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史上最強太子爺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史上最強太子爺笔趣-第1153章 這怎麼回事啊!推薦

史上最強太子爺
小說推薦史上最強太子爺史上最强太子爷
声音有些嘲讽,有些戏谑……但这声音梁休太熟悉了。
他猛地抬头看去,就看到炎帝一袭青衫,背着双手缓步而来。他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双手负在身后,沿途的倭寇想要拦他,只是还没接近他,就被他身侧穿着银色战甲,手执长枪的青年给挑飞了。
青年正是御林卫的统领尉迟然,大炎九品巅峰的高手。
“老炎,你怎么来了……”
“梁启……”
见到老炎,除了宇文雄依旧淡定地喝着美酒外,梁休和昌王都满脸震撼。
不同的是,梁休是兴奋的,说实话战到这一步,他已经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只能死战了,却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转折。
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你正在溺水,却又看不到岸,就在你即将绝望的时候,身侧忽然出现了一叶扁舟,给你递过来了救命的绳索……
昌王却是恐惧的,他已经站了起来,看着炎帝简直难以置信。
为了防止炎帝玩阴谋诡计,在动手之前,他还亲自动用东境所掩藏的所有密谍,确定炎帝就在东境和东秦对战,他这才敢出昌州,全力对付梁休。
却没想到,炎帝竟然在这关键时候出现了。
“这不可能……”
昌王的声音都带着一丝的颤抖。
他对炎帝有一种天然的畏惧,因为当年炎帝亲手灭杀了老睢王的所有部众,甚至逼着先皇退位,这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里阴影。
他之所以秘密救下老睢王,处处防备炎帝,就是害怕有一天炎帝也会像对付老睢王一样来对付他。
“这不可能,你不是在东境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昌王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手都是颤抖的,炎帝虽然没有任何举动,他只是缓步而来,但那种从容不迫的气势,依旧碾压了全场。
藥園有香襲
就连佐藤二十三,这时候握刀的手不由紧了紧,沧桑不可一世的脸这时候也变得凝重起来。
梁休身边的和尚眉头也是皱了皱,他可以说是整个五国最年轻的宗师,但现在见到炎帝,他心头依旧风起云涌,这时候的炎帝并没有像往日一样,掩藏周身的气机,那种无形的锋芒宛若漫天的雷霆,肆虐开来。
实力越强,能感受到的压力就越惊心。
回过神来的梁休明显察觉到了和尚的变化,低声道:“怎么了?”
“很强!”
和尚眼睛微眯,语气却明显有些不爽:“三弟,你爹很强,真打起来……我打不过。”
梁休听到这话都震惊了,他是知道老炎是宗师境界,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强啊!和尚是谁?不说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宗师,但说百年来最年轻的宗师,他绝对能担当得起。
而且和尚多傲啊!他最牛逼的就是拳头,解决问题的方式也是拳头,简单粗暴,当时面对洪天渊,面对东林十三,他都没有任何废话,揍就是了!
但现在,他竟然承认自己打不过老炎?那老炎得多牛逼?
梁休一直以为炎帝在军中的大炎战神的称号,应该是有些水分的,结果……呵呵,人家不仅玩阴谋牛得一批,连武力值也是天花板!
妥妥的双料王者!!
“行了,发什么呆呢?站边上听着。”
这时,炎帝已经走上前来。
他居高临下看着梁休,抬脚在他腿上踢了踢。
梁休这才回过神来,他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同样疑惑地看着炎帝道:“不是,你不是在东境吗?怎么突然跑这里来了……不对,你一直都在?!”
后面的话,梁休的声音陡然拔高。
东境边城到甘州,最快的速度也得十天的时间,消息来回传递那就更久了,那炎帝是怎么知道南境的战局的?
元康帝却没有回答梁休和昌王的话,他在梁休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从宇文雄的面前取过酒壶,又从碎裂的桌底下取过一支杯子,翻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遥敬了宇文雄。
他嘴角笑道:“好久不见,好酒为敬。”
宇文雄也举起手中的酒杯,嘴角的笑容玩味:“怎么样?我送给你的这第三份大礼如何?”
炎帝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翻了翻杯,杯中没有半滴酒滴落。
他把玩着手中的杯,许久才道:“受宠若惊。”
“我本来就是想要你惊的!这辈子我最骄傲的,就是当年赢你一次,现在……好像又嬴了你一次。”
宇文雄看着元康帝在笑,梁休发现他的笑容不再像之前那般嘲讽和讽刺,而是格外真挚的笑容,那种笑容是真正的高兴,就像是见到了久违的朋友。
这次炎帝沉默了更久,他才点点头道:“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就是性格有点问题,太偏激了。你要是隐忍一点,不会走到今日这一步。”
都市超級召喚 鵬飛超
宇文雄耸耸肩,笑容更加的灿烂了:“你曾经也曾等死过,你应该知道那种命不由己的感觉!”
听到这话,梁休身后的安然脸色微白,他知道宇文雄说的就是她给炎帝下毒的事情,那时候蚩璃用安初言威胁她,她没有任何办法。
她心头有些紧张,却听到炎帝爽朗笑道:“说实话,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但是,我依旧充满希望……因为我相信,就算没有我,大炎也同样会强势起来。”
“至于怎么收拢人心,怎么统率各军将领,我儿子会做得比我好。”
说到这里,炎帝指了指野战旅的方向,笑容畅快:“你看现在,大炎四面危机,但是,大炎同样朝气蓬勃。”
“我给你说哦,为了这小子的计划,我将大炎天下的所有学子,全部坑骗到了京都,全部进行劳动改造,别说,这招忒管用了。”
“少年强则国强,这一点被我们都忽略了,治国的时候,用的全是一些老腐朽,最后的结果就是将国家折腾的暮气沉沉,这点得惊醒。”
梁休看了看炎帝,又看了看宇文雄,心说你们俩不是死敌吗?怎么还聊上了?
夢之直路 戀愛回路
他们是真聊上了,就像老朋友见面一样,连彼此之间都没有再用“朕”,而是用“我”,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问题是……这特娘的怎么回事啊?