生嗎?譬如說,一下村落各家五十畝田,一家止三個女孩兒,另一家卻有七個少年兒童,那小小子多的就多給四畝田。
者田也有個名頭,叫“後輩”田,任憑雌性異性,酬金都無異。
至於給孩子午飯吃,趙鼎覺更複合了……四處的黌舍集體佔地很大,渾然說得著劭工農分子,在學宮四郊種菜,爾後闢出一處,擔綱示範棚,養一部分雞鴨鵝,多養幾頭年豬。
良 妃
宮廷只要給大人資小半糧貼也就夠了。
實在,之要花叢錢,消耗遊人如織食糧……可關鍵是以前養士能養得起,養幼兒就十二分了?
神工 小說
趙鼎錯鼓舞過備荒嗎?
他就從年年購進的食糧中,劃出有些,送交中央。
關於糧破口,就從角國產,反正高麗、占城那些域,都是要往大宋賣糧的。
趙鼎的這一下法令下,最徑直的作用,全渭河以北,每家,幾乎蕩然無存銼五個孩童的。
個別每戶,小朋友能領先十個。
比生小孩更駭然的是娃娃的解析度。
這也是趙鼎重在做的一件事,從村村落落蒐集有體味的穩婆,分析體驗,編制小冊子,刊行舉世,多塑造怪傑。
再者分娩其後的婦女,還能抱一筆補助,可能給一些錢,諒必給百十個果兒……雖然算不上多,但也方可展現皇朝的態度。
這一下抓撓下來,南方人口直接爆裂,從原有的一絕,有增無已到三用之不竭,再者再有一半以下,是十五歲以次的青年。
陰百廢俱興,居然同比來日而是發達。
只不過趙鼎有另令人擔憂。
“官家,這樣南方人丁繁殖,勢正盛。還有百日,那幅在趕走金賊下出身的小孩,也要家成業就。到期候北的折怕是再者暴增……老臣的這套激動手段,怕是要改了。比不上官家就迨這一次也給廢掉吧?”
趙鼎兼有憂慮道:“老臣活脫脫是顧慮重重,後來不良整。”
這件事變趙鼎也了不得交融,兒孫滿堂,戶口多,理所當然都是善事……可該署年來,趙鼎也收起了官家的視角。
諒必說一大宋的思想也提高了,至少人地衝突這件事,成了那麼些人的政見。
這一來下去,大宋的人丁炸,怎的是好?
“趙首相,你領略舊日面情景,又該什麼樣?”趙桓反問。
趙鼎壽眉緊皺,他錯不明亮,還要聊猶豫不前,可到了這日,大半是君臣結尾掉換齊家治國平天下見解,趙鼎也膽敢遮掩。
“官家,原來在往日,有浩繁人是無可奈何討親的。”
“哦!什麼樣講?”
“官家請想。已往那麼樣多的闊老望族,婢女女傭是短不了的,即使是正常首富,也有兩三個小侍女。一番村,舉凡長得好少量,家景差點兒的,無數城池侍大戶去。本原女兒就一定量士,這麼樣一來,灑脫愈來愈寅吃卯糧了。”
趙鼎說得還卻之不恭……何啻是貧病交迫,幾乎即滿目瘡痍了,粗對比慘的地點,戰平有三成之上,娶近新婦。
故此說對群貧民吧,真個別想太多。
這是歷代的舌炎,一面是重男輕女,單是婦億萬進來世族……親骨肉的百分比反差轉眼被誇大。
三成娶奔兒媳,還不濟至極,在之一亞昏君的聖朝理下,其一數字出乎了半截,居然更多!
有言在先的大北朝自我標榜也不濟好,不少大家能把娘子軍當禮金來送,貧窮人卻是求而不興。
趙桓履行均田,打壓大戶,弄出了攤丁入畝……這一套手腕下去,除外捐疑義以外,源於家當等分,哪家都不無倚重。
光顧直捷吸收降到了一成以次,有成百上千農莊,概莫能外都能娶到兒媳婦。
布衣們致謝皇帝,而言。
單單快速擴張的人口,讓趙鼎實在愁眉不展,忌憚牛年馬月,均田支解從此以後,大宋荏苒,到點候宋江方臘四處,佳期也就完完全全了。
瘋魔蕭 小說
“正北的情狀諸如此類,南緣吃虧人數不多,理所當然增長的也低位北方狠……可陽今日泛了大田蠶食鯨吞的起初,商人各地尋疇,想要雷霆萬鈞吞滅。老臣必得愁腸寸斷。”
“那陣子的大宋,正一番緊急的之際,以營業稅看來,固有地丁銀,可商稅還伯母高於了錢糧……要衰退紙業,回矯枉過正又準定涉及均田。土地實屬一國壓根。老臣真怕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皺著眉梢的趙郎,裸露了人去樓空的顏色……他想退下去,除外量外場,一下最機要的來因,即使如此他確乎萬般無奈了。
用作一個觀念出租汽車郎中,趙鼎能完了這一步,既很補天浴日了。
再往下何許走,他未知,竟自是不摸頭……他悚惶,惶惑,不知道鵬程爭,趙鼎甚而憂念,牛年馬月,他會化為大宋的監犯。
“趙卿,要說朕有嘻錦囊妙計,也是彌天大謊……盡朕道竿頭日進汽車業,吸收多多的折,才是正辦。”
“那,那就能總共接到?”趙鼎猶豫不前道。
趙桓一笑,“高傲辦不到的,像是原先,朝廷就扶老攜幼浙江官吏,土著滿洲國,倒緩和了無數壓力。”
趙鼎一張口結舌,立即道:“官家要對內興師了?”
趙桓冷豔搖頭,“我已經失掉了諜報,我的那位親家公,依然把君士坦丁堡給圍魏救趙肇始了。”
趙鼎眼睜睜,確乎是一期巾幗英雄,比壯漢鐵漢再者老頭子!
“不僅是大宋在翻天,一切世上也都在狠轉移,朕褂訕壞啊!”趙桓稍事嘆了言外之意,這才道:“這會兒分辨草業,煽動環保,朕亦然有謀算的。”
……
闷骚的蝎子 小说
南京市,王儲行營。
趙諶察看了陸九思,兩集體敏捷相談甚歡,頗膽大親親熱熱的深感,他們簡直是寸步不離。
“應聲對大宋最立竿見影的是怎麼著?實屬無比的手工業者,最豐沛的貨品……西遼迭起攻擊,一期無與倫比的先機擺在俺們面前。推出聊物,就能售略為,實利榮華富貴,弗成設想。該署好處,別是要上那些早年的下海者手裡?讓她倆買斷議員,毫無顧慮嗎?”
陸九思隨地搖頭,趙諶雄赳赳,作風亮,相似可比不可捉摸的官家,還要讓人頹靡。他沉凝了故技重演,終究有種擺了。
“皇太子,黃山有煤礦,薊鎮有威武不屈,鹽田有造血……無所不至的發展後勁還恰當可驚,走副業的這條路,可讓大宋的公民都過上優裕辛勞的時空。”
陸九思鼓舞道:“想要做該署事,就離不開加入。既然如此太子說了,對外市有萬萬的義利,那就力所不及將甜頭交吃喝玩樂的人。”
“對!”趙諶隨即道:“那些人算得吃喝玩樂,掙了錢他們也只會想著風捲殘雲享福……買疆域,蓋豪宅,玩娘子軍……算一群蠹蟲!”
跟一群蛀,原狀是萬不得已解決好邦的。
趙諶在取得了父皇的抵制後來,應時頗具底氣。
“加拿大元吉,凌景夏,樊光遠,沈清臣……這幾個都是在背地裡撮弄,跟清廷鬥心眼的,先把她倆都拿了!”
趙諶頓了頓,又問陸九思,“你看要不然要爭託辭?”
陸九思不由得一笑,“殿下,她倆無所謂關停作,背棄約書,僅憑這星,辦一個經貿坑蒙拐騙,某些不為過……加以而把他倆抓了,就不愁沒人站下舉發!”
趙諶愣了霎時,看起來此人也差那般書呆子啊!
“好,現行就去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